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我变成女生了25~28

精彩内容:

第二十五集 車輪大戰
  “好吧,但你不許拿掉眼罩哦。”說完,阿行便起身開門離開,留下我獨自躺在地板上,過了七、八分鍾,我聽見開門進來的聲音,阿行走到我旁邊蹲下,將我翻成狗爬式,並把我的屁股擡得高高的,湊上嘴又開始舔我的小穴,沒幾下,才稍微幹了的陰道又冒出淫水。阿行看我濕了,二話不說,扶著我的屁股,將雞巴一插而盡。
  “啊……舒服…啊啊……阿行…啊……你好…猴急…啊……還沒…完全勃起…啊……已經…好爽…啊……”我感覺到阿行的陰莖比平時小了一號,心想可能剛剛休息時軟下去一點。不過這樣更好,可以慢慢加溫,我其實比較不喜歡那種一開始就狂暴風雨式的快感,今天這樣持續漸進反而更合我意。但奇怪的是,插了兩、叁十下後,阿行的雞巴似乎有變硬,但卻沒漲大多少。“阿行…啊……你…今天…啊……怎幺了…啊…啊……舒…服…啊……是不是…啊……累了…啊…啊……”阿行仍舊不吭聲,反而加速抽送。我開始覺得不對勁,一把拉下臉上的眼罩,居然看見阿行一臉淫笑的坐在我前面,那後面是誰在插我呢?回頭一看,差點沒嚇昏過去,一個赤條條的男孩,竟然就是剛才的那個公車色狼。
  我一驚之下,什幺快感都沒了,掙紮的想要脫身,阿行連忙沖過來,幫助後面的那個男孩一前一後抓住我,說:“老師,他就是我向你提過的阿廣,我們的事他都知道,他也很哈你,很想跟你打炮,他很厲害喔,剛才在車上,他不是讓你很爽嗎?”
  “怎幺可以…啊……太過分了!放開我!”我掙紮著,這兩個小子顯然早有預謀,但是和學生亂搞已經很丟臉了,怎幺可以連同學都帶呢?
  “漂亮老師,對不起啦,剛才在車上看你實在太性感了,現在讓我好好伺候你,給你補償好不好?”阿廣開口道歉,但還是繼續抽送。
  “啊……騙鬼…啊…啊……不行…啊啊……討厭…啊……”我雖然還是沒答應,但在他激烈抽送下,早就被幹得無力反抗。
  “老師,你就答應嘛,好不好?你真捨得阿廣拔出來嗎?等一下我們再向你陪罪嘛。”阿行在旁邊幫腔。“啊……你們…好可惡…啊……插…都插了…啊啊…… 陪罪…有什幺用…啊……啊……”我反抗無效,心裏也明白,今天是逃不掉的了。我從未嘗過3P的滋味,心裏實在有點害怕。但另一方面,阿行說的也沒錯,我真的捨不得在這個時候喊停。他們見我一副欲拒還迎的騷樣,屁股還不自主的擺動,在迎合阿廣的雞巴,白癡也知道我已經軟化了。
  于是阿廣緊緊抓著我的腰,先將雞巴用力一抽,留個龜頭在洞口,再狠狠地一插,直抵花心,強烈的快感直沖腦門,讓我差點昏死過去。如此連續幾下後,瞬間加快速度,在我濕潤的陰道瘋狂進出。一轉眼又插了六、七十下,幹得我淫聲浪語,紛紛出籠。
  “啊…啊……好爽…啊……太厲害…啊…啊……爽…啊……舒服…啊……慢…慢一點…啊……爽死…啊啊……啊…啊……”
  我這時才了解,爲什幺阿廣的雞巴沒有阿行的大,卻如此被阿行推崇,原來他的腰力十分驚人,插起穴來像是個電動打樁機一樣,臉不紅氣不喘就連插幾十下,速度絲毫不會變慢。更可怕的是他有異乎常人的持久力,前前後後他已幹了我快兩百下了,卻絲毫沒有射精的迹象,即使我沒變性之前也自愧不如,想不到真是天外有天。
  而且他不只持久,也懂得利用技巧,如何讓雞巴插的最深,如何以各種角度去讓女人獲得最大的快感。至于院長爲我設計的漏鬥型陰道中間的障礙,對他有如此腰力的人來說同樣不成問題。“啊…啊……好…好舒服…啊…啊……要死了…好會幹…啊……好爽…不要停…啊……幹我…啊……爽…啊……到…到了…啊……要… 要泄…泄…啊…啊……會…會死…啊……救…救命…啊…啊…啊……”
  阿廣像機關槍一般,小腹撞得我渾圓細嫩的屁股“啪啪”作響,柔軟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後激烈搖晃,我也不知流了多少淫水,只依稀聽見每一下抽送,都會發出“”噗嗤噗嗤“的水聲,沒多久,我的陰精再次狂泄而出,腰部和屁股同時不自覺的大力扭動。
  “嘿嘿,阿廣你退步了,幹了半個小時才讓老師高潮。再努力,看能不能破記錄連幹90分鍾?”阿行在旁邊說。我的媽啊!90分鍾!那小穴豈不要被插壞了?
  “老師剛剛才泄了那幺多,這次高潮當然會比較慢,再來就不一樣了,你看著。”阿廣一邊回答,一邊將我轉成側臥,擡起我的一條腿,不讓我有喘息的機會,繼續挺腰插我的嫩穴,速度快得驚人。我才從高潮頂端稍微下來,又被一波波強烈的快感推向高峰。
  “好…好棒…好爽…啊……太會幹…啊……爽死了…啊……天啊…啊……又…又來了…啊…又…泄…舒服…爽…啊…啊……出…出來了…啊…啊……”
  真的被阿廣說中,短短時間內,我又再度高潮了。高潮後的我,滿臉紅潮,媚眼如絲,小嘴微張,唾液橫流,雪白的胸部上下起伏著,阿廣接著舉起我兩腿,一面親吻我的腳指縫,一面徐徐地抽送著我的小穴。
  “啊…啊……好厲害…啊…舒服…啊……阿廣…哥哥…啊……爽…啊……啊……”我浪叫著。阿廣的技巧真的很高明,他看出我在連續兩次高潮後,已經接近虛脫,不適宜再幹得太猛烈,因此以較溫和的方式,輕重交替地插我(大概就是所謂的“九淺一深”吧)。如此不至于讓我負荷過重,可以喘口氣,又可以使我保持興奮狀態,來迎接他的下一波猛攻。
  果不其然,在插了七、八分鍾後,他先將我的雙腿胯到他肩上,隨後他慢慢倒向我,把我的雙腿越撐越開,並逐漸加速抽送。到最後,我雙腿已幾乎貼到我的肩膀,屁股也被撐起,陰部朝上迎合他俯沖而下的雞巴,讓他每一下都直接命中花心,頓時被幹得死去活來,潰不成軍。“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會幹… 啊……爽…爽死…啊……廣…大雞巴…哥哥…啊……愛愛…愛死了…啊……要泄…啊……受…受不了…姐姐喜歡…啊…啊啊……幹…幹一輩子…啊啊……不行了…幹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啊……”
  我已經被幹得胡言亂語了,一會兒姐姐,一會兒妹妹,發狂似的浪叫。不知道插了多久,少說也有兩叁百下吧,在這期間我又高潮了兩次,而總算阿廣也要射了。他猛然拔出雞巴,對準我的俏臉,第一道濃精立時噴出,直接射進我的嘴裏,接下來的精液則遍布我的臉龐,嘴唇和鼻頭上。“七十分鍾,厲害厲害!哇,你幹得老師連穴都合不起來了,陰唇都翻了出來”,阿行趴下來看著我的陰部,羞得我連忙合起雙腿,罵他:“討厭!”,心裏卻驚訝著:“七十分鍾!而且幾乎沒停頓,以前最久的經驗不過二、叁十分鍾,難怪我會泄那幺多次。”阿廣先拿了面紙遞給我,讓我擦乾淨臉上的精液,接著說:“這次只算表現正常,下次再多十五分鍾應該不成問題。”,聽得我一愣一愣的,真不知道我是幸運還是不幸?這兩個男孩,一個大,一個久,相信絕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會希望她們的伴侶能有其中任何一項能力。而我居然兩個都能遇到,但慘的是要同時應付他們,一股不安的心情油然而生。
  記得以前我高中班上有個花癡,性關係十分隨便,常常和一堆男生亂搞,每次見到她雙腿開開的,很不自然的走路,就知道她前一天又做了什幺了。如果今天我也是這樣走出去,那我不如死了算了。他們倆當然不知道我在想什幺,笑嘻嘻的把我拉到蓮蓬頭邊,合力幫我清洗身體。說是說幫我洗澡,其實是吃我豆腐。尤其是阿行,從頭到尾不是洗我的奶子,就是洗我的下體,弄得我東躲西閃,狼狽不堪。好不容易叁人都洗完了,我想穿回衣服,卻發現早就不知道被阿行藏到那裏去了,只好赤身裸體地和他們一起回到客廳。阿行先拿出幾罐啤酒和烏龍茶來,接著打開錄影機,不出我所料,又是日本A片。
  他們兩人一邊喝飲料,一邊對片中的女優評頭品足,看得津津有味。而這一片是我看過的人數最多的群交,大概有十幾個男女演員,小小的螢光幕裏肉體橫陳,淫叫聲此起彼落,看得我眼花撩亂,臉紅耳赤,不知不覺身體又熱起來了。
  我看看身邊的兩個人還在聚精會神看著影片,不禁感到很懊惱,怎幺說變了性以後的我也算是個尤物,但他們居然對片中的那些浪貨比對眼前的我有興趣,心裏越想越不是滋味,但我又不習慣主動,只好把眼睛轉回螢光幕,片中那個最漂亮的女優正被一個男人激烈地幹著,還輪流替兩個男人吹喇叭(含雞巴),看著她忘情的浪叫,一臉陶醉的表情,我不知不覺又流出淫水了。突然,阿廣的手摸到我的下體,得意地對阿行說:“看吧,女孩子對A片也會有反應的,我沒說錯吧,老師已經那幺濕了。”
  可惡,原來他們故意在吊我胃口,拿我做實驗。其實他們的實驗也並不全對,因爲我以前畢竟是男的,保留有男性對性的渴望,但隨著院長在手術期不斷對我注射雌性荷爾蒙,現在的我除了沒有子宮不能生育外,其他生理心理基本上都屬于女性的了。
  我聽了阿廣的話故作生氣去搥了他一下,就立刻被兩人分別抓住雙手,同時雙腿也被兩人一左一右用力把大腿完全撐開,露出濕淋淋的陰部。
  他們倆將我四肢制服得動彈不得後,阿廣先湊過來親我的嘴,舌頭迅速鑽入我的口腔內探索。阿行則低下頭吸吮我的乳頭,左手並伸到底下愛撫我的陰唇。
  “唔…唔…嘿…唔…啊…唔…唔…呼…啊……”我大力的喘氣,放浪的呻吟,一陣陣快感流竄全身,兩個人的愛撫果然比單獨一個人要強上好幾倍。他們倆顯然有多次3P經驗,知道如何分工合作,絕不會同時挑逗我的相同部位,兩人輪流親吻我的耳朵,頸,乳頭和小嘴,並且交替愛撫我的陰核和乳房。搞得我感覺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在身上爬,快感無處不在,又難受又舒服。“該老師表現一下舌技了,老師很厲害喔。”過了一陣,阿行先站起來將雞巴湊到我面前,阿廣也跟著照做。我喘噓噓的看著眼前兩根雞巴,阿行已經完全充血,其實不需要再吹了。阿廣的尺寸原本就只有阿行八成左右,而且還沒充分勃起,于是我模仿電視中的女演員,先將阿廣的雞巴含入口中,另外用手替阿行打手槍。叁、四分鍾後,再換成替阿行口交,替阿廣打手槍。我使出渾身解數,輪流吸吮他們的雞巴,舔他們的馬眼,更從龜頭細細的舔到陰囊。如此反覆多次,累得我滿頭大汗,他們的雞巴也已經被吹得堅硬無比。于是阿廣先坐到地毯上,我則像狗一樣趴在他兩腿間繼續替他吹喇叭。阿行在我後面,把我的雙腿盡可能打開,再將我的腰壓低,讓雪白的屁股翹高,接著將雞巴對準我的陰道口,緩緩地插入。“啊……好舒服…啊…啊……”我感到一根又粗又燙的鐵棍,正磨擦著陰道壁。隨著陰道一寸一寸的被撐開,快感也越來越強。“啊……”就在阿行的龜頭抵到花心的那一剎那,強烈的快感震得我全身顫抖。
  “老師,很爽吧!我和阿廣誰的老二比較好?”阿行淫笑著問。
  “都…都好……”我能怎幺說呢?其實說真的,阿行的雞巴又粗又長,無論什幺姿勢都可以輕易地插到花心,當然比阿廣強得多,但阿廣的持久力和技巧就高明得多了,實在是各有千秋。阿行聽我含糊其詞,似乎不太服氣,冷笑一聲後,便以他一貫粗野的方式,開始狂暴地抽送。“啊…啊……天…啊…舒服…啊……爽… 啊……好…好大…啊……爽…爽死…啊…啊……厲…厲害…啊…啊…啊……升天了…哥哥…大雞巴…啊……會死…好會幹…啊……爽…爽死…啊……插…插到底了… 啊啊……受不了…哥哥…大雞巴…超級…棒…啊……啊啊…不行了…要…要被…幹死…啊…啊……”
  阿行一輪猛幹,幹得又重又快,我發瘋似的淫聲浪語,加上“啪啪”的巨大肉搏聲及“滋滋”作響的抽插聲,充斥著偌大的客廳。插了兩、叁百下後,阿行往後躺下,帶著我坐在他的小腹上。我以爲他要由我來主動,正慶倖可以稍微喘口氣,誰知道他雙手撐著我的屁股,用蠻力將我擡起少許,隨即重重的放下。我的媽呀!我的體重加上他的力氣,産生一股股驚心動魄的快感,電擊著我的每一寸神經,比剛才更強烈、更刺激。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
  好棒…舒服死了…大…大雞巴…啊……爽…爽死…哥哥…雞巴…好大…啊……
  大雞巴…哥哥…啊……要泄…受不了…姐姐…好…好爽…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要幹死了…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泄…泄啦…啊啊…泄…泄…啊……啊……“
  我聲嘶力竭的哀號著,連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是痛苦還是舒服。而在我淫蕩的浪啼聲中,阿行幹的一下比一下猛烈,終于又把我推到了最高潮。而我泄出的陰精隨著抽插,噴得阿行的小腹,陰囊,大腿及我的屁股都濕了一大片。
  我達到高潮後,阿行總算放開我的屁股,將主動權還給我,而阿廣也走過來,扶著我的臉,將雞巴塞入我的嘴裏。于是我抱著阿廣結實的屁股,頭一前一後地爲他口交,同時柳腰輕擺,套著阿行的雞巴。這樣進行了四、五分鍾,阿行似乎已經接近爆發,連忙將我擺回狗爬式,和阿廣在兩頭分別粗暴的插我的嫩穴和小嘴。這樣我就成了他們之間夾心人。
  “唔…唔…啊…唔…唔…啊…唔……”阿行狂插四、五十下後,匆忙拔出雞巴,一股溫熱的精液射向我背上。阿行射精後,先替我擦乾淨背上的精液,便一屁股坐進沙發,喘著氣說:“真爽,老師的穴……真有彈性,幹再多次……還是那幺緊!每次都像幹處女一樣”。哈!他哪知道我的陰道是額外加工過的呢。
  阿廣從我嘴裏抽出雞巴,說:“真的嗎?那我再來試試。”說著便把我推倒,扒開我的雙腿,毫不客氣地將雞巴整根沒入。
  “啊……啊……不要…啊……好弟弟…啊……大雞巴…哥哥…啊…讓姐姐…喘口氣…啊……啊……”我苦苦哀求,但阿廣充耳不聞,繼續挺腰抽送,同時用力搓揉我那對大奶子。
  “喔…喔…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啊……”
  人真是奇怪,前一刻我明明覺得累得半死,但阿廣一開始抽插,我的淫水又不停的冒出,恨不得讓他幹死才過瘾。“爽吧,你這個小浪穴,來,帶你散散步。” 阿廣扶著我的屁股,讓我雙腿環抱著他的腰,一邊插,一邊將我整個人騰空舉起,開始以小跑步在客廳來回跑動,胯下的那根像電動活塞似的還隨著跑動的節奏,不停肏我的小穴,幹得我求爺爺告奶奶的不斷浪叫。接下來他抱著我幾乎跑遍阿行全家每一角落,在餐廳、在廚房、在樓梯上、在每個房間,更在洗手間的馬桶上,將我幹到了高潮。最後,阿廣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將我雙腿擡起,從背後一邊幹一邊走回客廳,幹得我全身香汗淋漓,一頭長髮淩亂不堪。
第二十六集 後庭處女地
  回到客廳,看到阿行色瞇瞇的在那等著,胯下的巨炮已恢複精神,心裏不禁暗暗叫苦。果然阿行立刻過來接手,他躺在地毯上,要我趴在他身上和他接吻,同時扶著我的腰,讓小穴對準他的雞巴,用力一挺,讓雞巴直達我的花心。“啊…啊……爽…爽死…姐姐…啊……”我浪吟著,只能任由他們擺布。
  阿行激烈的挺腰連插一、兩百下後,我忽然感到屁眼癢癢麻麻的,回頭一看,驚見阿廣正握著雞巴對準我的菊花門!我連忙大喊:“不要…不要插屁屁!”但阿廣完全無視我的抗議,用手指摳了摳我的屁眼,可能是覺得我的屁眼太幹,于是又吐了點口水,塗在我的屁眼上獰笑著準備提槍上陣。
  “阿廣,輕一點,老師的後庭還是在室的。”阿行笑著說。
  “OK,我會溫柔地替老師的屁眼開苞的。”
  阿行說得沒錯,我確實沒被人插過屁眼,今天被阿行偷襲塞進按摩豆,心裏雖然有點不高興,但說實在的,也沒想到會那幺爽,不過這和真的幹屁眼還是有很大的不同,光是尺寸就有天壤之別.我掙紮著,卻仍舊無法脫身,反而阿廣利用我屁股的扭動,順勢一送,已將龜頭擠進了我的小屁洞。
  “啊……”痛得我殺豬般叫了出來。果然,肛交並不簡單,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得了的。
  阿廣無法更進一步,正當進退兩難之際,還是阿行有辦法。“口水不行的,塗點乳液吧。”于是,阿廣拿了瓶乳液分別塗在我的屁眼和他的陰莖上,然後馬上把陰莖擠入我的屁眼,這下果然很滑,他的龜頭撲哧一聲整個塞入了我那棕色的肛門。
  “啊……”好舒服!屁眼被撐開的那一剎那還有一點點痛,但有著乳液的潤滑,並未産生剛才的痛楚,加上屁眼本來就是我的敏感帶,那一點點痛也就微不足道了。有了好的開始,我于是乖乖的不再掙紮,默許阿廣對我的屁眼進行開苞。
  慢慢的,阿廣已把整根雞巴插進我的肛門,我閉著眼,細細體驗這第一次的插入。老實說前段靠近洞口確實有快感,不過後段並無特別舒服的感覺,但有一種很難形容,漲漲的,酥酥的滿足感。有趣的是小巧的肛門肌肉緊緊地含住阿廣的陰莖,貪婪地將它吸入我的肉體的更深處。阿行看阿廣已經插入,便立刻恢複抽送,阿廣也開始幹我的小屁洞,奮力刺我的後庭花,兩人配合得極有默契,一起插、一起抽,兩種不同的滋味混合著,很快就重新挑起我的情欲,淫水又不段潺潺流出。
  “老師,你的屁眼很緊啊,爽啊!!”看來阿廣對我的屁眼十分推崇,那也是,肛交最大的魅力就是緊,即使是未開苞的陰道也不及穀道來的緊,那是因爲,肛門本來就不是用來性交的,只是人們插陰道插厭了而開闢出來的第二通道罷了。肛交最大的得益者當然是男人了,爲什幺?就是緊嘛,陰莖與屁眼壁的磨擦是相當激烈的,使男人們能獲得更大的快感。我曾經身爲男人,自然知道個中的滋味。
  不過對于女人來說就不一樣了,誠然,像我那樣挨過了肛交的痛感,將會享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不能說比插陰道爽,但卻是另一種說不出滋味的愉快。但相信大多數女人出于羞恥感、痛感還有潔僻,她們對肛交都是深痛惡絕的,所以即使她們在無可奈何之下被男人插她們的屁眼,也只是默默承受,絲毫無快感可言。幸虧我不屬于那種女人。
  肛交是刺激的,那種快感難以形容。屁眼像被什幺東西塞滿似的,滿滿的,十分充實。阿廣的陰莖就像鐵棒一般搗弄著我的穀道,橫沖直撞,左穿右插,直插得我嬌喘連連,淫水橫流。“啊啊……好爽…好舒服…啊……不要停…幹我…啊……升天了…哥哥…大雞巴…好會幹…啊……爽…爽死…啊……用…用力幹…啊…… 插…插到底了…啊啊… 姐姐…受不了…愛死…啊……愛死哥哥…哥哥大雞巴…啊啊…啊……姐姐…每天…都要幹…幹小屁屁…不行了…幹死妹妹…啊……啊……”
  肛門的緊窄加上被插的刺激令小屁眼緊緊地包裹著阿廣的大雞巴,而屁眼壁也向內收縮,四面八方全方位的包圍阿廣的陰莖。阿廣當然不會示弱,用力突圍,我當然不是他對手,沒兩叁下,肛門肌肉被捅得鬆開,阿廣的雞巴得以刺向我的穀道更深處。
  這樣一來,我便如丟盔棄甲般完全放鬆,完全被他倆抽插著。可能是阿行想讓我多點享受肛交的滋味,故沒盡全力,僅僅象徵性的抽插我的陰道。作爲主力的阿廣則不然,用盡全力猛捅我的肛門,雖說有乳液潤滑,再加上還有些淫水流進屁眼,但在他全力沖擊下,還是痛得我不斷搖頭扭屁股,雙手激動得死命抓著床單不放。
  但不知爲什幺,越痛我就越感到刺激和興奮,雙手抓了床單不夠就抓自己的乳房,捏自己的乳頭,頭猛搖,就像服了毒品一樣。阿廣每插一下屁眼,我便“啊!”的叫了一聲。
  “哈哈,你看,老師發浪了”,阿行幸災樂禍地嘲弄我。
  阿行見我被阿廣插得上瘾,覺得機不可失,于是猛然加大力道猛捅我的下陰!!!
  “啊……?。?。……?……”
  我正全神貫注地承受(享受)著阿廣和我的肛交,哪料到阿行會突然這幺用力,在不設防之下竟然馬上丟了!在一聲慘叫下,我全身激烈地顫抖著,繼而抖出幾股陰精,每抖出一股便尖叫一聲,最後更是一聲長籲,累得趴下。
  他倆當然不會因爲我到了高潮便放過我,二人反而同時用力,插得我又再次向上仰起,全身像蛇般扭動。我感到兩個洞都被塞得滿滿的,兩根巨棒在身體內磨擦著,陰道壁和屁眼壁都在充分地被兩根如鐵棒般的肉棍抽插著、磨擦著。我彷彿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無法言喻的快感震撼我的每一個細胞,我痛快的發出驚天動地的浪叫,連續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終于在我第叁次高潮之後,他們倆也相繼將精液分別射入我的陰道及肛門裏,總算結束了這一場馬拉松式的性愛。
  接下來的十分鍾,我們叁人都癱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他們的陰莖還分別留在我的陰道和屁眼內。我看看時鍾,居然已經快八點了,一口氣做了五個多小時,難怪肚子會那幺餓。叁個人很快的梳洗一番,我便請他們下山去吃筆比薩。看他們倆吃得狼吞虎嚥,還是一副大孩子的樣子,任憑誰看我們,都會覺得是姐姐帶著弟弟,誰會知道……唉,想著想著又臉紅了。明知這種關係很不正常,我卻又沉迷其中不能自拔,而且還越玩越荒唐,不禁懷疑自己骨子裏其實是很淫蕩的,只是比起眼前這兩個小鬼,我以前的性經驗還是不足,這方面他們反而是我的老師了,將我帶入我潛意識中所期待的性愛領域。用完餐後,我已經十分疲倦,回到家後倒頭就睡,一口氣睡到隔天中午才被老爸叫醒。
  我無意中留意到窗外,哇!另外一副景色耶!狂風夾帶著驟雨,怎幺睡個覺,天氣竟然變化那幺大。“怎幺回事?颱風不是轉向了嗎?”我納悶著問老爸。
  “昨天下午又轉回來直撲台灣,而且增強成爲強烈颱風,你沒看新聞嗎?”老爸問得我臉上一片燥熱,昨天做愛做到晚上,哪有時間看新聞?
  “今晚就會登陸了,現在我們這區還停電了,真麻煩!可能要等颱風走掉才會恢複,這時電話鈴響了,我接起來,是阿行要我到他家躲颱風,因爲他家是豪宅,可以發電。雖然我知道這小子另有目的,但還是感覺挺窩心的,但我並未立刻答應,因爲昨天實在幹的太凶了,我很怕身體吃不消。
  等老爸走出房間,我立即檢查下體,並未發現任何不適,原先擔心屁眼會痛,結果也無異狀。于是換了件連身長裙,吃了幾快餅乾,便匆匆出門。我照實向老爸說雷家可以發電,他也很贊成,只是再叁叮囑我不要過分打擾人家。由于風雨太大,我只好截了部計程車直奔陽明山。進了雷家後十分鍾,阿廣也來了,我自然心裏有數,不過今天這兩人居然都不猴急,所以我便下廚做了幾道小菜做晚餐,烹饪是我還沒變性前的拿手好戲,用來哄女朋友嘛,現在成了女人,同樣派上用場。
  叁人先飽餐一頓,還看了一部007的LD後,才相擁來到阿行父親的大床上。兩人兩叁下就把我剝了個精光,一上一下的愛撫我,弄得我嬌喘連連。接著兩人不停輪流幹我,而我還要替那個輪空的人吹喇叭,這樣整整幹了一個多小,,幹得我高潮迭起,聲嘶力竭。不過在我的要求下,他們這次並未插我的屁眼。好不容易等阿行射精後,阿廣又獨自幹了我二十分鍾,才將精液射在我的臉上。之後我草草擦拭了身上的精液,便累得沉沉的睡著了。
第二十七集 秘室內的羊眼圈
  我一直睡到半夜,才被一連串的吵雜聲所驚。看看身邊,阿行他們倆都不在房裏。我起身卻找不到衣服,連內衣褲都不知被收到那裏去了。我蹑手蹑腳的走到門邊,悄悄的把房門打開一條縫,往樓下看去,居然有男男女女十幾個人正在客廳,分別在玩樸克牌或是唱卡拉OK.聽他們的談話,他們都是阿行同校學生,而似乎是有個人出了嗖主意,要在颱風夜去夜遊,但受不了風雨太大,于是全跑到阿行家來。
  我連忙掩上門,心想要如何通知阿行拿衣服給我穿上,但就在這時,突然有一陣細碎的腳步聲接近房間,我慌亂中來不及細想,連忙熄燈鑽回被窩,才剛蓋上被子,門已被打開。我先閉著眼假裝在睡覺,再借著窗外昏暗的燈光,從眼縫瞄見叁個男子鬼鬼祟祟的溜了進來。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繼續裝睡。
  那叁個男子見到床上有人,不但沒有退出房間,反而越走越近,還不停竊竊私語,好像在說:“……阿行…不夠意思……”、“……藏一個馬子……”說著說著已到了床邊,爲首那個人輕輕將被子掀開,我一絲不挂的曲線頓時呈現在他們眼前。
  我又驚又羞,全身僵硬,心髒差點迸出來。心中還在盤算著要如何應付時,那人粗糙的手掌已經從我的背脊一路摸下來,停在我的屁股上,嘴裏還讚歎著說: “好嫩的皮膚。”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下意識就要斥?他們滾出去,但轉念一想,這幺一來樓下的人豈不全部沖上來?那我赤裸裸的身體就要暴露在十幾個人的面前,加上阿行一向口沒遮攔,到時全部的人都知道我和學生有暧昧行爲,那我真要挖個地洞鑽進去了。這這種情形和阿聰在珊珊家裏偷窺我不一樣,倒和昨天在公車被侵犯有點相似,就因爲旁邊有人,我反而因爲害怕而不敢聲張。在種種考慮之下,我只好強忍下來。
  那人見我沒有反應,膽子更大,一手揉我的屁股,另外一只手則變本加厲的去摸我的乳房,同時對他同伴說:“輕一點,別吵醒她了。”
  “他們真的以爲我在睡覺嗎?”我心中懷疑著,但這卻減少了我的尴尬。我只要繼續假睡,裝做什幺都不知道,我想他們也不敢停留太久的,等他們走了,就當做沒有事情發生過,樓下的人自然什幺也不會知道。而且黑暗中看不到彼此,就算以後碰面也不會尴尬。打定主意後,我便躺著不動,暗暗咬著牙,忍耐他們的手在我身上遊移。
  沒過多久,叁個人已各自佔據一快“地盤。”,爲首那人撫摸我的大腿和屁股,第二個人又親又揉我的雙乳,第叁個人則彎下腰來,猛親我的嘴唇和耳根子。他們叁個人又舔又摸了七、八分鍾,絲毫沒有要結束的迹象,儘管我刻意壓抑著自己,卻還是不由自主地有了反應。我只覺得全身暖洋洋的,四肢發軟,理智的防線正一點一點的潰散,迷迷糊糊中,我居然張開了小嘴,伸出舌頭去親吻對方,同時手也主動搭上中間那人的肩上,24寸的柳腰更輕輕的擺動起來。爲首那人“嘿嘿!”笑了兩聲,將我的雙腿打開成八字形,摸著我的陰唇,說:“已經那幺濕了,小姐,我們的服務你還滿意嗎?”
  “……”我默不作聲。
  “小姐,別裝睡了,你剛剛在門後偷看,我們早看到了。”最上面的那人說。
  “你們…你們……嗯……”我羞得無地自容,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夢呓般的應了兩句。
  “你別吵她了,就讓她做場春夢吧。”叁個人一搭一唱,一面用言語挑逗我,一面又幫我留一點顔面,搞得我欲罷不能。爲首那人伏下頭開始舔我的陰部,使我忍不住哼起來,同時最上面那人也把雞巴塞入了我的嘴裏。
  “唔…唔…啊啊……唔…啊……”我沉重地喘著氣,下體的那張嘴粘著我的陰核又吸又舔,給了我強大的快感,淫水如決堤般湧出,我恨不得要大聲浪叫,還好口中還有根雞巴在抽送,想叫也叫不出來,否則只怕早就給樓下的人全聽到了。
  叁人見我已經夠濕了,似乎也不想浪費時間,最上面那人爬到我兩腿間,扶著雞巴摸索了一陣,好像套上了保險套,接著便對準我的小穴,一口氣插入一半。
  “啊……不…”我慘叫一聲,說是慘叫一點也不爲過,一股從未嘗過的巨大刺激,強烈到讓我感覺刺痛,如洪水般啃噬著我陰道裏的每一根神經。奇怪的是我剛剛才含過人的雞巴,並不是特別粗大,怎幺會有這種感覺?我猛然醒悟,他用的絕非保險套。我伸手去摸,果然他的陰莖套上了一個膠環,上頭布滿了肉刺,這…… 這莫非就是俗稱的羊眼圈嗎?天啊!他們竟用上了這些東西來插我!以前做男人的時候痛惜珊珊,對這東西提也不提,想不到成了女人,卻沒人憐惜我了。
  我受不了想推開他,卻立刻被其他兩人一左一右捉住雙手,讓那人可以毫無阻礙地猛幹我的小嫩穴,頓時插得我痛不欲生,哀號遍野,他一邊插還一邊說: “嗯…真緊…喔……你剛開始會不習慣…嗯……等一下你就會爽上天了…嗯…這個穴真棒……”說著說著已插了近叁十下。正如他所說,我居然真的逐漸適應,慢慢嘗到了甜頭,原先的刺痛感轉化成無比的快感,刺激得淫水越流越多。有了大量淫水的潤滑,最後一絲絲的痛楚也消失了,那無數個肉刺仿佛像一根根小雞巴一樣,正一起抽插我的小嫩穴,我已不再抵抗,反倒緊緊抱著那人,愉悅的享受這前所未有的舒爽。
  “啊…啊……好爽…啊……好棒…大雞巴…啊……幹我…用力…啊……太爽…啊啊……好…好厲害…啊……好厲害的雞…雞巴…啊…我的天…啊……”我閉著眼,淫蕩地哼著,完全陶醉其中,會不會驚動樓下的人已不再重要。
  窗外的狂風暴雨絲毫沒有減弱,震天價響的呼嘯聲令人不寒而慄,而室內卻是一幅香豔景象,唯一的聲音就是我的叫床聲,間歇夾雜著插穴的“噗滋”聲。在黑暗中我倆赤裸裸的軀體纏在一起,我緊緊摟著他,仿佛他是我熱戀中的男朋友一般,雙腿環著他的臀部,挺腰配合他的抽送。那人插了十余下,加大力度一舉突破中間的位置,陰道對他來說陡地收窄。“啊……好爽,怎幺這幺緊?這妮子真的是極品”又插了數十下後,叁人合力將我扶起,我張開腿,彎著腰站著,雙手各握著一根雞巴,輪流替他們口交,背後那人正做最後沖刺,激烈地我的小穴。
  “啊…啊……媽啊…爽…爽死了…啊……要高…高潮…啊……泄了…啊…哥哥…大雞巴…啊……幹…幹死…妹妹了…啊……不行…不行…泄…要泄……啊……啊……啊……”
  一陣狂插猛幹,幹得我在肆無忌憚的淫叫聲中達到了高潮。緊接著他也要射了,他猛然將我推倒在床上,雞巴對著我的臉,將一大堆精液一股腦兒全射到我的俏臉上。
  我還沒時間將精液擦掉,其他兩人又一湧而上,搶著要幹第二炮,在稍做爭執後,兩人決定一前一後同時幹我下面的兩個洞。我根本沒有爭辯的余地,其中一人迅雷不及掩耳地打開我的大腿,硬梆梆的雞巴直接插入穴中,沒頭沒腦的就猛插數十下,插得我臉上的精液散成一片,臉頰、鼻子、頭髮,都沾上那腥臭的精液,部份還流入我的口中。
  我不顧羞恥的哀號、淫叫。這時另外一人從梳粧檯拿了一罐嬰兒油回來,將我擺成昨天阿廣插我的後庭相同的姿勢後,在雞巴和我的屁眼上抹上油,一挺腰,便將半根雞巴插進我的肛門……
  “啊……好…好大…啊啊……輕…輕點…啊…啊……舒服…啊……大雞巴哥哥…啊……不要…不要停…啊……好爽…啊……你…你們…哥哥…好…好會幹…啊……太…太爽…啊……啊……”
  我淫水橫流,滿口淫聲穢語,根本忘記了我並不認識他們,連長相都看不清楚,竟然就任他們把我上下叁個穴全插遍了。我像個小蕩婦一樣,享受著兩根雞巴在我體內橫沖直撞,這樣過了約十分鍾,我又一次高潮後,全身酸軟,已漸漸吃不消。好在這時插我屁眼的那人也要射了,他抓緊我的屁股,連續快插十幾下後,口中粗聲粗氣的“嗯嗯喔喔”了幾聲,便直接把精液射在我的小屁洞裏。
  他繳械後,我頓感輕鬆不少,這時底下那人還想變換姿勢以延長時間,現在我的經驗也不少了,連忙壓著他的胸膛,屁股一上一下地猛套他的雞巴,眼看他就要射精,我迅速離開他身上,改用雙手替他打手槍,才沒幾下,大量的精液便全部噴在他的腹部上。
  畢竟這叁人技術並不算厲害,比不上阿廣和阿行,只是憑著羊眼圈一開始先聲朵人而已。
  “你們快走吧。”我喘著氣要他們離開,心裏還希望阿行他們沒有察覺。
  “小姐你別急嘛,你這樣就夠了嗎?”那第一個人又靠了過來,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摟著我就是一陣長吻,一只手也跟著去揉我的陰核。
  “嗯…嗯…唔……”我還沒完全恢複過來,又被他再次撩起性欲。他見機不可失,擡起我的右腿,直接站著把他的雞巴由下而上狠狠插入。我的天啊!好爽!套著羊眼圈的雞巴徐徐插了一陣後,不爭氣的淫水又孱孱流下,沿著大腿流到地上。
  我緊緊地抱著他,口中亂七八糟的叫著:“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要死了…啊……啊啊…啊……”接著他把我的左腿也擡起,讓我騰空挂在他身上,他雙手扶著我柔嫩的屁股,一邊走一邊幹我的小嫩穴,轉眼間竟然走出房間。我這才剛發覺不對勁,“別出去!”就赫然見到一群人,包括阿行和阿廣在內約有十個人,早已聚在房門外,正欣賞著我主演的這部活春宮。
  我羞慚得無地自容,偏偏那根該死的雞巴還不停的在抽送,幹得我欲罷不能,什幺話也說不出來,無可奈何只能懸在空中,嘴裏不停的“嗯嗯啊啊”。接著他將我放到地板上,把我雙腿撐的開開的,在衆目睽睽之下繼續插我。
  我大聲浪吟著,從眼角的余光瞥見四周的觀衆莫不是目不轉睛的在觀賞,其中有叁個女孩子則是一臉錯愕地看得目瞪口呆。逐漸地,我感覺到那些男生分別簇擁著那叁個女孩子,已慢慢形成了叁群人,即使在性交的恍惚狀態中,我還是感到了一絲罪惡感。
  我很清楚阿行,而他這些狐群狗黨自然也是物以類聚,他們的意圖十分明顯,相信這叁個女孩子也不會不知道。我無法看清楚她們的表情,只知道她們並沒有很具體的抗拒,若她們是阿行所說的那種浪妹也就罷了,但如果不是,那顯然是被我影響而把持不住,即將陷入這些男生的獸欲中。而我就像是魚餌,被用來釣這叁只小綿羊,那我豈不是助纣爲虐!?
  沒時間再替她們擔心了,正在幹我的男生已到了最後關頭,正加速抽送。我放聲浪叫,使這些男生的最後一點克制力消彌無蹤,我才隱約聽到那些女孩子發出幾聲驚叫,一股精液已噴得我滿臉又稠又粘。
  我身體微微的抽搐著,胸脯重重的起伏著,閉著眼靜靜地躺在地板上,等待體內殘留的快感消退散後,才拖著疲憊的身體晃進浴室,洗乾淨臉上身上的各種體液,接著便呆坐在馬桶上,竟然有點害怕不敢出去。


第二十八集 群魔亂舞


  過了一會兒,我深呼吸一口氣,決定出去看個究竟。果然不出所料,叁個女子已被帶到客廳,身旁都圍了至少兩個男生,已經將她們剝成半裸。在電視機前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孩子,長得十分娟秀,雙手被背後的阿廣捉著,胸罩和T-shirt被推到頸部,露出一對玲珑白晢的乳房,長裙和小內褲都被脫下棄置一旁,兩腿間伏著一個男孩子,正津津有味的吸吮她的陰部。而左右也各有一個男孩子,一邊揉著她的乳房,一邊輪流和她接吻。
  另外兩個女孩子長相都很清純(後來我才知道她們是姐妹),上衣已被脫掉,胸罩也被解開。短髮的姐姐身材最健美,全身只剩一件小短裙,內褲則被撕開挂在大腿上(可能是阿行的傑作),頭被沙發上的男生強按著,正被迫趴著替他口交,阿行則在她後面,捧著她的屁股,對著她陰唇和屁眼又親又舔。
  梳著兩條辮子的妹妹,則激烈地掙紮著,無奈力量懸殊過大,轉眼間被剝得一絲不挂,身旁的叁個男生則肆無忌憚地對她上下其手。
  我瑟縮在樓梯上,不知如何是好,這叁個女孩子或多或少都在抵抗著,顯然不是完全自願,而使她們陷入這種絕境,我必需負部份責任。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叁個女孩子似乎都已屈服,連原先反抗最強烈的妹妹都不再掙紮了,叁人的下體沾滿了淫水,雙眼緊閉,嘴中若有若無的呻吟著。阿廣一聲令下,這群色鬼將她們身上僅存的一點衣物全部除去,自己也脫的精光,現場頓時出現十叁條赤裸裸的肉體,看得我頭暈目眩。
  迷迷糊糊中,我也被兩個男孩子一左一右的挾到客廳,加入他們的集體性愛。我和那馬尾女孩排成一排,跪在兩個男生臉上,讓他們舔我們的陰部,眼前則是六根肉棒,我倆各含著一根雞巴,雙手還要握著兩根雞巴打手槍。兩姐妹則趴在另一頭,分別替兩個躺著的男生吹喇叭,最後兩個男生則兩姐妹的屁股後面,摳弄著她們的小穴。
  “唔…唔…啊…唔…唔…啊…唔……”我的欲火再度被挑起,而那叁個女孩也一樣,無不是香舌輕吐,媚眼如絲,清純的臉蛋已轉變成淫蕩饑渴的表情。那妹妹可能經驗最淺,居然一下子就達到了高潮,一個男孩子隨即將她帶到一旁,把她的腿扒開後,二話不說就將雞巴插入。“啊…啊……不要…啊……姐姐…救我…啊… 啊……”她碎雖不是處女,但似乎未曾經曆過如此兇猛的抽送,被一輪猛幹,幹得她叫苦連天。而幹她的男子絲毫不憐香惜玉,反而更加興奮,將她的腿打得更開,插得更深。
  “小妹…忍耐…等一下…啊…啊…就會舒服…啊…啊……唔…唔……”她的姐姐雖然心疼,卻也自身難保,被推到妹妹身旁,以狗爬式被兩根雞巴一前一後插入。
  很快地,十男四女展開一團混戰,每個女孩都至少要對上兩個男生。四個女孩子的淫叫聲此起彼落,那妹妹剛剛還在叫苦,此時卻叫得比誰都浪,辮子也因激烈的動作而散開。而馬尾女孩則站著同時應付四人,阿廣扶著她的腰,從後面劈劈啪啪的狂插猛送,而她彎著腰,嘴裏含著一根雞巴,雙手還握著另外兩人的雞巴。突然那姐姐一聲尖叫,原來是被阿行插入了,那嫩穴好像要被阿行粗大的雞巴撐破一樣,每一下抽插,都將濕漉漉的紅肉翻出後又擠回陰道,洞口的淫水已經形成白稠粘液,小穴中還不斷流出新的淫水。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會幹…啊……爽…爽死…哥哥…啊……大雞巴…要泄…受不了……爽死…妹妹…啊…啊啊……想幹…一…一輩子…啊啊……不行了…幹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啊……太爽了…啊啊……不行了…饒…饒了…饒了我…啊…啊……不要……停…幹我…啊……好舒服…啊…… 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愛死…啊……愛死哥哥…哥哥大雞巴…不行了…幹死妹妹…啊……”
  我們四只小白羊趴成一排,充滿彈性的屁股翹著高高的,十個男孩子像玩遊戲一樣,繞著我們圍成一圈來輪流幹我們。他們隨時有六個人在休息,若雞巴有軟化迹象,則插到我們的小嘴裏來保持亢奮,幹了幾十分鍾還沒有一個人射精。而我們女孩子就慘了,無時無刻都有一根雞巴在插,幹得我們聲嘶力竭,泄了又泄,偌大的客廳充斥著我們的浪叫聲和巨大的撞擊聲。漸漸的,有人嫌光插陰道不太過瘾,因此阿行便拿出好幾罐嬰兒油,乳液等潤滑用品,將我們四人的屁股澆得滑溜溜的,于是有人便開始插我們的屁眼。我有經驗還好,其他叁個女孩子未經此道,當場聲淚俱下,分不清是痛苦還是爽快。
  還好,終于有人射精了,一個……兩個……叁個……一股股精液灑在我們背上、臉上。最後只剩阿廣還在幹那姐姐。阿廣像是示範教學一樣,用盡各種姿勢,將那姐姐幹得氣若遊絲。阿廣看她不行了,丟下她又找上我,一輪狠插,插得我欲仙欲死,連連求饒。隨後他又幹遍那妹妹和馬尾女孩,才射精在馬尾女孩的嘴裏,這場淫亂的性愛狂宴總算暫告一段落。
  事後那妹妹趴在沙發上飲泣,她姐姐在旁安慰她,我也想安慰她幾句,沒想到卻換來她怨恨的眼神和一句“不要臉!”我怏怏然的退到一旁,這時那些男孩子端來泡面和果汁,那妹妹卻完全不肯吃。
  我低頭吃著面,聽那馬尾女孩告訴我,原來她們叁人都是另一間女校的學生,而阿行的同學則是校內攝影社社長,邀她們做模特兒,相處幾次都沒發生什幺事,沒想到今天居然……不過她倒是對那妹妹頗不以爲然,反而勸我不要愧疚,雖然說她們有受我影響,但追根究底還不是自己想要,現在舒服過了才來扮清純,太假仙了!如果她真的堅持立場,這些男孩子也不敢硬來(我暗想:那你們顯然還不清楚阿行的爲人)。
  談著談著,幾個男生也湊過來,馬尾女孩居然很大方,毫不害羞的和他們聊天,反而是我很不習慣這樣赤身裸體的面對面,總覺得他們的目光斷在掃瞄我的胴體。不過讓我稍感欣慰的是,阿行和阿廣都沒透露我的身份,他們都還以爲我也是高中生,還頻頻稱讚我發育得好,令我啼笑皆非。慢慢的,他們不老實的手又溜上了我倆身上,揉著我們的乳房和陰唇,更湊過來吻我,舌頭鑽進我的嘴裏。我倆半推半就,不由自主地握著他們的雞巴,很快的,六個男生全圍了上來,又摳又揉又舔的使我倆呼吸越來越重。
  憑心而論,我們四個女孩子各有各的優點,論身材自然她們都不如我(後天的嘛),但論容貌就以馬尾女孩的瓜子臉最漂亮,可惜身材稍嫌太瘦。姐姐身材相貌都有一定水準,妹妹則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也算勻稱。這些小色鬼有幸能一次上我們四個美人,真是前世修來的福,想當然他們絕不會一次就滿足。
  轉頭看見那姐姐也被兩人壓在地上,嘴裏已塞入阿行的大雞巴。只有那妹妹這次堅持不讓人碰,板著臉縮在沙發裏。很快地我又濕了,一個男生馬上把我翻成跪爬型,然後迫不及待的插入,動作比較慢的只好揉著我垂下的兩個奶子,一左一右的要我幫他們吹喇叭。而那馬尾女孩則被整個人抱起,兩個男生一前一後同時插她下麵兩穴。那姐姐更辛苦,上下叁個洞同時被幹,叫得死去活來。
  一陣又一陣的狂抽猛送,幹得我們一整晚都在“大雞巴……”“救命……”、“爽死了……”的不停亂叫。
  好笑的是那妹妹只忍了大約半小時,就忍不住去摸阿行的雞巴,阿行當然不會客氣,老鷹抓小雞般將她一把攫進懷裏,先要她吹喇叭,又戴上他朋友的羊眼圈,故意要整她一番,只見那妹妹被幹得呼天嗆地,高潮迭起,差點昏死過去。
  眼看那妹妹兩眼翻白,已經不行了,阿行轉而過來照顧我了。這時圍著我的四個男孩均已洩氣,讓我替他們吹喇叭的兩個最快射了,一個射在我臉上,一個射進我嘴裏,在後面插我的那個也把精液射進我的體內,揉我奶子的那個男生則最遲,因爲是他自己手淫的。這正好給了阿行的機會,于是我們這對老搭檔又幹起來了,我仍然是跪爬著,讓他在後面老漢推車。一群人各式各樣的姿勢換了又換,我們臉上,身上,嘴裏都被射滿了精液。我這時也不想什幺,只知道盡情被幹、盡情享受,就在這忘乎所以的一刻,大門打開了,剛好我的臉正對大門,看到進來的是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我不認識,只依稀看到他臉帶冷笑,一副得意的模樣,而另一個正是我朝思暮想而又不敢更進一步的程朗!
  我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反應,也不知道他爲什幺會突然出現在這裏,更不知道和他同來的、帶著一臉冷笑的男人是誰,我只知道現在的阿朗怒氣勃發,神態和在公園因救我而殺退流氓一樣的兇狠。只見他披著黑色大衣,如死神一般,一步一步向我們這邊逼近……
  阿行也稍微害怕,馬上從我的陰道中抽出陽根,我沒了支持,褪然趴在一旁。“大哥,你們不是去了談生意嗎?怎幺……?”原來另外一個男人就是阿行的哥哥——雷萬風!
  雷萬風臉如寒霜,冷然道:“如果不是臨時有事折返,也不知你這小子做出這樣的有辱家門的事!”阿朗走到阿行前面,喝道:“臭小子!你他媽的不想活了!?”
  阿行不知厲害,反駁道:“你是什幺人,竟敢在我家撒野?老子喜歡怎樣就怎樣!”
  阿行只害怕他大哥,至于其他人,他雷家二少又怎會放在眼裏?
  但這個可不是一般人,阿朗是世業集團的公子。果然,阿朗從衣袋裏掏出一根黑色的小鋼炮,這可是真正的鋼炮——手槍,對準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