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2发布: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久coent爱恋的魔偶

精彩内容:

 第一章:魔偶師

  最好的材料,是屍體……

  冰冷的手術台床上,同樣冰冷的少女的身軀攤坐著。啊啊,太好了,還沒有
開始腐壞。

  她這麽想著。

  金色的卷發被一手撩起,連接著長長金屬針的項圈被戴在少女纖細的脖頸上。

  「你知道嗎?死者的重量會比生前少了 7克。那就是靈魂的質量。」彌亞曾
經如此對她說過。

  伴隨著嗤嗤的聲響,金屬細針紮進了屍體的脊髓中,然後,注入的是魔素。
在紅發少女的背後,金屬轉輪組成的巨大機械發出嘩嘩的聲響,將靈素編織出的
一個個與非結送進金發的嬌軀。

  「!」

  肌肉開始痙攣,女性的陰道在無意識中分泌出了無色的粘液,金發的屍體張
開了眼睛,那其中是一片虛無的目光。

  虛擬靈魂的注入,完成了。但是尚且還有一點點不足。

  在金屬轉輪組成的計算機上,紅發少女纖細的手指在舞蹈。

  >檢驗:手指關節的屈伸運動

  死去的軀體輕輕握了握拳頭,沒問題。

  >檢驗:脖頸關節的左右活動。

  屍體的臉,轉了過來,微妙的凝視著她身側的虛空。

  >校準:脖頸左側的偏差值+15

  一項項指令被編輯成靈素的代碼,輸入少女的肉體中,這是至爲無趣的事情,
卻也是每一位魔偶師的必修功課。

  「那麽,這是最後的一個了。」

  >詢問:你是否具有靈魂?

  絲毫沒有回答。這也是當然的,畢竟這只是彌亞曾經要求她的,問自己的每
一個魔偶的問題。

  >指令:你的名字是伊莎

  椅子上的拘束帶被解開。聯合工坊所發布的擬態靈魂 4.0.7已經被安裝調試
完畢。接下來的事情用語言說出來就好了。

  「伊莎,拔掉連接端子,摘掉固定項圈。」

  >指令,拔除連接端子

  >指令,去除固定項圈

  尚未被脫離連接的轉輪計算機的紙帶上最後一個文字才打完,金發的少女就
拔下了脖頸上插著的金屬線。隨後,白色的膠質項圈也被卸除。只剩下金屬的調
整端口隱藏在她美麗的金發下。

  「伊莎,給自己打結晶制劑。」

  命令很快被執行。隨著淡綠色的針劑沿著注射器推進少女的身軀裏,她的肉
體開始結晶化,很快變成了一尊晶瑩的裸女像。

  「洗個澡吧,伊莎。」

  魔偶師如釋重負的下達了命令。晶瑩的女像聞言向著旁深黑色的水池走去。
那是被稱爲碳晶的特殊溶液。

  碳晶在魔法的力量下會快速的液化,但是只限開采出來後的第一次。當它脫
離了液化魔法的作用範圍後,就會快速凝固成擁有極高物理抗性以及近乎于魔法
免疫程度抗性的暗淡金屬色物質。

  很快,結晶的雕像變成了暗色的金屬女體。同時,調試的接口處也被她自己
清理幹淨。

  「伊莎,和我去見你的父親。」

  金屬像少女走了過來。紅發的少女看了看時間,雖然只工作了 6小時,但是
剩下的時間也不夠再做一尊了。今天就此打烊好了。

  這就是圖安的一天。她的職業是魔偶師,在這個時代,人們習慣于把死亡的
親人制作成精妙的魔偶保存在自己的身邊。

  癡迷于魔偶女體的美妙,她與自己的好友彌亞一同學習並且成爲了魔偶師。

  然而最近,有一份陰霾總是盤踞在她的美麗的眉間。

  「圖安,把我做成魔偶吧。」

  那一天,彌亞這麽對她說過。

               第二章:彌亞

  彌亞對于圖安來說,是特別的人物。

  幼時,圖安的某位友人病逝了。

  一開始的時候什麽都不明白,但是當看到金屬色的友人出現在視線裏的時候,
她感覺到了一種恐懼。

  冰冷的金屬色外殼,無法說出話語的幼小身軀。

  「吉安,騙子!」

  那時候自己哭泣著逃走了,是因爲再也無法接觸到吉安溫暖的肌膚呢?還是
因爲恐懼自己終于有一天會墮入同樣的境地呢?

  「呐呐,你爲什麽要哭泣呢?」

  回過神的時候,在無人的廢棄公園裏,有著白色長發的妖精般的少女正站在
自己的身側。

  「我的朋友,變成魔偶了……」

  「是嗎?你害怕她麽?」

  那是與她的初次相逢,閑聊著的時候,卻有了意外的來客。

  「诶?她找過來了哦。」

  回過頭,昔日的友人金屬色的肌膚從破破爛爛的衣服中顯露了出來。那是令
人難忘的怪異的光澤。那時,幼小的自己害怕的躲在白發的女孩身後。

  但是,她卻從自己的身旁走開了。

  「真是,漂亮的孩子啊。」

  搖曳著白色的長發,她走近了名爲吉安的魔偶。

  「好棒啊~」

  被一路上的障礙撕破的衣服被纖細的小手摘掉。友人金屬色的軀殼暴露在陽
光的照射下。幼女有著稍許嬰兒肥的軀殼熠熠生輝,就像是——

  「簡直就是奇迹不是嗎?」

  白發的少女撫摸著那具酮體,眼神中熠熠生輝。

  與自己不同,她憧憬著,喜愛著那樣子的,那樣子的魔偶。吸吮著,肆無忌
憚,手指撫弄摸索著吉安的每一寸肌膚,每一處隱秘。

  真是個奇怪的女孩。圖安這麽想著,卻忍不住想要知道她的指尖撫摸在自己
的身上是什麽感覺。

  不經意間,自己的手被牽著,與白發的少女以及金屬的手掌握在一起。

  「我是彌亞,我們一起當好朋友吧。」

  她是在對自己說話嗎?

  圖安並不知道,但是魔偶是不會說話的。

  自己若是討厭魔偶的話,說不定也會被她討厭吧?

  所以……

  「我是圖安。」

  第一次,手撫摸著友人冰涼的肌膚,難以形容的情愫在她的心底萌芽。

  「雖然現在還很害怕,但是我想要成爲魔偶師。」

               第叁章:靈魂

  在自己獲得了魔偶師職業資格的同時。彌亞踏上了繼續深造的道路。

  雖然,踏上這條路的初衷是爲了更加接近彌亞,但是過了這麽久之後,自己
也漸漸變得習慣,哦不,應該說是喜歡上了魔偶無神的雙眸凝視著虛空的怪異美
感。

  啊啊,果然還是單純美麗的魔偶比較好,比起和人打交道的話。

  所以,圖安爲自己訂下了一條規則。只制作女孩子的魔偶。

  偶爾會在雜志上看見彌亞的文章。不過,在這個圈子裏,她的風評並不是很
好。

  大概是因爲整天用魔素編寫驅動魔偶用的擬態靈魂的緣故,基本上,魔偶師
是不相信靈魂的。畢竟如果靈魂存在的話,我們做的事情搞不好會被套上亵渎死
者之類的帽子。畢竟雖然制作魔偶的初衷是爲了紀念逝者,但是實際上卻漸漸演
變成了重要的勞動力。

  不過,彌亞確實相信著靈魂的存在,我也沒有想到,她會這麽極端。

  「彌亞!!!」

  推開病房的大門,本以爲會看見奄奄一息的彌亞。結果晃動著銀白色長發的
她卻喲的舉起手和我打起了招呼。

  「稍微等一下,很快就好了。」

  這麽回答著我,她卻在脫著魔偶護士的外衣。仔細想想的話,從第一次見面
的時候,她就是這樣,仿佛是見不得美麗的女性魔偶穿著衣服一般。

  「真是的,居然突然就傳出自殺的消息。害我擔心死了。」

  「嘛,倒是也沒有騙你啊。」說著,她舉起了手,手腕上包裹著厚厚的紗布。
餵餵,明明是這麽沈重的事情,爲什麽你還能帶著笑容說出來呢?

  「我啊,那時候是想到死的。」彌亞的手不自覺的玩弄起自己白色的發辮來。
在她想事情的時候,她就會這麽做。「但是,割到一半,突然想到了很多事情,
所以突然又不想死了。」

  真是任性的女孩,圖安這麽想著,回答道:「那就好好活著吧。就算學說沒
人相信也好,就算大家都嘲笑你也好。活著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但是,我還是想要知道。那丟失的7克質量是不是就是靈魂的質量。」

  啊啊,又來了。說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 7克存在也不知道。畢竟這個流言只
是我們從學校圖書館裏借來的某本書上被以前借走的人寫的內容。只是那時候覺
得好玩,就一直記住了。

  「我查過了哦。寫下這段話的,是那個海妲琳。」

  彌亞提起了一個久遠的名字,曾經被譽爲曆史上最天才的魔偶學者的女性,
據說她年輕的時候驚才絕絕,但是某一天卻突然發瘋,往腦子裏注射了 7人份的
魔素,以至于想把身體做成魔偶都辦不到。最後,學界爲了紀念她死前對于魔偶
學的貢獻。把她的屍體固化,做成了中央圖書館門口的雕塑來的。

  真是的,爲什麽總要和那種怪人扯上關系呢?

  「好吧,那麽你想說什麽?」

  「我認爲,海妲琳的想法是正確的。但是現在的技術卻無法驗證她的學說。
但是,有一種辦法,可以讓我知道答案。爲此,我需要獲得你的幫助,圖安。」

  彌亞碧色的美麗瞳孔凝視著圖安的雙眼,這讓她不由得感到一種局促。真是
太狡猾了,這麽深情的看著人家,這要怎麽拒絕嘛~

  「好吧,彌亞。我要做什麽?」

             *** *** ***

  「圖安,把我做成魔偶吧。」

  那是,兩周前發生的事情。

  世界上,真的有靈魂嗎?連圖安自己也不由得認真的思考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沒有比較好。

  一想到自己制作著魔偶的時候,旁邊有個幽靈在旁觀著自己,她就會覺得寢
食難安。

  但是她卻又不得不祈禱真的存在靈魂。

  那一天,她拒絕了彌亞的要求。結果,彌亞又是鬧絕食,又是私下裏聯絡別
的魔偶師。幸好她的門路比較多,要不然彌亞早就不知道把自己的身體賣給哪個
猥瑣男人了。一想到彌亞的身體會被不知道哪個惡心的醜男人玩弄,她就惡心的
想吐。

  其最終結果就是一周後,她不得不向彌亞屈服。

  但是,準備起來也是很麻煩的。畢竟把活人做成魔偶要比死人麻煩太多。

  除去自願的相關證明文件以外,當脊柱插入金屬針時,會産生難以言喻的,
足以導緻生物死亡的痛苦,所以麻醉的藥物,催眠的氣體,乃至于令靈魂放松的
音樂都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彌亞卻因此而十分高興。或許對于科學家來說,真理要高于一切也說不
定。

  將彌亞綁在金屬的台床上,白色的長發透過傾斜的手術台床向著地面灑落。

  首先,應該要打藥了,用數種麻醉藥物混合成的針劑被圖安拿在手裏。但是,
真的要下手嗎?她在此刻還是猶豫不斷。

  「等等!」

  「彌亞,你要停止嗎?我的話確實覺得不應該這麽做。」

  「不是啦,圖安。你還記得我拿著的那個紙袋麽?裏面是我自己做的虛擬靈
魂程式。聯合工坊那群人總是否定我的研究。所以我才不想用他們做的東西。」

  是嗎?真是可惜,我還以爲你會回心轉意呢。

  藥劑被注入彌亞光滑的皮膚下。強效的麻醉效果開始起效,她的身體慢慢癱
軟下來。緊接著戴上面具,再按下開關,桃色的催情催眠氣體開始充斥在房間裏,
最後是音樂,令人感覺舒適宜靜的音樂從八音盒裏響起,在音樂聲中,彌亞的視
線逐漸變得朦胧,瞳孔也漸漸的放大,失去神采。

  「彌亞?」

  白發的少女並沒有回答,她只是癱軟在台床上,露出癡癡的笑容。圖安突然
想到,這是自己第一次從這位古怪精靈的友人身上看見這種單純的癡呆笑容。

  不過,還是確認一下好了。

  這麽想著,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插入到白發友人隱秘的肉縫裏上下撥弄。
看起來效果很好,精神和肉體都處在恍惚狀態的她毫無反應,即使是揉搓了那個
可愛的小豆子都沒有動靜。

  項圈被戴上,金屬的針緩緩推進了友人的脖頸。紙袋中記錄著虛擬靈魂程式
的金屬闆被插入轉輪計算機中。隨著輕微的嘩嘩聲響,靈素編織成的語言開始被
寫入鮮活的肉體中。

  彌亞編寫的程式很特別,肉體並沒有出現常見的抽搐反應,這讓圖安很困惑,
不知道自己注入的魔素是否正確。但是出于一位技術人員的素養,她還是決定開
始測試。

  >檢驗:手指關節的屈伸運動。

  >檢驗:脖頸關節的左右活動。

  >檢驗:肢端肌肉束的抽搐反應。

  >檢驗……

  ……

  因爲是自己做的程式嗎?

  虛擬靈魂的契合程度簡直高的令人發指,應該說不愧是彌亞嗎?不過,最關
鍵的還是最後的這個問題。

  它也決定了彌亞是不是白白犧牲。

  >詢問:你是否具有靈魂?

  一瞬間,圖安感覺到了異常。就像是終于找到了目標一樣,放松的肌肉繃緊
了起來,無神的目光再次凝聚,然後圓睜著,張開了嘴。

  「……」

  並沒有發出聲音,但是那毫無疑問是哀嚎。

  「彌亞!你是對的,你是對的!我現在,我現在就……」

  圖安慌忙的抱住了彌亞的頭顱,想要將她脖頸上的金屬針拔掉,但是在手觸
及針的瞬間,卻停下了。

  拔掉之後,會怎麽樣呢?

  即使能夠搶救回來,因爲脊髓被破壞,彌亞也會終生癱瘓。她的肉體會在床
褥上萎縮,她光滑的肌膚會變得暗淡無光,她會被學術界繼續質問,更重要的是,
她會再一次離開自己的身邊。

  彌亞,彌亞是那麽的遙不可及。

  但是……

  ……

  「彌亞,原諒我……」

  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冰涼的水滴打在彌亞的身體表面。隨著第二只麻醉
針劑被注入,少女痛苦的容顔漸漸平緩下來。

  自己已經再也無法回頭了,比起彌亞的學說被否定,自己更加希望的是,彌
亞留在自己的身邊。

  淡綠色的結晶制劑被顫抖著的手推進了彌亞的身體裏。慢慢的,少女的身體
被轉變成一種奇異的純白,再接著化作瑰麗的結晶色彩。彌亞柔軟的肌膚,柔順
的白發,動人的笑顔,神采非凡的目光,一件件從圖安的記憶中褪色,變成冷硬
的礦物質結晶。

  「彌……彌亞……過來……」

  晶瑩的女體像無言的走到了圖安的身旁,等待著自己的最後一道工序。

  她再也壓抑不住,淚水混雜著液化的碳晶被澆築在彌亞的體表。

  一道道指令被不斷寫入。

  >指令:彌亞是圖安的東西。

  >指令:彌亞愛著圖安。

  >指令:彌亞不喜歡穿衣服。

  >指令:當圖安傷心的時候,彌亞要安慰圖安。

  >指令:當圖安寂寞的時候,彌亞要陪著圖安。

  >指令……

  ……

  ……

  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淚痕已經幹涸了。

  留著一條辮子的長發金屬女體,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無神的雙眼,凝視著
不知道是哪裏的虛空。

  已經再也見不到彌亞了,那個鮮活的,會晃著手對自己說出喲的彌亞。

  只有這個笨重的,赤裸的女體魔偶陪伴著自己。

  「彌亞……我好想你……」

  淚水再次從眼角溢出,彌亞的魔偶不解的歪了歪頭,然後轉過身去。

  果然,它不是彌亞啊。這麽想著,圖安哭的更厲害了,直到一只金屬色的手
臂遞過來了毛巾。

  「彌亞……」

  「我們再也……」

  「再也不要分開……」

  抱著少女赤裸的金屬色軀體,感受著在自己體表摩擦著的冰涼,她終于再一
次有了實感。

  彌亞,已經永遠不會離開自己了。

  雖然自己距離她的距離依舊是那麽地,那麽地遙遠。但是彌亞……

  彌亞是圖安的東西……

               第四章:圖安

  最好的材料……是屍體……

  因爲尚未腐爛的屍體保存著完好骨骼與肌肉,皮膚。

  稍微修補傷口,注入靈素搭建的虛擬靈魂,再令肉體結晶化,覆以碳晶做出
金屬色的表皮,一尊魔像就完成了。

  但是,這之中存在一個問題。丟失的總重量委爲7克的靈魂,無法找回。

  ……

  「彌亞……你是否也會做夢呢……」

  金屬色的小手抓著注射器,精心計算混合過得藥液,緩緩地通過針頭注入圖
安白皙的皮膚下。

  「居然能做的這麽漂亮。我還以爲根本不可能做出來的啊。」

  那是在彌亞葬禮的那天,自己與彌亞的導師說起的話。

  「我從沒想到過脊髓灰質炎的患者也可能做成這麽漂亮的樣子。看來你也成
長爲優秀的魔偶技師了啊。圖安~」

  「脊髓……灰質……炎?」

  「你不知道嗎?」年邁的導師露出了一副詫異的神情。「脊髓灰質炎會讓脊
髓慢慢的病變,最後變得無法注入虛擬靈魂。」

  導師的話並沒有結束,但是她已經什麽都聽不進去。抓著彌亞冰涼的小手,
她的心中也變得冰冷一片。

  彌亞到底是爲了她的追求而放棄了身爲人類這件事情?還是爲了陪伴在自己
的身邊才選擇活著成爲魔偶的呢?

  那之後,她無數次在夢中,被張著嘴呐喊著的彌亞所驚醒。自己所做的事情,
掩蓋靈魂存在這樣的事情,真的對得起彌亞嗎?

  于是……她開始解析彌亞留下的虛擬靈魂——彌亞1.0的架構……

  其中絕大的部分,和普通的架構差不多。

  但是剩下的是……

  >架構:彌亞愛著圖安

  >架構:彌亞憧憬著魔偶

  >架構:彌亞喜歡魔偶光滑的表皮

  >架構:彌亞喜歡魔偶就像雕塑一樣彌久不變的樣子。

  >架構:彌亞死後無法成爲魔偶

  >架構:彌亞想要知道靈魂是否存在

  >架構:彌亞無法陪伴著圖安

  >架構:所以,若是靈魂存在的話

  >架構:彌亞想要讓有著自己靈魂的魔偶,永遠陪伴圖安……

  太狡猾了……

  這樣子,自己不就和彌亞越走越遠了嗎……

  這樣子的未來,這樣子的守候……

  才不要……

  所以……

  所以自己……

  桃色的氣體彌漫著,進入了自己的身體裏,隨著八音盒的音樂,圖安的眼神,
也變得迷離起來……

  「彌亞……愛……你……我……來……」

  「……」

  少女微笑著,進入了迷離的夢中。金屬色的手臂撩起了她火紅色的長發。

  最好的材料,是屍體。

  因爲若是使用活人作爲材料的話,魔偶師事後可能會因爲負罪感而自殺。

  自己與彌亞的老師曾經這麽說過。

  但是,圖安沒問題的,這不是自殺,也不是殉情,這是爲了永遠,圖安和彌
亞永遠要在一起。

  金屬的轉輪計算機開始飛快的轉動著自己的部件,自然存在的靈素被約束編
織成魔偶們的語言,然後語言再構架出虛擬的靈魂,靈魂再沿著金屬的針,注入
紅發少女的脊髓中,最後成爲驅動肉體的中樞。

  那並不是工坊制作的靈魂,也不是彌亞編寫的彌亞1.0。

  那是記錄著圖安與彌亞故事的,相戀的魔偶的靈魂。

  >架構:圖安與彌亞相見的那一天,她的朋友成爲了魔偶

  >架構:逃避著友人的圖安,在廢棄的公園裏遇見了彌亞

  >架構:圖安對彌亞一見锺情

  >架構:但是,彌亞看上去很喜歡魔偶的樣子

  >架構:所以,爲了讓彌亞注意到自己,圖安想要成爲魔偶師

  ……

  >架構:彌亞患上了脊髓灰質炎

  >架構:彌亞死後無法成爲魔偶

  >架構:彌亞想要知道是否存在靈魂

  >架構:彌亞想要陪伴著圖安

  ……

  >架構:彌亞說,把我做成魔偶吧,圖安

  >架構:雖然很悲傷,彌亞還是成爲了魔偶

  >架構:彌亞的魔偶陪伴著圖安

  ……

  >架構:圖安知道了真相

  >架構:圖安很悲傷

  >架構:圖安很寂寞

  >架構:圖安感覺自己距離彌亞很遙遠

  >架構:圖安想要變得和彌亞一樣

  >架構:圖安要來了

  >架構:圖安,喜歡彌亞

  ……

  靈素的語言被注入完畢,紅發少女的雙眸,無神的凝望著面前金屬色的魔偶
少女。

  >檢驗:手指關節的屈伸運動。

  >檢驗:脖頸關節的左右活動。

  >檢驗:肢端肌肉束的抽搐反應。

  >檢驗……

  ……

  並沒有聲音發出,但是靈素編織的語言環繞著少女們。仿佛就像是在用靈魂
互相交流著一般。

  肉體結晶化的針劑被注入,鮮活的肉體,灼熱的血液,溫暖的體溫,身爲人
類的一切都在飛快的褪色,最後連那頭如同燃燒得火焰一般飛揚的長發都被浸染
成了剔透的結晶。

  圖安,一起洗澡咯?

  仿佛聽見了友人的輕語,晶體的少女依偎在金屬色的魔偶身畔。

  雖然,那只是靈素編寫出來的語言。

  但是,沒問題的,圖安和彌亞,要永遠在一起。

  少女的裸體在碳晶的水池中嬉戲著,將彼此染上純淨的金屬光澤。香舌交纏
著侵蝕著彼此的軀體。圖安占有了彌亞,彌亞占有了圖安,金屬的顔色染上了聲
旁的一切。至拂曉,她們相互擁抱著,交纏著,愛撫著,兩個魔像手拉手坐在一
起……

  >指令:彌亞愛著圖安,永不分離

  >指令:圖安愛著彌亞,永不分離

               第五章:尾聲

  彌亞和圖安的故事,就到此結束了。

  人類的王國已經毀滅了千年,現在是精靈的世界。

  雖然這麽說,但是王的強制婚配法令讓本來就盛行百合之愛的很多精靈無法
忍受。

  姐姐也是一樣的吧,才帶著我逃到了這座昔日人類城市的深處。

  然後,在這裏,我們看到了一間奇怪的店鋪。

  雖然事隔千年,但是在美麗魔偶們的維護下,它依然運作著。

  店鋪的主人,是一對美麗的魔偶,她們的名字是彌亞和圖安。

  在看完了她們的故事之後,我心中的恐懼慢慢緩解掉了。她們也是相愛的戀
人啊。就像是自己和姐姐一樣……

  就在我糾結著自己要怎麽開口的時候,姐姐突然發出了聲音。

  「呐,我想成爲彌亞……」

  真是太狡猾了,居然這樣子就說出來了。那麽,人家,人家也……

  「我想成爲……」

                 <完>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久co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