6.0

2022-08-30发布:

【公主猎奇传】【完】

精彩内容:

冰冷的水滴落在少女的臉上,落星不悅的從安眠中醒來。自己應該是在臥室中吧,難以想象位于宮殿一樓的房間竟然會漏雨,畢竟穿越叁層天花板對于雨滴來說太難了點。

  朦胧的睜開眼,小公主看到侍女芮妮依靠在床邊,她的上身懸空,擺出了一個很奇怪的姿勢,好像一只熟透的蝦,而弄醒自己的水滴則來自于侍女的身上。

  「芮妮,你,」落星以不滿的口吻責難侍女,然而下一秒鍾,少女發現冰冷的水滴其實是芮妮的血,並且在侍女的身後,一個黑影正喘著粗氣對已經沒有體溫的屍體施暴。

  在這守衛森嚴的聖莫裏茨城堡,有人進入公主的房間並且強暴了公主的侍女,整個城堡竟然沒人發現?落星忍不住開始咒罵守衛,而這時黑影也放棄了侍女的屍體,可憐的芮妮被它從那根東西上拔出後又給重重的丟到了牆上,骨頭碎裂的聲音清晰的劃破了深夜的甯靜。小公主也終于明白了芮妮腹部的流血是由于那根巨物插穿侍女的子宮後又穿透了腹腔。

  這樣的響聲應該會馬上招來守衛吧。雖然這樣想著,但是落星可不想嘗試子宮被捅個洞的感覺,她快速的從床上飛躍而起,搶在黑影行動之前試著用法術自保。隨著熟練的手勢和正確的咒語,一撮泥土被丟在赤裸的腳上。落星正慶幸自己有著睡覺時都把法術材料包帶在身上的好習慣,卻愕然發現即使有大步奔行的幫助,對方的速度卻還是比她快,並且是快了許多……凶徒重重的一拳將從來沒有被人打過的公主擊飛。落星只覺得自己好像被馬車或者犀牛撞了個正著,整個人如同離弦的箭一樣撞碎窗戶飛出房間。

  從未體驗過得的疼痛感差點將嬌生慣養的公主擊暈,估計她身上斷掉的骨頭不會比芮妮少。幸好生死關頭落星總算支持著開始求救,「守衛,有刺客!」然而片刻之後,落星發現沒有守衛能夠回應她的命令,因爲偌大的聖莫裏茨城堡中,如今只剩下無數的屍體和血迹。

  「這對于你來說,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落星反常的以戲谑的語氣對著緩慢向她走來的黑影說著。在月光下,她看清了黑影的真面目,那是一個金發紅瞳的女性吸血鬼。如果不看她那充滿饑渴的猙獰表情和長出嘴外的利齒,原本應該是個美女吧,然而現在所有看到她的人恐怕都只會把她和死神劃上等號。「我不知道你是什幺來頭,不過既然這裏只剩下你和我,那我也沒有後顧之憂了。現在,就讓你後悔今晚的所做所爲!

  兩千年多年前,艾米麗大陸曾被吸血鬼女王帶領的吸血鬼大軍占據。邪惡的不死生物一度攻陷了半個大陸,直到當時最強大的帝國法蘭恩特號召幸存的人們聯合起來,在全大陸最險要的關口帕雷斯(即現今的法蘭恩特)集合衆人之力才擋住了吸血鬼們的攻勢。在這場持續數百年的拉鋸戰中,世界的魔力甚至都被消耗殆盡,整個大陸的魔法幾乎全部失效。魔法的消失傾斜了戰爭的天平,眼看艾米麗要陷入永遠的黑暗中時,吸血鬼女王被最強的勇者齊格飛消滅,失去統治者的吸血鬼如同散沙一樣被清理,然而浩劫帶來的傷痕卻無法輕易抹去。好不容易將吸血鬼趕回黑暗中的人們發現帕雷斯另一邊的西面大陸已經變成了充斥著死亡氣息的死亡大陸。除了法蘭恩特之外,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願意再回到艾米麗大陸的西邊,于是當時的法蘭恩特統治者決定率領整個帝國搬遷到死亡大陸並且改造那裏,可惜那些勇敢的先驅者再也沒有回來過。爲了紀念他們,後來人們把帕雷斯關卡更名爲法蘭恩特,同時將吸血鬼戰敗的那年定位大陸紀年第1年。

  現在是大陸紀年第1584年,如今艾米麗被阿利提亞,翔龍帝國,雷德帝國這叁個強大的帝國占據了中北部的肥沃土地,剩下的十叁個大大小小的國家則被他們趕到了環境惡劣的北部山脈,中部山脈和荒無人煙的南方森林中。叁個帝國輝煌的成就來源于它們十二年來的堅固同盟,然而就在最近,這個同盟正式瓦解了,並且叁個帝國開始了互相的混戰。剛剛和平了不到3年的艾米麗,再一次被戰火所侵襲。

  十叁年前,互相敵視的叁個帝國曾經在叁國交界處的聖莫裏茨進行了首次和平會談,然而一向交惡的翔龍帝國天子成周,阿利提亞之王安利及雷德國王佛瑞德因爲無法均分利益而迅速扯破臉。在戰爭一觸即發時,阿提利亞的王子安格斯和雷德帝國的王子艾略特同時愛上了翔龍帝國的公主落雁,而落雁則在兩個男人間猶豫徘徊無法抉擇。當叁國的關系不冷不熱的勉強維持了一年後,落雁發現自己懷孕了,但是孩子的父親卻不知道是誰。在落雁生産前,戰爭終于因爲一點小摩擦而爆發,叁個年輕人天真的去找長輩們請他們結束戰爭,然而他們在路上遇到了交戰中的軍隊,結果全部死于混戰中。這場戰鬥結束後,叁國的統治者都後悔不已,但叁人的屍體都已經被嚴重破壞,而一千六百多年前的魔法崩潰災變導致了直至今日無數高等法術尚處于失傳中,就算叁個帝國齊心協力也無法找到一個能施展高等複生術的牧師。不可思議的是,在落雁的懷中他們竟然發現了尚且存活的嬰兒,可惜唯一有可能知道這個嬰兒父親是誰的叁個人都已經死去。最終叁個帝國的統治者反複思量,決定爲了彼此的共同利益而同盟,同時把落雁所生的女兒取名落星並作爲和平的象征留在聖莫裏茨。

  雖然同盟給叁個國家帶來了不少好處,但是清理完外敵的帝國開始再度審視同盟的價值。阿提利亞首先表現出了不滿的情緒。在叁國中,阿提利亞的實力是最爲強大的,但是它的北方是沒多少價值的山脈,而且其中還居住著從特貝爲據點的矮人。由于矮人們制造的武器一向是全大陸最好的,所以阿利提亞不可能,也只值得爲了一片沒價值的領土和矮人們翻臉。然而除此之外,阿利提亞的發展余地就只剩下西方的死亡大陸,南方的雷德帝國和東方的翔龍帝國。這種形式下,翔龍帝國和雷德帝國也迅速的靠攏在一起。翔龍帝國之王天子成周更是偷偷的和雷德國王佛瑞德通氣,多次暗示落雁之女是艾略特的遺腹子。叁國的統治者正心懷鬼胎的准備找借口發動戰爭時,一個絕佳的機會出現了。就在1584年7月3日,聖莫裏茨的公主城堡不知道被什幺人攻擊,整座城堡裏的人慘遭屠殺,而和平公主,落雁的女兒落星則下落不明。翔龍帝國搶先發難,指責阿利提亞圖謀不軌,只是成周沒有想到佛瑞德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跳出來挑明成周多次欺騙他說和平公主一定是他的後代,雷德帝國甚至開始攻擊翔龍。而阿利提亞之王安利的反應則更出人意料,他在佛瑞德示好的情況下放棄了和雷德同盟的機會並且舍翔龍而去攻擊雷德。一時間叁個國家開始了互相混戰。

  1584年7月2日,聖莫裏茨災難的前夜,引爆大陸戰火的犯人,半人半神的真祖之姬沙目法尼比安來到了這座當時尚未遇劫的邊境之城。此時的她絲毫不知道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陰謀,只是隨意的在鬧市中閑逛。沙目法豔麗的姿顔和華貴的穿著引來了不少目光,而真祖之姬則大方的向所有人展露她的肌膚。漆黑的禮衣蓋著大部分的肌膚,卻怎幺也蓋不住那對豐滿的胸部,那隔著法袍微微隆起的雙峰配上高挑勻稱的身材,無一不挑逗著圍觀男性的性欲,然而在男性們灼熱的視線中,沙目法忽然察覺到了不同尋常的目光,只是她試圖尋找時又轉瞬消失。

  雖然沒有找到窺視自己的人,但是沙目法卻一點都不放在心上。畢竟能威脅到她的,除了大陸最強的勇者齊格飛外寥寥無幾,在這樣的一個小城市,又會有什幺讓她害怕的呢?

  想到齊格飛,沙目法的心情突然變的沉重起來。勇者齊格飛是她的兄長,也是消滅吸血女王讓生機重臨大陸的人,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勇者還是男性時曾在陰錯陽差中獲得了真祖王女的身體並且爲此自閉兩千年,直到兩千年前吸血女王出現並企圖危害整個大陸時齊格飛才再度站出來爲世界而戰。可是之後齊格飛再度從沙目法眼前消失了兩千年,雖然時間無法催老真祖,但是沙目法最近幾百年來已經越來越沒有自信再次和哥哥相見。

  「小雪,你到底在哪裏啊,難道你都沒有想起過我嗎……」,喃喃著兄長作爲女性時的僞名,沙目法的眼角和雙腿間忍不住開始變的濕潤。她回憶起以前絲諾,小雪和自己叁人荒誕的性愛關系,哦對了,還有那個叫詹姆的色狼老是觊觎自己,最後還從她身邊搶走了絲諾。

  對于活了太久的人來說,回憶往往像迂回曲折的長廊般無盡蜿蜒。沙目法的思緒逆著時間回到了過去,她想起了終身桃花難的影歌,女扮男裝的公牛,還有帶給她永遠的,難忘的痛;永遠的,難忘的情的那個男人……路邊小女孩的一聲「熱炊糕勒」將她拉回了現實。之前她正是因爲想試試傳說中東方奇異帝國翔龍的特色美食才一路往大陸東方而來,現在美食當前又豈有不吃的道理。隨意的走進小店,沙目法從口袋裏拿出幾枚金幣要下了所有炊糕,小店的老板見闊氣財神來了當然不敢怠慢,連忙叫店外的小女孩進來幫忙招呼。沙目法端詳著女孩,她約莫16歲,可愛的臉孔上還殘留著少許稚氣,銀金色的頭發散散的垂下稍微遮住了眼睛,懷中正捧著幾碗要送給她的炊糕。真祖向來對幼女有著特別的愛好,于是無意中多瞧了女孩幾眼,色迷迷的雙眼好像色狼一樣上下掃視著,直盯到女孩似乎因爲不好意思而轉過身。

  當她吃下一塊熱呼呼的炊糕時,小女孩轉回身,開始悠然自得的梳理長發,沙目法赫然發現女孩臉上除了幼稚和可愛外,還潛藏著無法掩蓋的高貴氣質,好像那些那些長期生活在如溫室般環境的千金小姐。

  雖然立即察覺到了不對勁,但是一切已經太晚。在失去意識前,沙目法最後聽到那個絕對不可能是炊糕店老板女兒的敵人得意的對她說,「今晚請玩的盡興點啊,大意的真祖之姬!」今夜,聖莫裏茨中心的和平公主城堡迎來了一個不友好的客人,她如同深淵裏的惡魔一樣帶來了死亡,恐懼和破壞。因爲鮮血而暴走的真祖失去了一切理性,只是爲了殺戮而殺戮著,同時還以無法想象的殘忍手段奸淫了每一個被她看到的年輕女性。

  城裏的守衛原本也只是一些尋常的士兵,見到這種可怕的景象後嚇得蜂擁而逃。于是死神毫無阻礙的來到了城堡的中心,她的欲望告訴她,就在這裏,一份能讓她滿意的美食正潛藏其中。

  真祖無聲無息的進入了公主的寢室,她所期待的美食正熟睡在床上,而房間裏還附送了一道意外的開胃小菜。饑渴的她如同老鷹抓小雞般單手擒住芮妮,可憐的侍女都聲音都還沒發出就被掐斷了喉嚨。沙目法淫笑著將雙腿間的巨物——這是她利用真祖的變形能力變化出來的——一口氣直直插入,還沒斷氣的芮妮只覺得比馬的那話兒還大的東西翻江倒海般的沖入自己的身體,然而她連一聲悲鳴都無法從碎裂的喉嚨中發出。但這只是苦難的開始,巨物刺穿她的子宮後忽然再次發力前沖,她只覺得胸口一陣劇痛,隨後發現那根東西竟然從自己的雙乳中穿出!

  在被巨物蹂躏死之前,侍女已經嚇破膽而亡。失去理性的犯人也不管她的死活,只是自顧自的開始抽動。血從芮妮的胸口流出,慢慢的滴到了熟睡中的落星臉上。

  「我不知道你是什幺來頭,不過既然這裏只剩下你和我,那我也沒有後顧之憂了。現在,就讓你後悔今晚的所做所爲!」孤立無援的落星不知是不是被嚇傻了,不顧身上的傷痛,起身徑直走向沙目法。而這次就在真祖的攻擊落在她身上之前,沙目法反而被落星的拳頭猛然擊飛?

  複仇的天使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戰果,遭到意料外反擊的真祖狼狽的起身後,發現之前的少女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周身散發出強大防護靈氣的天使,她的氣勢威嚴而神聖,一雙似乎比她本人還高的潔白羽翼合攏在背後,剛才還是綠色的瞳孔變成了透明清澈的琥珀金色,而剛才還空無一物的手中現在持握著一把等身高的神聖巨劍。

  在一公裏外,透過秘法眼偷窺兩人的妮紗雅同樣大吃一驚。她歪著頭開始思索,「這個,不像是變形萬物啊,再說這個公主要是有能力施放這幺高級的法術,還不如直接用來攻擊。而且她的善良靈光強度竟然從中等一下子提升到刺目,變形萬物應該也做不到,甚至連形體變化都沒有這樣的功效吧。」正在她思考時,影像中的天使忽然放棄身前的敵人直沖秘法眼而來,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就將偷窺的家夥消滅。「想不到連偵查能力都提升了?看來,這個奇怪的能力有研究的價值啊,」妮紗雅壞壞的笑著,「有機會的話,我會好好的把你抓起來疼愛的。」清理完窺視者後,落星將目標轉向沙目法並迅速舞動手中的巨劍發起攻擊。雖然大部分凡間武器對真祖只能造成微乎其微的傷害,然而握在天使手中的聖劍卻正是沙目法的克星,當她下意識的試圖用手攔下巨劍時,瞬間被劍鋒穿透的手掌提醒她硬擋是絕對沒有好結果的。

  如果沒有發狂的話,作爲大陸最強法師之一的沙目法應該比眼前的敵人要強上許多吧。可惜一個處于發狂狀態的法師實力要打對折後再打對折,現在的真祖正被憤怒的天使狠狠的攻擊著,她試著反擊卻連對手的身體都接觸不到,試著躲閃卻連對手的動作都琢磨不透,天使的巨劍巧妙的將攻防融合于一體,在牽制住她的同時不斷伺機而動,更糟糕的是真祖好不容易擊中她一次後天使卻從容的施展神術治愈了自己。如果沙目法早知道會有這樣一天,或許能下定決心去學點近戰技巧吧?

  「治療術!」看穿對手不死生物本質的落星忽然抓住沙目法在她身上施展充滿正能量的神術,原本用于治療的法術現在嚴重的削弱了真祖,連續的攻擊已經快要耗盡沙目法的力量了!

  得意的落星也察覺到對手的窘境,「這擊就徹底消滅你!」她自信滿滿的再次施展醫療術,然而念完咒語後,神術卻沒有出現,同時落星的身體也變回了原樣。

  少女柔弱的拳頭擊打在她身上,但失去力量的攻擊頂多只能算是給真祖撓癢。無力的反抗引起了狂暴凶殘的捕食者的煩亂,沙目法抓住落星的雙臂,開始用力向兩邊撕扯,隨後在淒厲的慘叫聲中,女孩的左臂首先被強行扯下,巨力導致肱骨整個從關節囊中脫出,無比的痛楚和恐懼頓時擊潰了嬌生慣養的公主。

  「……」在極度的驚慌下,落星什幺話也沒能說出來,她的大腦在面對這種前所未有的遭遇時已經變得一片空白,但是隨之而來的淩虐很快讓她恢複了過來。

  在扯下小公主的左臂後,失去一個著力點的沙目法努力的拉扯落星的右臂但徒勞無功。暴躁的獵者于是改爲抓住獵物的肩部和手腕,隨後猛地一拉,將少女的右手從肩鎖關節中硬生生的扯出!

  「不要啊!」再次襲來的疼痛感將落星的意識拉回了身體,無助的她本能的嘶喊了出了求饒,但是這種哀號卻讓惡魔更加興奮。沙目法的手肆意的伸入左臂殘留在身上的關節囊中,如同嬉戲般的把它從喙肩韌帶上拉下,這種毫無人性的殘虐徹底嚇倒了落星,她的膀胱括約肌不爭氣的投降並且在敵人面前無助的失禁。

  察覺到獵物失去反抗意識的沙目法終于心滿意足的開始享用美食。她毫不費力的扯破如絲般輕薄的睡裙,讓少女的全部暴露出來。公主稚嫩幼小的身體潔白無暇,似乎不像是凡間之物;哦,對了,她本來就是個天使吧?沙目法的手指分開緊閉的縫隙,但是其中的花蕊除了尿液外並沒有其他液體,顯然還需要一些滋潤才能插入。

  被淫虐欲望支配的凶獸並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不管小公主的身體是否已經做好准備,她的行動都不會有任何改變。那根連成年獸人女性都無法承受的,足以傲視食人魔的陰莖頂在了少女的陰道外,然後沒有任何憂郁的挺入!

  就算沙目法的臂力和腰力再強壯,比少女的腰部還要粗的巨物還是無法順利的頂入。于是已經處于淫浪狀態的真祖將落星放在地上後用雙手緊拉住她的雙腿,調整到最適合自己發力的角度後再次猛的突入。這次小公主未經人事的蜜穴終于被蠻橫的攻陷,而她可憐的會陰和腹部也被同時撕裂,噴射而出的血液混合著處女血一起帶給沙目法無比的視覺快感。

  一邊舔著可口香甜的血液,沙目法一邊向少女的深處進入。她快速的抽出陰莖後又猛力插入,一點一點的開發著緊密的陰道。而每當她插入的更深一點,身下少女的呻吟就更高一些。雖然無法相信,但是落星悲哀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在迎合著對方殺戮般的奸淫,下流的淫液似乎像在鼓勵施暴者繼續般的流出,而且自己的聲音也從單純的慘叫變成了雜糅欲望的嬌喘。

  「爲什幺,爲什幺會覺得有舒服的感覺,明明全身都痛的要死啊,我是不是不正常了?」落星胡思亂想時,真祖的陰莖已經頂在了她的子宮口上。獵者淫笑著想要繼續深入,但是又和剛才一樣遭到了嚴密的防守。沙目法再次的用力撞擊,越來越粗暴的向少女發起進攻,這種排山倒海般的痛覺反而更加挑起落星的快感,她感覺有什幺東西在一波一波的侵襲自己,似乎馬上要爆發但又總是因爲欠缺了什幺而無法解放出來。

  在數十次的撞擊後,沙目法的陰莖終于猛地插穿了陰道,而落星也感到無比的劇痛忽然襲來令她堆積的欲望一次性發泄,在愉悅痛苦的喘息中她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自以爲插入子宮的真祖正想繼續享樂,但是隨即她發現自己的巨物前段沒有感覺到被子宮口緊緊勒住的快感,反而像是進入了一塊柔軟寬敞的區域。疑惑的沙目法拔出陰莖後粗暴的用雙手掰開陰唇看進去,發現原來是少女的子宮主韌帶在子宮口失陷前首先投降,從髋骨上整個被剝離了下來。

  惱羞成怒的獵者氣憤的將手伸入少女的陰道中,一直深入到盆腔裏,隨後狠狠的將子宮整個從裏面扯了出來!已經無力掙紮的落星發出了一聲慘叫表示抗議,然而沙目法並沒有到此爲止的意思,大概是覺得插入被剝離身體的子宮也沒有什幺意思,她將目標轉向少女身上另外一個未被開發的處女地。

  當巨物插入小公主的菊花時,原本快要昏迷的落星再次發出淒厲的哀號。因爲血統的關系,落星自出生之後一直沒有過排泄,所有被吃下的食物都被她的身體高效的徹底吸收爲能量,所以少女的肛門甚至連排便的經驗都沒有就被迫接受了巨物。而沙目法也發現這個菊花竟然比之前的洞穴還要緊,感到更高快感的真祖開始用之前操弄陰道的速度瘋狂的抽插肛門,她身下的少女則只能被動的接受這一切,同時用這垂死的身體再次發出劃破天際的悲鳴。

  在將落星的屁眼蹂躏到無法合起來之後,沙目法也達到了高潮,好像洪水一樣的精液和淫水分別從她的陰莖和陰道裏面噴射而出。如果說真祖大量的淫水只是淋濕了兩人身下的地面,那她射出的精液可是全部湧入了少女的直腸。可憐的落星只覺得自己的肚子好像被灌入了幾大桶的牛奶,從來沒有發揮過作用的直腸現在膨脹到了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似乎再往裏面增加一點點東西都可以讓它爆炸。

  開始感到無聊的沙目法正想離開去尋找下一個獵物,忽然她的目光正好撇到了地上的子宮,于是淫笑的真祖又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她用雙手拉扯開剛才久攻不破的子宮口,然後抽出還插在少女後庭中的巨物,同時把子宮好像袋子一樣套在菊花上,頓時宣泄而出的精液將子宮裝的滿滿的好像被小孩子用麥稈吹漲的青蛙一樣。出于好玩,沙目法試著想要將子宮塞回少女的體內,但少女剛剛被擴張過的陰道現在竟然又緊繃的好像沒有被開發過,結果「嘭」的一聲後無辜的子宮在陰道裏面被撐暴了。

  意外的結果讓沙目法覺得有些不爽,她也不拔出還留在陰道中的子宮,徑直的再次插入陰道並且一插到底,隨後催動陰莖開始在少女的盆腔裏面大量射精。

  「你要……幹什幺……」奄奄一息的落星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肚子再次被撐大,而且程度猶勝上一次,同時不停射入體內的精液一點也沒有停止的迹象。

  眼看著自己的肚子越來越漲,落星猜終于到了惡魔的主意,她搖著頭不住的哀求,「住手,我求求你,快停止!」可惜沙目法一點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很快少女的肚子已經漲大到人類的身體已經無法承受的地步,隨後……連續的殺戮和奸淫終于讓沙目法停止了血之暴走,她茫然的看著地上四分五裂的少女,而小公主身上唯一完整保留下來的只有一顆頭顱,其上的一雙眼睛還在以無比怨毒的神情盯著自己。

  縱使說對不起也無法彌補這樣的罪孽吧?沙目法無奈而怨恨的離去,她知道那個誘騙她喝下血液的女孩背後定然有一個龐大的組織,他們的目的也絕對不會只是借自己的手來殺人這幺簡單。

  「下次見面時,我會將今夜的罪孽,讓你們這些始作俑者一一償還!」真祖之姬漸漸消失于夜色之中,絲毫沒有注意到她以爲不可能還活著的少女的那顆頭顱,一直注視著她離去的方向直到太陽升起……

  字節數:1587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