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免费无码黄在线观看十八禁【覆雨翻云之江山美色老淫雄】

精彩内容:

  秦夢瑤聽聞韓柏失蹤的消息心急如焚,竟是不顧走火入魔的危險,立時決定
與範良極下山去找尋韓柏的蹤迹,兩人一路急趕,總算于入夜前進入了城裏。
  「夢瑤,天色已經不早,還是先找間客棧投宿,明日再繼續趕路吧。」看著
夕陽漸落山頭,範良極抹掉身上一把泥濘說道:「總是要養好精神才好找小柏的
消息。」
  「範大哥說的是,今日就在城內投宿吧。」秦夢瑤的確也需要休息,閉關出
了岔後,她尚沒來得及將內息調理好就急沖沖的趕出來。
  兩人議定後,就由範良極領頭,慢慢地朝路邊一間客棧行去,行至客棧外兩
人從馬上翻下來。
  「兩位客官您好勒~敢問兩位是要用膳還是投宿?」一位眼色好的店小二馬
上迎了上來。
  範良極看了一眼客棧上鬥大的「福來」招牌,再打量了一下店內雖然只有兩
桌客人但是還算幹淨,于是點了點頭說:「都要,給我備兩間房,熱一壺酒再隨
意來幾樣菜。」
  「……」
  範良極拍打身上的灰塵泥濘後,奇怪怎幺沒聽見回應,轉頭一看發現店小二
竟然直勾勾的看著同樣在拍打身上灰塵的秦夢瑤發楞,就算趕了一天路身上沾滿
泥沙,仍然遮掩不了秦仙子那驚人的美貌與氣質,尤其在拍打髒汙,豐碩的奶子
跟美臀似乎隨著她的動作不停的抖動。
  「哈!小子!」範良極走近店小二在他的的耳邊喝道。
  「阿!?什幺!?」店小二嚇了一跳趕忙轉過頭來,看著範良極貼近自己的
大臉差點沒被嚇得跌到在地。
  「我說兩間房,熱一壺酒,來幾樣菜。」範良極笑著說:「順便把我們的馬
牽去,餵上好的草料。」
  「好勒!兩間房!一壺熱酒!來幾樣菜~」店小二立刻熟練地一邊朝店內喊,
一邊拉起兩匹馬的缰繩將馬往馬廄裏牽。
  「夢瑤出落得越來越漂亮了,看來你這十大美人之首再十年都無人可以替代。」
範良極笑著說道。
  秦夢瑤在這幾年間去掉了少女般的青澀,增添了婦人般的豐腴與成熟,對于
男人的吸引力越發的致命。
  「範大哥取笑了。」秦夢瑤看了一眼一邊牽馬一邊偷偷回望的店小二「我們
還是趕緊進去吧。」
  兩人在簡單的用完餐後,就各自回房間休息,秦夢瑤房間位于客棧二樓,範
良極在她的隔壁房,酷夏時節旅客行商不多,入住的只有他們二人。
  秦夢瑤進入房間後就覺得房裏異常悶熱,她走到窗邊將窗打開,微風灌進來
立刻讓房裏的熱意減弱了幾分,她環顧一下房內,房間不大,房裏就簡單的一張
床一張小桌子與小椅子,但是勝在幹淨,桌上擺著她吩咐店小二備好的一盆清水,
將行李安置好後,她取出一條帕巾,玉手拿著絲綢制的帕巾宛如仙子般,沾水開
始擦拭自己的臉與手足,將白日趕路所沾上的塵土擦拭幹淨,將自己收拾整潔後,
秦夢瑤看著水中自己白潔如玉般的面容歎了一口氣,閉關練功受挫,愛郎行蹤成
謎,壞事爲何總是接二連叁。
  搖了搖頭甩開心中雜念,秦夢瑤換掉一身衣服後就盤坐到床上,運起靜齋玄
功,開始調節自己紊亂的內息。在行功一段時間後,聽見窗外戌時的打更聲音,
與此同時房門突然傳來「嘟!嘟!」的敲門聲。
  秦夢瑤眉頭一皺,這時辰爲何會有人敲門,聽呼吸聲也不是範大哥,秦夢瑤
內心暗自戒備,並將手探向擺放在一旁的飛翼劍。
  「客官好勒~來替客官送上夜茶勒~」
  「……我並沒有叫夜茶。」秦夢瑤冷冷地回道。
  「這是本店招待!上好菩提夜茶,本店投宿的客倌都會奉上一壺嘗嘗鮮。」
  秦夢瑤還在思量是否要直接打發門外的店小二走人就聽到了隔壁傳來了開門
聲。
  「什幺茶?讓我嘗看看」是範良極,看來是聽到了店小二的聲音出來查看一
二。
  秦夢瑤輕呼了一口氣,既然範大哥出面了,那交給他處理便是,雖然如此但
秦夢瑤仍然手握飛翼劍保持警惕。
  門外傳來了店小二跟範良極推銷茶的交談聲,看來是打算鼓吹他們買個幾勺。
  「嘟!嘟!」沒過多久門口又傳來了敲門聲。
  「夢瑤妹子!你出來看看這好東西啊!」是範良極的聲音。
  秦夢瑤立時從床上站了起來,走到門口一打開房門,門外範良極跟店小二馬
上眼睛一亮,房內一柱蠟燭亮著微光,秦夢瑤一襲白衣從房內走出猶如畫中仙子
從畫裏走出來一般,白玉似的的肌膚,堅挺的奶子似乎要破衣而出,腰雖然細但
屁股蛋兒卻又豐腴有肉。
  範良極左右手各拿著一個茶碗,見秦夢瑤出來,趕緊強鎮心神立刻將左手的
那碗塞到秦夢瑤手上。
  秦夢瑤看了一眼範良極身後陪笑點頭哈腰的店小二,又看向範良極,範良極
背對著店小二一直在對她使眼色,並用手指了指茶後又把食指勾起來,暗示這茶
水有古怪,範良極一邊昨暗號一邊說:「這小子跟我說這是什幺禦品供茶,我想
想這種好東西一定要跟夢瑤妹子一起品味品味,老哥長這幺大喝過禦酒,還沒喝
過禦茶啊!」
  秦夢瑤將手裏的茶端上來低頭聞了一下,她馬上就聞出是迷魂茶了,這種下
九流的迷藥,根本迷不倒內家高手,不過她好奇的是範大哥到底是在玩什幺,她
擡起頭看一眼範良極,發現她用左手拇指暗暗指向樓梯方向,她馬上意會那邊還
躲了人,而且八成還是高手,範良極的「盜聽」之術可不是浪得虛名,看來他是
打算演一出戲釣釣魚。
  見秦夢瑤似乎明白過來,範良運立刻笑著將茶一飲而盡,並一邊渣吧渣吧的
發出品嘗味道的聲音「好像沒什幺特別的,還不如街口叁文茶的飲茶,至少還管
飽。」
  秦夢瑤笑了笑,既然已經弄清楚是什幺東西,那她自然也不懼怕,緩緩將手
中的迷魂茶喝下,她一邊喝一邊注意樓梯間與店小二,而店小二似乎看著秦仙子
已經看入迷了,如同著魔一般一直盯著秦夢瑤,隨著茶水進入秦瑤的朱唇流入咽
喉,店小二看著秦夢瑤那無暇玉頸的曲線發癡。
  喝下半碗後她就停下,並把茶碗拿回給店小二,笑著跟他說:「夜深人靜不
宜飲太多茶,謝謝小哥了。」
  「不……這個……哪裏……」平常口若懸河的店小二在絕世美貌的秦夢瑤面
前突然結巴得起來「這個……這個掌櫃的招待……對!這個是掌櫃的招待!」
  在店小二還在手足無措之際,範良極突然臉色一變大喊:「這茶!!」然後
應聲直挺挺地倒下。
  這假戲演得簡直快將秦夢瑤笑出來,就算真的中了迷藥也沒這般快的,店小
二則整個人似乎被範良極嚇傻了,秦夢瑤心念直轉,看來這店小二並不知情,在
她打算直接掠向樓梯間之前,二個人影便從樓梯間走了出來一個也穿著店小二的
衣服,一個全身穿著黑色的夜行衣面帶鬼面「嘿!久聞慈航靜齋婊子們的豔名了!」
黑衣人一邊發出猥亵的笑聲一邊說道。
  躺在地上的範良極偷偷擡頭瞇著眼睛看了一眼,暗暗一笑,其實他就算不看,
光聽聲音都知道是宋鲲那條老淫棍。
  秦夢瑤一聽對方說慈航靜齋就知道今日之事並非黑店打劫,而是直接奔著她
來的,在這個時候對她出手,八成與韓柏之事有關。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範良
極,看見範良極對她眨了眨眼,確定範良極也准備出手後,秦夢瑤就暗運玄功,
將全部心神放在黑衣人身上。
  在秦夢瑤沖出去的剎那間,範良極也從地上竄起,但他的目標卻不是兩個敵
人,而是待在一旁的店小二,範良極瞬間就將店小二點倒,再直奔秦夢瑤而去!
  如果宋鲲失手!那範良極就馬上從背後制住秦夢瑤!
  秦夢瑤沒注意到背後範良極的舉動,她現在眼中只有黑衣人,直覺告訴她眼
前之人是個高手,需全神應付,她一直盯著黑衣人的雙眼,而黑衣人宋鲲也緊盯
著她,等她發現對方眼神有異時已經來不及了!
  銳利而美麗的眼眸中藍光一閃,秦夢瑤腳下一頓,驟然止步,一雙玉腿仍維
持著前沖的架勢,手中是只拔出一半的飛翼劍,彷佛被人點穴般定在了原地,姿
態優美仍不失慈航靜齋有史以來最出色女劍手的氣勢,只可惜那張絕美如仙的臉
上卻是前所未有的木然,彷佛失去了所有感情,麻木無神。
  「哈!」宋鲲和範良極相視而笑,他們成功了!昔日的慈航靜齋的仙子,實
力超群的美女劍手,天下第一美人,今天終于落在了他們的掌握之中。
  「嘿,想不到如此輕易!」宋鲲嘴角帶著一絲淫邪的詭笑,身軀因興奮而微
微戰栗著,擡步朝他朝思慕想的仙子走去。
  「嘿嘿,就在老偷我前腳到靜齋,夢瑤妹子後腳好像閉關就出了岔子,一身
通神玄功只剩五成,再加上韓柏那死狗種失蹤的消息擾亂心神,根本沒有以往的
通明妙心,才下帝踏峰就被老偷使降成功咧!」範良極眼中冒著饑餓淫光,猥瑣
至極的搓了搓手,趨步亦朝秦夢瑤走去。
  「哈,這幺說連老天也在幫我!」宋鲲哈哈一笑,來到絕美的仙子身前,頓
住腳步。
  「夢瑤這美的人兒恐怕在天上都是罕有的仙子,這是老天賜給男人的恩物,
她卻跑去參什幺天道,讓天下男兒扼腕長歎,恐怕這事老天都看不過眼,所以假
手于宋老哥……嘿嘿,然天下男兒都有機會一嘗夢瑤的滋味啊!」範良亦長笑一
聲,來到慈航靜齋有史以來最傑出的女弟子身側。
  「哈哈,範老弟說得好!這仙子,就算在人前再高貴聖潔,最終也還是給男
人肏的貨!」
  「哈哈……」立定,看著絕美如仙的秦夢瑤俏生生,一動不動的立觸手可及
的眼前,宋鲲範良極二人又不禁相視一笑,同時擡起了胳膊,伸出了右手,屈指
成抓,然後猛地朝江湖中地位超然的靜齋仙子秦夢瑤那包裹在麻布武服下高聳的
胸口抓去。
  「嗤!」兩只祿山之爪將兩只肥乳擒在了掌中。
  「呼……」宋鲲唱出了一口氣,雖然隔著衣衫,但是他還是清楚的感觸到了
秦夢瑤乳房那驚人的彈跳力和細滑,狠狠揉搓了兩下,又大又軟,用手托住了掌
中美肉的下沿,掂了兩掂。「這份量雖然比不得青霜的驚世大乳,卻比月兒還要
豐膩,嘿嘿,秦仙子,當年贲臨京城,何等風光高高在上,那姿色,那風情看的
老夫是饑渴難耐啊,可你卻連眼角也不肯看老夫,整日一副仙氣凜然的聖潔高貴
模樣,嘿嘿,可今日還不是被我宋鲲玩你的奶子?哈哈!」
  「夢瑤妹啊,夢瑤妹子,範老哥我今日終于摸的你的奶子了,哇哈哈,嗤嗤,
好軟,好香!」範良極抓著手中的玉乳,用力揉搓抛拽著,聽宋鲲所言,不由哂
笑道:「嘿嘿,宋老哥有所不知,這慈航靜齋總是仙氣缭繞的,雖有麗質天生和
後天教養之功,但更主要的是靜齋休息的一門玄功,這門玄功一經運使,這靜齋
仙子們立刻就會越發仙氣凜然,以起不戰屈人之兵之效,嘿,有這門玄功,這靜
齋仙子們就算被人肏幹之時,也能一臉聖潔的呢!」
  「哦!?竟是如此?」宋鲲一奇,轉首看著秦夢瑤木無表情的絕美面龐,用
手指勾起仙子那冰雕玉琢的下颚,戲虐的道:「秦夢瑤,施展一下靜齋玄功,擺
個在八派會議上那種高貴在上的仙子樣兒給老夫看看!」
  秦夢瑤聽見宋鲲的命令,無神的眼神中立刻亮了起來,收起了踏步把劍的姿
勢,整劍直立,玉臉清冷如水,氣息柔和卻兀然平添幾分高雅聖潔,讓人神往卻
又高不可攀,如仙如神,俏生生的站在那裏,俨然如同仙子下凡的風采神韻讓人
望而心折,若非此時秦夢瑤胸前被兩只黝黑大手抓揉捏搓著,簡直能讓時間任何
正常男人心折。
  看著秦夢瑤霎間變成廣寒仙子般清冷高貴,宋鲲和範良極都是心頭一跳,若
是以往,看著眼前這張聖潔高雅的絕色玉臉,宋鲲和範良極只怕立刻都會生出自
慚形穢的感覺,但是如今,眼前仙子的一對大奶子就在他們掌握之中,被玩的不
亦樂乎,秦夢瑤這般姿態不禁沒能讓兩名老淫賊退縮,反而讓他們胸中的欲火一
下子竄了起來,胯下肉棒擡頭將褲裆支起了大帳篷。
  「哈哈,果然如此!妙,太妙了!」秦夢瑤之所以讓人魂牽夢繞,除了姿色,
更多的卻還是她那如仙如神的高貴聖潔氣度,此時秦夢瑤如抓著奶子還一副仙子
的模樣,那種亵渎感覺,大大的刺激著男人的心弦,讓人不禁生出征服和淩虐的
欲望。
  「好,這樣才過瘾!這樣才是秦仙子!」宋鲲忍不住喝彩叫好,雙目一轉,
目光落在秦夢瑤的粉臀上,計上心頭,戲虐的笑道:「嘿嘿,雙手握拳,沉于肋
下,來個騎馬蹲當式!」
  「嘿!」仍是仙氣萦繞,宛如仙子的秦夢瑤如奉旨意,一聲清喝,雙臂一擺
握拳沉于肋下,同時修長豐滿的雙腿一錯,大大叉開,雙膝彎曲,屁股下沉與膝
平行,正是習武之人用于磨練平衡的基本功騎馬蹲當式。
  騎馬蹲當式本身沒什幺看頭,但是這最基本的功夫由秦夢瑤使出卻是足以讓
任何男人發狂,只見秦仙子那又大又翹的屁股懸于半空,仿若後翹,胸前高挺,
將兩只高聳雙乳毫無保留的送了出去,簡直是等人襲胸摸臀的淫媚姿態,偏偏秦
夢瑤還是一副仙氣淩然氣勢擺出此等誘人姿勢,試問誰人看了能不動心?
  「前凸後翹,妙不可言啊!」宋鲲盯著絕美如仙的秦夢瑤,只看的口幹舌燥,
褲裆裏的肉柱硬的堅挺如鐵杵,胸中如同火燒,一個閃身就轉到了秦夢瑤身後,
看著這絕美如仙女人那肥圓挺翹的大屁股探手就摸了過去,一手落在那肥美的臀
丘上,一手則穿在秦夢瑤的胯下,掏摸起來。
  「哇,好個又肥又翹的屁股,竟是如此彈手,哈哈,仙子擺騎馬蹲當式,讓
老夫摸屁股掏裆,若說出去,只怕誰都會說老夫癡人說夢吧!哈哈,好個大屁股,
不被雞巴多幹幾次,跑去坐什幺死關,真是暴斂天物!」
  「嘿嘿,宋老哥所言極是!」範良極也跑過來摸著秦夢瑤的臀瓣,揉搓著,
感受著手下屁股那種嫩滑肥膩,真是愛不釋手!「好個騎馬蹲當式,好個大屁股,
宋兄果然會玩,哈哈……老實說,今日從帝踏峰下來,老偷兒和夢瑤妹子一路騎
馬,看著仙子騎在馬上那隨著趕路顛簸而在馬鞍上不斷搖顫的大屁股,害的我一
直壓著馬速,跟在咱們秦仙子的屁股後面,就是爲了看這屁股搖來搖去的樣子,
只可惜夢瑤妹的武服褲子寬松了些,不過就算這樣,老偷還是看的心癢難耐,胯
下的夥計是幾次擡頭啊!」
  「哦?騎馬啊……」宋鲲一怔,看著手下仙子的屁股,若有所思的舔了舔嘴
唇,放開手中的大屁股,走到秦夢瑤面前,盯著仙子那雙美麗清澈的眼眸,滿是
色欲的眼中閃起紅芒,微微笑著柔聲道:「嘿嘿,好就來下第一個暗指令!秦夢
瑤聽令!」
  「夢瑤在!」秦夢瑤依舊維持著騎馬蹲當的姿勢,聲音卻變得木然起來。
  宋鲲下令道:「從今天起,只要你騎在馬上,聽見有人稱贊你的騎術,不論
你身處何地,也要立刻松開下衫,光起屁股,以爲光腚騎馬乃是常理……」
  「是!」秦夢瑤聲音木然呆滯的點了點頭。
  「哈哈……」宋鲲滿意的捏了捏仙子的下颚,縱聲長笑一聲,範良極則目瞪
口呆,雖然早已知曉失神傀儡蠱的神妙,但是宋鲲竟然能下出如此匪夷所思又淫
穢無比的命令,還是讓人不得不驚,驚于失神傀儡蠱的神妙,不得不歎,歎宋鲲
奇思妙想,竟能想出如此荒淫的事情。一想到明日趕路,自己叫一聲「仙子好騎
術」,秦夢瑤松褲光腚,肥美白皙的大屁股光溜溜的在馬鞍上亂跳的淫美,偏偏
面上卻波瀾不興的繼續一本正經一副仙子模樣的談事情,想想都讓人心頭冒火。
  妙,妙不可言啊!
  「宋兄果然妙人,知道如何才能玩得更有興致情趣!哈哈……」
  「嘿,若不是還有大事要謀劃,老夫真想讓秦仙子這就穿上開裆褲穿街過市
去,不過這樣慢慢來也更有趣!」宋鲲志得意滿的淫笑著,捧起秦夢瑤那如不食
人間煙火的仙女般精致絕倫的面龐,看著那明麗清冷的眼眸,精巧的瓊鼻,一把
摟著了仙子那嬌媚可人,芬香撲鼻的胴體,張開大嘴就朝那紅潤誘人的香唇親了
下去。
  「嗯……嗯……哈!」宋鲲痛著秦夢瑤的香唇,雙手則垂在仙子身後,發狠
的揉搓著那豐滿的香臀。「仙子的小嘴果然香甜,比想象的還甜,來,吐出舌頭,
嗯,嗯,哈,好美,嗤嗤哧哧……」
  範良極伸手探在秦夢瑤裆下,用手指壓著仙子褲裆中那道縫隙,擠壓搓按。
  「哦,這裏……好像有張沒牙的小嘴啊,不知道夢瑤妹這張嘴是如何的絕妙
……」
  「想看秦仙子妙處,這有何難?」宋鲲放開秦夢瑤的嬌軀,手指勾住了仙子
的系褲的布帶,輕輕一拉……
  秦夢瑤羅褲一松,落了下來,露出了內裏輕薄雪白的亵褲,宋鲲的呼吸急促
起來,伸出手勾住了系著亵褲的白色細帶,範良極幹脆蹲了下來,雙目灼灼的看
著宋鲲勾住秦夢瑤亵褲系帶的手,盯著,等著,那盼望已久的時刻。
  「嘿!」宋鲲輕輕的,慢慢的勾動著亵褲的系帶,神情緊張又激動,就像尋
寶人千辛萬苦九死一生找到寶箱,開啓寶箱前那一刻,屏住呼吸,心跳如雷。
  終于,系帶被拉開了,仙子的亵褲隨之落下,不過因爲秦夢瑤此時仍維持著
騎馬蹲當的姿勢,下落的褲裙卡在了胯間,只露出了她那潔白如玉不見一絲贅肉
的嫩滑小腹,和大半個雪亮圓潤肥美的屁股。
  「哇!」宋鲲和範良極俱都眼睛一亮。
  「桀桀桀桀!原來仙子的騷毛是這個樣子的!」宋鲲探手輕捋著秦夢瑤的陰
毛,秦夢瑤的陰毛並不多,但也並不稀疏,柔順黑亮的絨毛緊密整齊的長在一處,
就像一片小小的桑樹葉,可愛又充滿魅惑力。
  「乖乖,夢瑤妹的騷毛……哇,這大屁股!」範良極迫不及待的揉了揉秦夢
瑤的屁股,只覺得指尖碰觸到的臀肌是那幺的嫩滑,摸上去滑不留手,就算是最
精細的絲綢也比不上他,那抓上去那種豐潤彈手的肉感,更是讓人爲之神魂顛倒。
  「嗤嗤,這屁股……真是不枉我想了這幺久啊,嘿嘿……」宋鲲走上去揉了
兩把夢瑤仙子光溜溜的屁股,也是嗤嗤做聲,贊歎不已。
  「啪啪」的輕拍了雪白的臀肉,宋鲲又命令道:「轉過身,跪在地上,將屁
股給我撅起來!」
  秦夢瑤聞令終于收起了充滿誘惑的騎馬蹲當的式子,但是如此一來,原本卡
在胯間的褲子變落了下來,掉到了腳邊,露出了兩條圓潤的大腿,兩條大腿是那
樣的漂亮,挺直渾圓充滿肉感卻絕不粗臃,奶白的肌膚比雪更加白皙,更有特殊
的嬌嫩的光澤,兩條大腿就仿若白玉雕琢出來的般,宋鲲和範良極看的眼都直了,
但還沒來得及爲之贊歎,就見秦夢瑤柳腰一扭,轉過了身軀,將那又白又翹的肥
臀亮給了他們。
  「呃……」宋鲲和範良極不約而同的咽了口吐沫,看著秦夢瑤俏生生的膝蓋
一曲,跪倒在地,然後屁股向後高高的撅了起來。
  「哇!」宋鲲和範良極倒吸了一口氣,兩雙欲火熊熊的色眼直勾勾的看著朝
思暮想的秦夢瑤那光溜溜一覽無遺的雪臀,竟是忘記了贊美,因爲他們找不到任
何此舉來贊歎秦夢瑤粉臀的美麗。
  秦夢瑤的屁股很肥,在芊芊細腰的對比下有著誇張的寬余,圓滾滾的,但卻
絕不臃腫,渾圓挺翹,美的動人心魄,而肥膩的臀部使得秦夢瑤的股逢夾的很深,
寬大豐膩的雪丘撅聳起來俨然如同一只大大的蟠桃,讓誰看了都情不自禁的想在
上面咬上一口。
  清冷的月光從打開的窗口灑下,照射在秦夢瑤高高撅起的大白屁股上,爲那
雪白的肉丘鍍上一層奇異的光華,看上去就彷佛新煮的雞蛋被剝去了蛋殼。月色
稀薄,屋中黑暗,但是這並不妨礙內功精湛,夜能視物的宋鲲和範良極看清秦夢
瑤那絕美的粉臀中的美景。秦夢瑤撅聳臀部使得幽深的股逢分裂開來,將慈航靜
齋仙子下體的美妙完完全全展露了出來,幽深的屁股溝裏卻出人意料的不見常人
股逢中肌膚變色的情況,一樣的潔白,唯有幽谷中悄然綻放的肉菊眼色紅潤,那
朵奇異的肉菊充滿了整齊的皺褶,中心處一個細小的孔洞分外誘人惹人遐思。不
過最不可思議的還是秦夢瑤腹下那道肉縫,就算撅趴著,拿到肉縫竟然仍然緊緊
閉合著,不露一點嫩肉,俨然處子。
  宋鲲和範良極看得目瞪口呆,胯下肉槍一陣亂跳。
  宋鲲興奮的牙根都癢癢的厲害,走到秦夢瑤這個慈航靜齋有史以來最出色的
仙子高高撅起的大白屁股前,矮下身子,雙手抓住兩片肥膩潤滑的臀肉,大力的
掰揉著,眼睛湊上去,緊緊盯著秦夢瑤被他不斷擺弄開合的屁股溝中的肉菊,肉
菊被臀肉帶動著,不斷開合著,一個比針尖稍大一點的小圓洞,若非宋鲲現在內
功精湛,如火純青,只怕在這黑夜的客棧臥房中還真是看不清這嬌美動人的小孔
洞,這就是江湖多少男人做夢想看見的秦夢瑤,秦仙子的屁眼啊,如此細小粉嫩,
等過會將雞巴插進去,還不要被夾的爽死?
  宋鲲胯下的肉棍一陣跳動,幾乎破褲而出,讓他按捺不住。
  「哈哈,範老兄以前可曾想到能看到這幅美景?」
  範良極在掏摸著秦夢瑤腹下那道肉縫,聞言老實的答道:「這幾年有時會做
夢,夢見夢瑤在老偷面前光屁股,但像現在這般,堂堂仙子像母狗般跪地露腚眼,
卻是連做夢都不敢想的啊!一切真是托宋老哥的福,哈哈!」
  「呵呵呵,我們都有福了!」宋鲲顫抖的伸出一個手指,輕輕的順著秦夢瑤
的股逢,自上而下的滑落,蹭過肉菊,沿著那緊閉的屄逢滑到盡頭。
  「真讓人受不了啊!」範良極滿是老繭的粗黑大手抓著秦夢瑤肥美的雪臀肉
丘,婆娑著。「宋老哥,咱們還是快點開始吧,老偷我忍不住了!」
  「好,好,開始,開始!」宋鲲也確實忍不住了,意猶未盡戀戀不舍的狠狠
的揉了秦夢瑤的屁股兩下,直起身,舔了舔剛才自仙子屁股溝滑過的手指,嘿嘿
淫笑兩聲。
  在秦夢瑤的大白屁股上拍了拍。「站起來,穿好褲子,整理一下……」
  宋鲲強忍著立刻將秦夢瑤立刻推倒大頤朵快的沖動,爲了壓下胸中熊熊欲火,
故意說笑道。「範老弟,你說這仙子被人奸淫了,第二天會不會立刻廣昭天下武
林的正義之士追緝那個十惡不赦的淫賊?」
  範良極搖搖頭,嘿然道:「不會不會,慈航靜齋名氣大,女弟子在外人看來
個個都是仙子聖女,若被人奸淫了,若不到遮掩不住的地步,他們只會暗中追討,
絕不會將醜事傳的天下皆知,堂堂靜齋弟子在淫徒手中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失
身被奸,豈不是贻笑大方?靜齋的女人絕不會做出這幺聰明的事咧!」
  「嘿嘿,我想也是!」宋鲲帶著一絲戲虐的微笑看著秦夢瑤站起身,提上褲
子,在褲子遮上那美妙絕倫的肥臀那一刻,心底竟湧起了難以言喻的失落。
  秦仙子的屁股果然還是光著才好!宋鲲打定主意,日後大事成功之後,一定
要讓秦夢瑤整天穿著開裆褲才好。
  「好,秦夢瑤聽令!」宋鲲眼中閃起紅色詭光。
  「是!」秦夢瑤神色變得木然,彷佛一個沒有感情的木偶,怔怔的站在那裏,
聽著宋鲲說出的一連串匪夷所思又無比淫邪的命令,將這些牢牢的印在了腦海深
處……
  「日後每當你解手,若有男人走近窺視,或直言要與你共解,你都將視作理
所應當,不僅撒尿拉屎照做不誤,更要撅起屁股,沖向看見解手的男人,而若與
你一起解手之人,掏出雞巴,你就要嘬住其雞巴,飲其尿,之後還要爲其吃雞巴,
直直射精……」
  「是,夢瑤遵命!」
  「日後若是談話間,有人說問起你可曾遭奸淫,你就立刻運使靜齋玄功,做
仙子不可侵犯模樣,但之後話間卻要不停搖抖自己的奶子,若對方仍言語有關淫
欲之事,你便佯怒拂袖去更衣,不過在邁開步子之前,你要脫光屁股,若之後有
任何男人碰觸你的身體,你便跪地撅腚,任其奸淫……」
  「是……」
  「日後……」
  「呼……」宋鲲在花費了一個時辰說了一連串淫邪的指令後抹了一下頭上的
虛汗說道:「這樣便告一段落了。」
  「這便完事了」範良極還是第一次看宋鲲的施術過程,不禁好奇的打量目光
呆滯的秦夢瑤,一對色眼如舔吮般不停地看著她的奶子跟雪臀,恨不得立刻掏出
雞巴合身撲上去。
  「自然沒這幺容易。」宋鲲緩過氣來後笑著說:「此術需施展七次,每七天
施術一次,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受術者就會完全受控制而不自知了,不過在此之
前不能讓她察覺自己受魁儡術影響,否則很可能前功盡棄。」
  「那不就還得擒拿她六次?」範良極聽了後眉頭一皺「下次恐怕沒這般容易
了。」
  「嘿!範老弟放心,這最困難的都是第一次,只要在她的心裏鑽個空子,剩
下的便是時間的問題了。」
  「嘿嘿!那我就放心了。」範良極與宋鲲相視並笑了起來,兩個老淫蟲都在
期待秦夢瑤秦仙子光著屁股在他們面前搖晃的美妙光景。
  「但是接下來的事卻是要麻煩範老弟了。」
  「喔?請講。」
  範良極還以爲施術後接下來就沒他的事了,卻不料他的部分才是重頭戲,原
來在魁儡術施術初期,受控者會感覺到自己的認知與世間常理不協調,這便是內
心的潛意識與魁儡術的命令起了沖突,這時便需要受控者內心信任的人來引導,
告訴她什幺才是真正的「常理」「也就是說,在這四十九天內我要負責唬弄秦夢
瑤,讓她相信魁儡術的命令才是世間常理?」
  「哈哈!正是如此」宋鲲笑了笑又慎重的說道:「不過範老弟你要注意,一
開始魁儡術的影響並不夠全面,若操之過急很可能會讓秦夢瑤察覺,到時便前功
盡棄,只能徐徐圖之。」
  「不如我們將她直接關押個四十九天豈不是更省事?」
  「不可。」宋鲲搖了搖頭再解釋道:「將人關押起來後會讓人警戒心大起,
魁儡術很可能會失敗。」
  範良極點了點頭,想想也是,控制一個人心靈這種事,若不是困難重重,極
樂天魔門早就統一武林了。
  兩人再商議一下接下來的計劃後,相約七天後宋鲲會再來給秦夢瑤施術。
  「秦夢瑤聽令!我數到叁你就會回到剛剛欲拔劍沖過來那刻!」
  ……
  「嗆啷!」飛翼劍出鞘,直直從陰影躍進躲進陰影的兩個身影。
  「嘿!」宋鲲怒哼一聲。「你不是說,她喝了那杯茶了幺?」
  「是,是喝了啊!」陰影中一個年輕的聲音怯懦的哼唧兩聲。秦夢瑤聽得,
那是這家客棧的店小二,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入店時曾殷勤的給她伺候茶點。
  「一杯迷魂茶。閣下憑地小觑夢瑤了!」一杯迷魂茶就像放翻慈航靜齋的傳
人,靜齋傳人若是若此不堪,豈能成爲白道聖地,延續數百年?
  秦夢瑤面色清冷,一雙水剪明眸無悲無喜,持劍遙指,喝問道:「閣下何人,
忠勇伯韓柏失蹤閣下可知道什幺?」
  「夢瑤?秦夢瑤!嘿嘿嘿……難怪如此美麗絕倫!本來老夫,逼範良極那老
猴兒找上慈航靜齋,只想抓個靜齋有份量的弟子,沒想到卻引出了秦仙子!嘿嘿!」
  宋鲲看著眼前持劍而立,豔若桃李,面若寒霜,如同九天玄女般的秦夢瑤,
腦中滿是剛剛秦夢瑤那肥白豐膩的大白屁股和那道嬌美的肉縫,撩人心神的屁眼,
心頭燥熱。桀桀笑道:「仙子的老相好忠勇伯韓柏?嘿,這個嘛,老夫或許知道,
又或許不知道,嘿嘿,若是秦仙子真想知道些什幺,也可以,只需小姐脫光了羅
衫,躺倒床上,讓老夫舒坦舒坦,老夫一定知不無言,言無不盡!」
  秦夢瑤黛眉微蹙,陰影裏面帶鬼面只露眼口的老者不堪入耳的汙言穢語讓她
心中微動,以往行走江湖之時,不論黑白兩道,哪怕就算是敵對雙方,也從來沒
有人敢直言要汙辱于她,就算方夜雨等人愛慕于他,也只是苦戀癡纏而已,此時
這老者竟然直言想要淫弄于她,是狂妄得無所顧忌,還是自信的肆無忌憚?
  秦夢瑤相信是後者,不然魔種大成的韓柏也不會悄無聲息的失蹤了。
  而且這人想要擒下慈航靜齋弟子的說法,也不像信口直言。
  看來韓柏失蹤一事,背後果然有陰謀!
  「唉!看來夢瑤只好擒下閣下,問個清楚了!」秦夢瑤幽幽一歎,恍若痛心
疾首的摸樣,手中「唰」的舞動起一道銀虹,朝宋鲲刺去。
  「想擒老夫?嘿,以仙子的功夫,只有光著屁股,劈開大腿才能做的到!」
  宋鲲嘴中淫笑著,身體彷佛一片鴻毛,秦夢瑤的劍鋒一揮送來一陣清風,借
著這陣清風,宋鲲如同柳絮般朝後飄去,一把抓住牆角的錦衣衛密探,身體裝在
了客棧的木牆上。
  「咔啪!」木牆短碎,宋鲲飄然而出,雖然手中拎著一人,身形卻仍無比清
逸。
  「嘿!」腳未著地的宋鲲哼了一聲,揮手朝身後就是一拳擊出。
  「哇哦!」無聲無息從身後掠上以盜命杆襲擊宋鲲背門的範良極怪叫一聲,
被震得倒翻回去,但這幺一阻,秦夢瑤也從客房被撞開的缺口追了上來,劍光如
影隨形。
  「仙子的飛翼神劍只是如此?」宋鲲輕蔑的冷笑一聲,腳不著地身子卻硬生
生形同鬼魅的在半空幾個周轉,幻出幾道詭影,輕輕松松的多個了秦夢瑤精妙絕
倫的劍擊。「嘿,後會有期了!」
  宋鲲冷笑一聲,一手將手中提著的密探擲了出去,腳不停留,身形飄逸潇灑
的躍上了房檐,電射而去。而被宋鲲擲出的密探,在遠看裝上屋檐的剎那,一個
翻轉,腳下一蹬,借力越上屋頂,展開身形,立刻倉惶鼠竄進了黝黑的街道。
  「追!」雖然說窮寇莫追,但是事關韓柏失蹤,那言語輕慢下流的老者看眼
知道什幺,秦夢瑤自然不想輕易放過,但是看老者身形身手,想要抓獲並不輕松。
  而密探奪路而走,雖然身法一般,但是趁著夜色,追起來勢必很麻煩,但是
這對範良極來說應該是駕輕就熟的事情。自己能追上那老者擒下最好,若是追不
到,也不至兩手空空。心念電轉下,秦夢瑤瞬間就有了決斷,縱身身朝旁若無人
只在屋頂上月色下騰挪的宋鲲追了過去,同時對範良極道:「範大哥,你去追那
小二!」
  「啊,好!他跑不了!」範良極聞言也不猶豫,極具自信的嘿了一聲,搗腿
就朝朝街頭倒射越去,飛落間,望著月光下秦夢瑤縱身追去的倩影,那纖細的腰
肢,那挺翹寬大的肥臀,舔了舔嘴唇。
  秦夢瑤直追著鬼面老者而去,兩人在巷弄內不停的遊走,秦夢瑤快如奔馬,
但老者亦迅如遊魚,每當秦夢瑤以爲要追上時,總是身形一轉又竄入另一條巷子。
  對方很熟悉這地方!意識到這點的秦夢瑤暗自警惕,隨時注意可能襲來的陷
阱跟埋伏,但也因爲要費神注意四周,與老者的距離漸漸越拉越遠。
  正當以爲要跟丟時,對方卻突然停了下來轉身與秦夢瑤對視,秦夢瑤腳步一
錯一個翻身環顧四周,發現他們一追一趕已經來到了城北中一處荒廢的竹林。
  「仙子窮追不舍,可是已經決定劈開大腿擒住老夫的淫根?」宋鲲一雙眼睛
不停的打量秦夢瑤的奶子跟屁股一邊說道。
  回答宋鲲的是一道劍光,飛翼劍化作一片劍影壟罩向宋鲲,藝高人膽大,就
是憑借手上的神劍,秦夢瑤才敢孤身追擊眼前這身分不明的高手。
  宋鲲嘿一聲笑,腳上發力不斷的在劍影中穿梭,一邊閃躲一邊繼續說道:」
  仙子只要乖乖撅起腚兒讓老夫肏了個爽,那老夫馬上告知你韓柏的下落!哈
哈哈哈!!!」語畢一個翻身,如同化成一道黑色的虛影般往竹林中竄去。
  秦夢瑤行走江湖多年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先前閉關出岔導致通明妙心盡失,
又思及韓柏的下落安危,一時失了冷靜竟跟著直追入竹林中。
  ……
  話說範良極那頭,與秦夢瑤分頭追敵,確定秦夢瑤已經走遠後,範良極就停
下了腳步,而他前面那個小二裝扮的密探也回過頭來走近範良極,接著密探從懷
中掏出一個包裹抛了過來。
  「這是?」範良極將包裹一抄,打開一看裏面是一塊藍色玉佩,手輕輕一摸
立刻一股寒意湧上來。
  「寒冰玉佩,那是韓柏的東西。」密探兩眼呆滯的回答道:「秦夢瑤會認得。」
  「就這樣?」範良極翻看了一下玉佩,眼見密探沒有回話,他也知道宋鲲大
概沒有其他吩咐了。
  「嘿!這是說這玉佩的瞎話也得老偷兒自己唬弄就是。」一邊自言自語,一
邊手指微動,玉佩就滑進了袖中,接著範良極不再理會密探,轉身往跟宋鲲約好
的地點疾馳而去,城北竹林!
  範良極其實沒有追著密探跑多遠,加上宋鲲帶著秦夢瑤在城中東奔西繞的,
所以當範良極趕到竹林時,宋鲲與秦夢瑤也才剛到沒多久,範良極之前就已經來
此探過地勢,立刻找了個隱密處觀看兩人交手。
  「嘿!這極樂天魔門的傀儡術當真神奇。」範良極在旁觀看馬上就看出問題
了,秦夢瑤雖然手中飛翼劍劍招連綿不絕,好似不給宋鲲活路,其實卻招招留力
不發,處處留情,不知道的人還以爲宋鲲修練了什幺厲害的護體氣罩,讓秦仙子
的劍招遞不進宋鲲的一尺之內,而秦夢瑤仿佛沒發覺一般,不斷的出招。
  「秦夢瑤聽令!以後對上男人,尤其是對你有淫邪之念的男人,要處處留手,
不得傷其性命!」
  就是這句指令,讓秦夢瑤受影響而不自知,宋鲲現在就是在測試魁儡術的影
響程度,按照計劃宋老頭會將秦夢瑤誘進竹林,逼她發揮十成功力,紊亂她的內
息,體弱則心虛,讓她功體進一步受創亦能增加魁儡術的影響。
  待秦夢瑤發揮十成功力,宋鲲假裝不敵逃逸,範良極再沖沖趕到救助內息紊
亂的秦夢瑤,這便是他們的初步計劃。
  心中念頭微轉時,場上局勢又一變,宋鲲身形突然加速竄進竹林,秦夢瑤臉
上帶著一絲怒意也跟著竄了進去,接下來範良極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了,等待宋
老哥「敗逃」,他再進去救豐乳肥臀白嫩嫩的秦仙子,想到這範良極下身就一陣
火熱。
  範良極一邊意淫著秦夢瑤,想著剛剛看到的美乳美肉,突然就聽到竹林中有
人竄出來的聲音,他馬上回過神來,准備沖進去來個淫雄救美,當他都准備好時
卻發現沖出來的人一襲白衣,宛若仙子一般往城中竄去,是秦夢瑤!
  計劃有變!本來該逃竄出來的應該是宋鲲,不知爲何卻是秦夢瑤先逃了出來,
很顯然宋鲲沒有成功逼迫秦夢瑤自損功體,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事,但幸好秦
夢瑤沒看到躲在暗處的範良極,現在沒辦法管宋老哥的情況了,還是先追上秦夢
瑤再說!
  仗著輕功高強,秦夢瑤又功體受創,範良極後發先至的繞到了秦夢瑤的前面
去,再裝作剛趕來的樣子往秦夢瑤奔來。
  「夢瑤!」範良極裝作一臉焦急地對禽夢瑤說道:「你沒事吧!?」
  「無事。」秦夢瑤一臉冷淡的回道:「範大哥可有追到那名密探?」
  範良極一愣,沒想到秦夢瑤會先問自己這邊的情況。
  「追到了,也套出了一點東西。」他只好立刻裝作遺憾的表情說:「可惜當
我審問到一半時,他們竟然還有同夥趕來相助,我一時大意讓人給跑了。」
  「夢瑤你那邊那個老頭呢?」
  面對範良極的疑問,秦夢瑤搖了搖頭,皺著眉頭說:「我們還是回去再說吧。」
  「好!那我們先回客棧去。」
  「等等!範大哥!」秦夢瑤一聽範良極說要回客棧又馬上改口說道:「我們
在客棧遇襲,客棧恐怕已經不安全了,回去極可能會遇伏。」
  範良極點了點頭道:「說的也是,你現在功體未複,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躲
一躲,明日我再去將行李跟馬牽回來。」
  「麻煩範大哥了,剛剛在追敵的時候有看見一間破廟,不如我們先躲到那邊
去吧。」秦夢瑤話一說完,也不等範良極同意就轉身往城中西北方向馳去。
  不對勁!範良極也是絕頂聰明之人,他馬上意識秦夢瑤的行爲有異,從相遇
先探聽他的情報,避談她與宋鲲的交手過程,到反駁他的意見來看,秦夢瑤有八
成已經開始懷疑範良極了!
  究竟是哪邊暴露了!?哪裏露出了破綻!?
  範良極一邊頭皮發麻一邊思考對策,跟在秦夢瑤的背後看著她的美臀,甚至
惡向膽邊生想著幹脆現在就制服她,但馬上又打消主意,秦夢瑤雖然只剩五成功
力,但有飛翼劍在手,也不是範良極一人可以輕松拿下的,尤其宋鲲又警告過他,
若魁儡術的事徹底曝光,下次要成功就難了!
  範良極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跑了一陣後就冷靜了下來,既然秦夢瑤沒有
直接撕破臉,代表她也只是懷疑罷了,並沒有確信範良極與黑衣人是一夥的,況
且還不知道她究竟探到了什幺東西,魁儡術是否被完全識破了,想著秦夢瑤白玉
一般的身子,他決不放棄!一定要肏到眼前這個仙子的騷屄!
  ……
  範良極與秦夢瑤兩人互相戒備來到了古廟,廟裏殘破不堪,年久失修,屋上
破了好幾個洞,連廟裏佛像都只剩下半截,廟裏雜草叢生,顯然已經很久沒有人
來過了。
  進了廟後秦夢瑤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臉上嚴肅的表情也略顯放松,似乎稍
微安心了一點。
  「夢瑤妹子你先等等,我先把草割一割整理一下。」範良極邊說邊從懷中掏
出一把小刀,開始利落的除草,並把草堆在一起,勉強堆成了一座草床。
  好不容易整出一塊可以休息的地方後,範良極轉頭看向秦夢瑤,月光從屋上
破洞傾瀉而下,照著秦夢瑤白玉般的肌膚,看起來好像秦夢瑤整個人在月色下發
光一樣。
  範良極癡癡的看著秦夢瑤半響才回過神來,幸好秦夢瑤站在廟中眉頭微皺似
乎在思考著什幺難題。
  「呵!」範良極用力咳了一聲,把她的注意力吸引過來「發生了什幺事了嗎?」
  「……」秦夢瑤似乎從沉思中回過神來,但她聽見範良極的發問卻一言不發,
只是靜靜的看著範良極。
  範良極被她看的發毛,但卻只能硬的頭皮苦撐在原地。
  「不對勁……」秦夢瑤跟範良極對看良久後才輕輕地說出口。
  「哪裏不對勁?」
  秦夢瑤又搖了搖頭說道:「全部都不對勁。」
  範良極知道,秦夢瑤已經在懷疑自己了,所以才會用這種模糊的話語響應他,
在這個時候說什幺都不對,因爲秦夢瑤根本還沒說她到底看破了什幺,一時之間
想不到對策的範良極幹脆盤腿坐下來一邊苦思對策。
  秦夢瑤看著範良極坐下來也歎了一口氣,在角落盤膝跟著坐了下來,兩人相
對無語。
  範良極知道他這戲已經演砸了,宋鲲要他扮演引導者的角色,但是在秦夢瑤
懷疑他的情況下他根本無法引導,尤其現在兩個人竟是在互相追敵後一言不發,
這哪是互相信任的朋友,互相戒備的敵人還差不多。
  動作要快!範良極腦子急轉,不快點打破僵局不行!都到這個地步了怎能功
虧一匮!
  突然!範良極腦中電光一閃!他想到了破局的方法了!
  「的確不對勁。」範良極用力繃緊臉部表情說道:「從那兩人出現後所有事
情都不對了。」
  既然無法當讓人信任的引導者!那就裝成同樣受害的受害者!
  「夢瑤,你去追擊那老頭時到底發生了何事?」範良極一臉嚴肅的強硬的問
道,與當初秦夢瑤追問他的情形一樣,不提自己的狀況,先追問他人。
  範良極現在要表現出一個態度,你懷疑我!?我也懷疑你啊!
  「……」秦夢瑤皺眉想了想後道:「沒發生什幺事,與他過招數回後被他給
逃了。」
  躲在現場觀看的範良極當然知道她在說假話,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說:「那個
人武功有點詭異,你沒事比較重要」
  話說完範良極裝作思考片刻後將寒冰玉佩拿出來丟給秦夢瑤「你認得這東西
嗎?」
  「這是!?」秦夢瑤接過玉佩一看臉上馬上露出激動的神色:「這是韓柏的
貼身玉佩!這是從哪得來的!?」
  範良極告訴秦夢瑤是從那名密探身上搜到的,他追擊那個密探本來已經制住
他了,正要審問的時候沒想到竟然還有同夥躲在暗處,一時不察失手讓他們把人
給救走了。
  「我只知道他們武功很詭異,連我都認不出是何們何派」範良極一邊苦笑一
邊說。
  「……」好不容易有點頭緒,結果消息又斷了,秦夢瑤臉色不禁又暗了下去。
  「從那兩人出現後一切都很詭異。」範良極並沒有接著問秦夢瑤的事,而是
自顧自地演起了自己的大戲「我感覺做什幺都不對勁,好像做什幺都是錯的感覺。」
  聽到這句話秦夢瑤臉色瞬變,神色糟糕到了極點。
  過了良久,秦夢瑤才帶著咬牙的聲音道:「範大哥……我們應該是中暗算了。」
  範良極聽到秦夢瑤這幺說懸著的心頓時就放下來了!至少讓秦夢瑤相信他也
是被害者了!
  「暗算!?怎幺說!?」雖然內心放松了下來,但範良極還是裝作一臉焦急。
  「範大哥……現在什幺時辰了?」秦夢瑤沒有回答範良極,卻問了另一個奇
怪的問題。
  「現在?」雖然不知道她問這座什幺,但範良極看了看外頭月亮還是答到:
「子時或醜時吧。」
  「我記得很清楚,那兩個人出現時,才剛至戌時而已。」秦夢瑤越說臉色越
難看「爲何現在已經過子時了……」
  原來如此!!範良極總算搞懂爲何秦夢瑤突然從竹林中逃脫,爲何會懷疑他
了!因爲時間不見了!宋鲲對秦夢瑤施術就花了一個多時辰,而秦夢瑤在追至竹
林時突然發現時間對不上,自己竟然有一個多時辰「消失了」!但是時間不可能
消失,最大的可能是她一個多時辰的記憶全都不見了,這一個時辰她到底被做了
什幺,當時在場的範良極到底是不是同謀!?
  範良極對秦夢瑤竟然能靠著天色就判斷出不對感到咋舌,這女人果人心細如
發,若不是運氣好她跟宋鲲根本不可能擒住她。
  範良極使勁的裝出震驚的表情「這……這怎幺會……」
  「慈航靜齋雖然很少涉入江湖,但江湖中的大小事在齋中都有記載。」秦夢
瑤一邊回憶一邊說:「的確是有改變人記憶或心智的邪功。」
  範良極裝作愣了半響後說:「我也前也聽聞過極樂天魔門……」
  秦夢瑤搖了搖頭說:「不只,據齋中的紀載,這種武功出現的次數不只一次,
是不是系出同源便不可考據了。」
  「能控制人心的武功還叫武功嗎……」範良極苦笑著說:「這應該叫邪術。」
  「武功也好,邪術也好,但我們恐怕是中了類似的招數了。」
  「可有破解的方法?」
  秦夢瑤點了點頭道:「有。」
  聽她說有時,範良極頓時一陣緊張。
  「據齋中所記,心神強大者可靠自己破解,只要知道被下了什幺禁制,邪法
自破」秦夢瑤緩緩說道:「還有千萬不可孤身一人,唯有觀察他人才會知道自己
身上有那裏不對勁。」
  範良極一臉呆傻的看著秦夢瑤,他沒想到秦夢瑤真的知道如何破法,宋鲲就
是爲了不讓秦夢瑤破法才要範良極當引導人,這下可好,秦夢瑤知道怎幺破法,
而他也不能當引導人了。
  「先挨過今天,明天上街多找一些人察看一番。」秦夢瑤歎了一口氣說道:
「多觀察總能找出哪裏不對勁。」
  範良極除了愣愣的點點頭也不能說啥了,他總不能阻止秦夢瑤上街看人吧,
才剛解除秦夢瑤懷疑而已,現在又要思考怎幺阻止秦夢瑤,宋老哥,這差事可沒
你當初講的那幺簡單阿。
  在範良極苦思對策之際,秦夢瑤緩緩站起朝廟外走去。
  「夢瑤妹子你要去哪?」範良極看著她問道。
  「夢瑤有點尿意,想出去解手。」秦夢瑤點了點頭回答道。
  範良極先是一愣接著一喜,一愣是沒想到秦夢瑤突然將外出尿尿挂在嘴邊,
一喜是魁儡術還是起作用了!他馬上站起來,跟在秦夢瑤身後走出去。
  秦夢瑤停了下來回頭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問道:「範大哥你這是?」
  「我擔心夢瑤妹子一個人尿尿遭遇危險,正好我也順便出去解個手。」
  講這話時範良極心跳如雷,非常擔心秦夢瑤感覺出什幺不對,其實他跟宋鲲
在對秦夢瑤施展魁儡術還故意灌了秦夢瑤整整一壺的茶水,這就是故意要讓她進
行排尿,也測試秦夢瑤能不能接受跟男人一起解手。沒想到她只是微微點頭就自
顧自地往外走。
  有戲了!辛苦擔心了一整夜!總算有點肉可吃了!範良極一邊搓手一邊帶著
淫笑跟在秦夢瑤背後。
  怕被發覺不對勁,他連忙收起笑容,但是看著眼前隨著步伐擺動搖晃的豐臀,
範良極差點忍不住把手抓上去。
  秦夢瑤走到廟外後,尋了一個隱密小樹叢便閃身進去,當她准備脫下亵褲,
突然聽到身後有聲響,回頭一看範良極已經跟著擠進小樹叢,看著男人擠進來,
秦夢瑤並沒有理會,自顧自地脫下自己的亵褲,在她准備蹲下時突然出現一瞬間
的呆滯神情,但是隨後又馬上恢複清明,接著她轉過身正面對著範良極便蹲了下
去,並把兩條雪白的玉腿張到最開。
  範良極何曾見過秦夢瑤如此的淫態,雖然在施術時已看遍她的全身,但當時
秦夢瑤猶如個死物,哪像現在是個活生生的仙子,盯著她小巧整齊的陰毛,兩瓣
雪白的肥臀在空氣中輕輕顫抖,緊合著的屄肉也是粉嫩動人。
  範良極感覺自己的氣息越來越粗重,雞巴一片燥熱,要不是宋鲲嚴重告誡過
不可操之過急,他現在就想直接脫褲肏她個八百回合!既然不能肏,那湊近點看
看也好!他忍不住也跟著蹲下來湊近看秦夢瑤的下體。
  他等著等著突然發現不對了,夢瑤妹子怎幺不尿呢?而且耳中除了自己粗重
的喘息外,似乎還夾雜了一點女性的嬌喘聲,眼前雪白的身體也不停的顫抖,將
眼睛往上一拉,發現秦夢瑤正滿臉嬌羞地盯著他看。
  「範……範大哥」秦夢瑤一邊顫抖著一邊說道:「別這樣盯著夢瑤,夢瑤…
…夢瑤會尿不出來。」秦夢瑤也不知道爲何感覺如此羞恥,又爲何會尿不出來。
  聽見秦夢瑤如此嬌羞的淫話,範極良瞬時熱血上湧!
  「嘿嘿!夢瑤你門內都是女弟子,恐怕沒什幺機會經曆這種男女一起共同解
手的事兒。」範良極色心一起頓時開始滿嘴胡绉:「這種事一回生二回熟!以前
老偷兒也是不敢,多尿個幾次就習慣了!」
  秦夢瑤也是真的憋到不行了,被灌了整整一壺茶,現在下面已經忍到整個都
在漲痛了,最後真的忍不住,「噗咻」一聲一條濁黃的仙女尿就從小巧的屄肉中
噴射而出,秦夢瑤一邊忍受著被看的羞恥感,一邊感受著放尿的暢快感,身體不
自禁的抖了幾下來了一波小高潮。
  仙子放尿的淫景讓範良極看直了眼,他大概是武林中第一個看過秦夢瑤放尿
的男人,看著秦夢瑤隨著尿液的噴射不斷抖動的身驅,範良極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站起來掏出雞巴對著秦夢瑤開始不停的搓動。
  秦夢瑤正沉浸尿完的暢快感中,被範良極的舉動嚇了一跳,但隨即回穩心神
道:「範大哥……可是要小解嗎?」
  範良極紅著雙眼盯著秦夢瑤下身的美肉用力點了點頭,他其實已經說不了話
了,只能專注的搓自己的雞巴,光是要忍住不撲上去已經耗費了他所有的心神。
  但接下來秦夢瑤的一句話讓範良極整個回過神來。
  「可要夢瑤幫你?」
  範良極整個人怔住,他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在他還站著發呆的時候,秦夢瑤卻保持尿尿的蹲姿微挪腳步,將臉湊近那根
雞巴,然後竟然張開玉唇,微微吐出香舌在雞巴上舔了一下!
  範良極瞬間如遭雷擊!秦夢瑤竟然舔了他的雞巴!武林中所有男人的夢中情
人竟然在幫他口交!
  陷入瘋狂的範良極再也不管不顧了,用力抓住秦夢瑤的頭將自己整根雞巴塞
到她的嘴裏面去,他仰起頭感覺自己的肉棍進入一個柔軟舒適的地方,秦夢瑤的
小巧舌頭不斷抵著他雞巴的根部,這小小的抵抗只讓範良極越發的爽極,他再一
用力!感覺雞巴碩大的頭部進入一個緊窒的信道,信道不停的蠕動,似乎想把範
良極的雞巴整根吸進去,他知道他已經肏到秦夢瑤的喉嚨裏了,他沒有抽動,只
是將雞巴就這樣插在秦夢瑤的喉嚨裏,感受著那極樂的快感,突然他感覺到在自
己跨下的玉人不斷地拍打他的屁股,範良極將視線轉回她的臉上,只見秦夢瑤玉
唇塞著一根粗黑的肉棍,黑雞巴上濃密卷曲的陰毛整個覆蓋在秦夢瑤那小巧美極
的口鼻上,更添淫穢感,鬥大的淚珠不斷從美目中流出,胯下的美人兒已經快被
嘴裏的雞巴插到窒息了,但這憐態反而更增加範良極施虐的快感,他更用力地將
雞巴往裏塞,似乎要連自己的子孫袋也塞進秦夢瑤的嘴裏!
  「阿!!!」隨著秦夢瑤翻著白眼發出嬌弱的哀鳴聲中,範良極怒吼一聲將
滾燙的陽精由喉嚨直接射進胃裏!
  範良極身子抖了幾下,似乎要將陽精全擠出來,在感覺雞巴稍微縮小後,他
就將雞巴從秦夢瑤的嘴裏抽出來,而秦夢瑤整個人像是要癱軟在地上一樣,範良
極趕忙將她一拉,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但由于範良極是站著,秦夢瑤是維持尿
尿的蹲姿,于是秦夢瑤整個人就靠到了範良極的下體上,失神的玉臉更是整個貼
著範良極的雞巴,子孫袋在粉嫩的臉頰上不斷摩擦,看著秦夢瑤不斷流出的口水,
還帶著一絲陽精,如此淫態瞬間讓範良極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但是範良極也知道不可再來一次了,也不知道秦夢瑤清醒過來會不會察覺到
自己尿尿受到了魁儡術的控制,趁著剛出過一次精,心神還算清明的時候,他趕
緊幫秦夢瑤把亵褲拉上來,並清理一下她臉上跟嘴角的精痕,待整理妥當後立刻
彎腰抱起秦夢瑤,將玉人抱在手裏那豐腴的肉感讓範良極不禁心中一蕩,範良極
連忙強鎮心神往破廟中走,並把人放在剛剛堆好的草床上,看著她側躺在床上的
嬌態,範良極嘿嘿一笑趁著她神智不清時抓了抓肥美的豐臀一把。
  隨後範良極便在旁邊躺下,反正明日見機行事便是,肏了一回仙子的嘴屄也
算夠本了!

免费无码黄在线观看十八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