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春潮蕩漾的激情家庭

精彩内容:

太陽市的太陽真的很厲害。都已是十月下旬了,那太陽還是把地面曬出了陣陣青煙。
不,坐在教室裏的學生一個個都手拿著一本寬寬的作業本在不停地搖著,由于天氣的原
因,老師也不去制止他們。
    這是一節數學自測課,有十個小題,老師已經說過,只要用作業本能把這十個題目全部做完,再把作
業本交到老師那裏,就可以回家了。
   王平草草地做完了前面的八個題目,胡亂的亂寫一通,第一個走出教室的,
王平回到家中,看客廳的桌子上沒有書包,就肯定妹妹還沒有回來。一般情況下,妹妹
總是比他先到,因爲這一次他是提前二十多分鍾回家,故而搶了先。
   王平把書包放在桌子上,順勢又把短袖襯衫脫下,正準備脫下長褲時,發現媽媽的房間
裏有響動,于是走到母親的房門前,門沒有關好,還留有一條小縫,他從門縫中看去,
只見母親一絲不挂地站在床前換衣服。
   媽媽的床是順著門的方向擺放著,媽媽是站在床邊的,王平只能看到媽媽的側面,是媽
媽的右側。媽媽的床頭是梳裝櫃,上面有一塊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鏡子,王平從鏡
子裏同樣也只能看到媽媽的側面,這回是媽媽的左側。但從媽媽的前後,顯示出來的
是——那彎曲有致的優美的曲線,翹翹而豐滿的屁股,肥大而高高挺出的一點也不下垂
的乳房……
王平只覺得有一股電流傳遍了全身,下面的陰莖也迅速地腫大而立了起來。
他在桌上想著媽媽的乳房、媽媽的屁股,還有媽媽優美的曲線。不知不覺就在草紙上畫
出了一幅和媽媽一樣美麗的裸體女人的輪廓圖。
   王平的母親叫全紅,今年叁十叁歲,在一家技術設計院裏工作。十歲以前王平都是和母
親同睡一床,而且是同一頭。當時母親和他都是裸睡,這是母親的習慣,那時母親總是
摟著他睡,母親的兩個大乳房總是他手中的玩物。那時他的父親已去世了。
   父親去世時他才五歲,妹妹只有四歲,都還沒有上小學,也不懂什幺事,更不知道男女
之間的事,當時撫摸媽媽的乳房,也只是覺得好玩而已,他記得那時睡的床是靠著牆放
著的。他總是睡在床的裏邊,媽媽睡在中間,妹妹總是睡在外邊,有時妹妹也爭著要睡
裏邊,但妹妹總是爭不過他。他和妹妹與母親同睡了五年,可那時他還小,什幺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去欣賞母親美麗
的胴體。
  全紅敲響了王平的房門,「大嫂,玉兒她們到樓下來了,你們快出來吧。」
這時王平才把自己的長槍從大媽的陰戶裏抽出來,並穿好衣服,從房裏出來坐在客廳的
沙發上。兩人剛一坐好,王芳和王玉就從外面推門進來了。
「啊,累死我了!」王玉一屁股就倒在沙發上,她正好在王平的身旁。
王玉在進屋時就把外大衣脫了,此時只穿著一套開胸很低的上裝,都能看到深深的乳
溝。由于王玉坐下去的時候速度太快,當她坐好後,兩個大乳房都還在一起一落、一上
一下地波動著。
王平正坐在玉的旁邊,這一動人的場面他看得一清二楚,他怎能忍受住這撩人的誘惑。
于是,他把上身故意向玉姐那邊傾斜過去一下,然後,就像自己要倒下去一樣,順勢就
用雙手向姐姐的胸脯上摸去,正巧兩只手心觸到了王玉的兩個乳尖。
啊,玉姐連胸罩也沒有戴呀。王平只覺得一股電流傳過全身,傳到了他的大腦神經中
樞,讓他産生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小弟弟自然地立了起來。
這時,只聽王玉發出一驚叫,「啊——平弟,你幹什幺呀?二媽——媽——你們看平弟
他摸我的奶子……」
此時,王平的兩只手還是停在姐姐的兩個大乳房上,還捨不得拿開。
「平兒,規矩點,這幺多人在這裏,你也多手多腳的,更何況你大媽還在身邊,你也這
樣大膽,快停手,像什幺話,沒老沒小的……」全紅在故意地教訓起兒子來。
「紅妹,現在的年輕人不比我們以前了,他們可開放多了,摸點算什幺。」
楊豔回頭又對女兒說:「玉兒,你是姐姐,弟弟摸一下胸脯,你也大驚小怪的,不是還
穿著衣服的嗎?過來平兒,你玉姐不讓你摸,就來摸你大媽的,你大媽的奶子比你玉姐
的都還要大呢。」
「大媽——你說什幺呀,羞死了……」王芳故作羞態地對大媽楊豔說,「大嫂,你不要
太護著平兒,你這樣護著他,不知他還會幹出什幺事來呢。平兒,聽話,到房間去看書
去吧。」全紅也接著女兒的話對楊豔說。
王平知道媽媽和妹妹的這些話是說給大媽和玉姐聽的,好讓大媽她們相信我還沒有搞過
媽媽,插過妹妹。此時,王平不但不聽,反而把手伸進了王玉的衣服裏去摸玉姐的兩個
大乳房。
啊,這一下可真摸到了那兩團軟肉了,他只覺得玉姐的乳房是那樣的柔軟和富有彈性,
這一摸就使他的鳥兒硬成了直角。那龜頭頂著內褲,難受極了。他還未等姐姐說話,另
一只手就向姐姐的大腿根處摸去。
「媽——弟弟他摸到我的……我的……啊……啊……二媽——弟弟的手指進入我的……
啊……啊……」王玉只是在大聲地不停地喊著,可身子並沒有移動半分,兩只手閑在兩
旁,也不去上下護一下。
王平當然不知道這其中的緣故。今天下午一來,他大媽就讓他插了兩回,還讓他吃到了
奶水。現在,王玉又讓他上下齊摸,也不動一下。這只有楊豔、王玉和她們一家人知道
這樣做的原因。
「平兒,你也太不像話了,摸一點也就罷了,你還要……你真是得寸進尺,還不快快停
手!」全紅準備起身去制止兒子。
等全紅的身子還沒有全起時,就被楊豔拉了下來,「紅妹,不要管她們,我們看我們的
電視,隨她們去吧。」
這時,王芳真的羞得臉都紅了,她起身向自己的房間跑去。
可是她腳步剛動,又被她大媽拉了回來,並把她死死的抱在懷裏。兩手正好放在她的兩
個剛剛被哥哥培育而豐滿起來的乳房上。
「大嫂,這樣怕不好吧,我們都在這,你還讓平兒他……」
全紅這回是真的有一點興奮了,雖然他們娘叁天天晚上裸睡在一起,那畢竟是在床上,
那是做愛的地方。而在其它場合好也就是讓兒子摸摸,過一下乾瘾,她清楚的記得自己
在客廳裏有她們母子叁人在一起的時候,只讓兒子插過一回,就是春節前不久的那一
次。
「有什幺不好,平兒都十六歲了,還是童子一個,我說你這個母親當得也不怎幺樣。」
王平裝著象餓鬼似的,嘴裏直出大氣,雙手在迅速地解開玉姐的衣服,竟把王玉衣服上
的一顆紐扣都拉脫了。
「媽——二媽——弟弟他真的要那個了……」王玉又在旁邊大叫起來。
「玉兒,你看你平弟那幺可愛,那幺激動,那幺想插女人的陰戶,你就忍心讓他難受?
你就給他插一下,解解他的火氣嘛。」楊豔扭過頭來對她的女兒說。
「大嫂,你也太愛平兒了,你看……你看我們都在這裏,你還……即使你讓平兒那
個……也不能當作我們大家的面……總該迴避一下吧……」全紅說話的口氣比剛才鬆了
許多。
「是啊,大媽,你答應讓我哥哥幹我玉姐,也不能當作他媽媽和他妹妹的面幹呀……哥
哥,你也真是的,既然大媽答應了你可以那個……你也該知趣一點,你就該帶著玉姐到
你的臥室去就是了,你總不能當著媽媽的面把你的那個……那個……拉出來吧。」王芳
帶著責怪的口氣對哥哥說。
「你看你們母女倆,真是一點也不開竅,兩個死封建腦瓜子。平兒,別聽她們的,你就
在沙發上幹你姐姐,我就讓你媽媽和你妹妹看一看男人是怎樣插女人的,看她們癢不
癢,看她們想不想插,我就不信哪有貓兒不吃魚的。別怕,有大媽在這裏,你只管幹,
只管插,插完你玉姐了,還想插你大媽你就來插,想插你媽媽你也可以插,想插你妹妹
還可以插……」楊豔看這勢態的發展,讓王平上他媽媽甚至妹妹,就不要等到今天晚上
了。因此,她就越說越把尺度放寬了。
「大嫂,你說什幺呀,讓平兒來幹我?這……」全紅雖然剛才就在浴室裏單獨聽到楊豔
說讓兒子來幹自己的話,但沒想到她現在會當著這幺多人的面說出讓兒子來插她,此時
的她真是産生出一種讓她說不出來的快感,雙臉不由得嫩紅進來,心跳也由此跳快了許
多,「大嫂,你也太……那弟弟乾姐姐的事可能是時有發生,但兒子搞媽媽的事還很少
聽說,我就只是在剛才聽到你和強兒……」
未等全紅說完,楊豔就把話接了過來:「紅妹,你只是很少聽說兒子搞媽媽的事?那除
了我剛才說的我自己以外,你還是聽說一點喽。人世間千奇百態無奇不有啊,有什幺事
情不會發生呢?兒子搞媽媽的事多得很,我坦白地跟你說,不止我一個,真的,爲什幺
呢,因爲兒子從小長就長時間地和媽媽在一起,有的母親讓兒子吃奶都吃到七、八歲,
有的十來歲還和媽媽睡在一起,還一絲不挂的在一起洗澡,媽媽身上的每一個部位兒子
都清清楚楚的,你想再過五、六年,兒子和媽媽還能不幹那事嗎?」
「再則,作爲媽媽正當叁十七、八的虎狼之年,而兒子呢又是十五、六歲,正是對異性
相當好奇的英俊少年,你說能不會發生肉體的接觸嗎?還有,有的母親看到自己的兒子
英俊潇灑,怕他在外面亂玩女人學壞了,更怕他得了什幺病回來,還不如自己滿足了兒
子,把他牢牢地栓在家裏,讓他留戀母親的肉體,而專心學習。」
「還有,有的母親認爲,自己和兒子發生了關係,就是她和兒子兩人知道,又沒有其他
的人知道,兩人常常自得其樂,還說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呢。你說這事很少?鬼才相信
呢,難道有的母子發生了肉體關係後,她還會登報不成?還會公開的和你這個陌生人說
:我讓我的兒子插了?我告訴你,這些還好一點,還有孫子搞奶奶的呢。」楊豔就像一
只話夾子,一個人在說個不停,早把身邊的兩個女人說得意亂情迷了。
「大嫂,你這也太有點誇張了吧,孫子搞奶奶,年齡都相差得那幺大,可能嗎?」全紅
雖然和兒子不知道多少次親密接觸了,但她聽完楊豔說完這段話後,也不禁産生了極大
的興奮,她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已流出很多。
「有什幺不可能的,只要那根陰棒能插進陰洞裏,就有這樣的事發生。」楊豔一邊說
著,一邊用手向王芳的私處摸了下去。
王芳已被她大媽的這一席天暈地亂的話說得面紅耳赤、淫意大發,臉上泛起了陣陣紅
霞,下身也早已是河水成災了,她真不明白,只是聽了大媽的這些話,怎會使自己如此
的有快感呢?當她大媽的中指進入她的小溪的時候,她才清醒過來。
「大媽,你別……」
「哈哈,芳兒,你看你的淫水都流出這幺多了……」楊豔把沾有王芳愛液的手指拉出
來,在全紅的眼前晃了幾晃,「紅妹,想不到芳兒也是這幺的浪呀。你的莫不會比芳兒
的流得更多吧。」楊豔用一只手抱著王芳,另一只手向全紅的下面摸過去,但伸過去的
手卻被全紅止住了。
此時,王平早就已經把他根又大又長又硬的脹得發紫的陽具深深地插進了王玉那長滿陰
毛的穴洞中。
「啊……啊……平……弟……你……輕……點,啊……啊……平弟……你的好粗呀,脹
死姐姐的小咪咪了,啊——」王芳突然大叫了一聲,「平弟……你的太長了,啊……你
的小弟弟……進到姐姐……的子宮……裏去了,啊,平弟,姐姐好舒服,啊……媽媽,
女兒好爽喲,啊……」王玉在不停地叫著。
王平的大陰莖正在玉姐的陰道中快速地做著活塞運動,「啊……姐姐,你的穴真好插,
啊……」
「啊……弟……弟,你的……東西……怎幺……這樣……大……這樣…長,姐姐……都
快……受不……了啦,啊……啊……好……舒……服,好……爽,真……解……癢,
啊……啊……」
「平兒,玉兒,你們輕喊點,叫得這樣大聲,快把你大媽我喊出水來了。」
楊豔在不停地撫摸著王芳的兩個肉團,看著正在無比興奮的女兒和侄子說道。
「大媽,姐姐的小穴太好插了,啊……它緊緊地夾著我的小弟弟,我的小弟弟舒服極了
!」
「平兒,舒服就好。玉兒,你和你弟弟交換一下位置,你在上面,讓弟弟在下面,讓他
保存點實力,等會兒你們完了,我還要來過一下瘾呢。紅妹,芳兒,童子雞你們吃不吃
呀?」
躺在大媽懷裏的王芳感覺到大媽正用她的兩個大奶子摩擦著自己的後背,她的雙頰绯
紅,已激動得不敢說話了。
只聽全紅答道:「大嫂,我還是不能……芳兒……你若是想……就……啊,我給你們做
飯去了……」說完,全紅帶著無比激動和害羞的表情向廚房走去。
第二十一章
看著全紅急促的離去,楊豔的雙手又在王芳的胸前不停地撫摸起來。
「芳兒,實際上你媽媽是很想讓你哥哥插的,只不過她放是不下那自尊……芳兒,你想
不想讓你哥哥操你的小穴?恐怕你們兄妹倆早就已經幹過了吧?」
「大媽,看你說的,我們哪能幹那事……從沒有的事,我們……連想都不敢想呢!」
「那你現在想不想讓你哥哥操?想吧……嗨!芳兒,自己想做的事,又不敢說,那不是
難受嗎?不怕,芳兒,來,過來大媽幫你脫衣服,大媽讓你先上好不好?要不現在就叫
你玉姐讓你上去怎幺樣?」。
此時的王芳,早就被大媽弄得不知東南西北了,她被大媽從沙發上拉起也還沒有反應過
來。
「芳兒,你這羞答答的樣子看上去是很想那個的喲……玉兒,你先下來,讓你芳妹來一
下。」
「媽——玉兒……現在……快……達到頂峰……了,啊……啊……叫……芳妹……再
等……一會……嘛,啊……,啊……」
「玉兒,聽話,快下來,」這時楊豔已經拉著王芳來到了女兒她們的作戰地點,並用手
輕輕拍了一下王玉的肩膀說道。
王玉極不情願地從王平弟弟的身上下來。
此時,王芳的衣服也已經被大媽全部脫下,「哇,玉兒,你快來看,你妹妹的陰戶和你
二媽的一樣,一點陰毛也沒有,又是一個美麗的白虎。你看這兩片大陰唇厚厚的肥肥的
白白的嫩嫩的,摸起來好舒服喲。這兩片大肉橙緊緊地把小陰唇夾住,連小陰唇也沒有
看到,就只有一縫呀……芳兒你先別忙讓你哥哥操,先讓大媽看一下、摸一下你的陰
戶,你這陰戶太吸引人了,連我都爲之動情。玉兒你看,你沒有見過這樣嫩而美的陰戶
吧,看上去就像是還帶有『女兒肥』的八、九歲的小陰戶一樣……哇,芳兒,你的陰洞
流出水來了……」
「大媽,你們……這樣……羞死我了。」王芳終于說了一句話。
「好啦,芳兒,和你哥哥舒服去吧……來,大媽教你,上來……對,平兒,你躺直
些……好,就這樣……來,芳兒,大媽來幫你們一下……好了,向下坐下去……對,慢
慢的,不要快,要不你哥哥的大雞巴會把你的小穴插破的……嗯,對,慢慢地向下套,
好,你看全都進去了」
「啊……啊……」王芳是真的情不自禁地大叫起來。
「噫!芳兒,不對呀,你不是說你還沒有與你哥哥那個嗎,可是爲什幺沒有出紅呢?」
「……」這時的王芳一聽到大媽的這問話,心裏是從激動轉入慌亂,真的不知道怎幺答
才好。
「大媽,你就不要提這事了,這事就讓它慢慢的消失在我妹妹心靈深處吧,提起它我妹
妹一定會傷心的,因爲,這事對我妹妹來說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機警的王平在給他妹妹而實際上是爲他們娘叁人圓場。從他的口氣來看,他可能要編一
個出奇的故事了。
「芳兒,難道你被壞人所……」大媽也不好再問下去了,她猜想,王芳一定是被別人強
姦了,要不王平怎幺說出。「這事,對我妹妹來說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呢。」
「妹妹,是什幺人,我叫你強哥來收拾他們,你強哥現在可是我們縣城的大哥大了」王
玉也在一邊打抱不平起來。
「玉兒,你也不要再提它了,這事就讓它過去吧,免得芳兒她聽到就傷心、難過。」
「啊……啊……」王芳在故意大聲地叫喊著,還裝出有點疼痛的樣子。她雖然才十五
歲,可哥哥早就已把這片處女地開墾成熟了,哥哥的具槍對于她來說是覺得有點脹,但
那脹又能使她如此蕩漾。她是在做給大媽她們看的。
「芳兒,是不是有點疼?若不能堅持,你就下來吧,讓大媽來滿足平兒。平兒,你也真
行,都幹這幺久了,你還沒有射出來,你比你強哥和你大伯強多了」
「啊……啊……大……媽,芳……兒……洩……了,啊……啊……」
「芳兒,讓大媽來套你哥哥,我就不信,平兒的鋼槍會一直這幺硬下去?」
這時,王芳從他哥哥的身上起來,緊接著楊豔就跨到了王平的身上,她一只手握著王平
的陰莖,另一只手在分開自己的兩片長滿陰毛的陰戶,把王平的陰莖頭對準自己的陰道
口,然後慢慢地向下坐去。她只感覺到王平那長而大的肉棒把自己的淫洞塞得好滿,那
龜頭已直抵到了花心。
「啊……平兒,你的……小弟……弟……真大……真長,大媽的老……穴都快……承受
不了……啦,啊,啊……你的小……弟弟……頂得……大媽……的花心……好……癢,
啊啊,好……舒服,啊……啊……好……過瘾,啊……啊……平兒,這是……你大
媽……最舒服……的一……次,啊……啊……」
王平的大槍被大媽快套緊夾左插右磨,可仍是堅硬無比,一點也沒有要射出來的迹
象……
過了一會,只聽楊豔在不停地浪叫:「啊,啊,平兒,大……媽……要……丟……了,
大……媽……要……升……天……了……啊……啊……」
「大媽,讓平兒來上面吧,看你累得汗水都流出來,你到下面來好好地享受一下,平兒
再讓你升天一次,好不好?」
「平兒,想不想幹你媽媽?」
「想,不過她是我的媽媽,兒子怎幺能幹媽媽呢!」
「你強哥不是幹你大媽?」
「……」
「不怕,有大媽爲你作主。」
「大媽,這……」
「平兒,大媽告訴你,其實你媽媽是很想你插,但她又要故作淑女。平兒,你媽媽也夠
苦的,她把你們養大,這幺多年了,也沒有找男人,她容易嗎。天下哪有女人不想男人
來安慰的?你也十六了,不小了,也該安慰安慰自己的媽媽,這樣才是一個好兒子。」
「可是,我怕媽媽她不同意……」
「別怕,包在大媽身上。你想,我們四人在這裏大喊大叫的,你媽媽的……
早就春水滿園啦……你等著吧。」
說完,楊豔起身到廚房去了。
剛才還沒有盡興的王玉向王平丟來一個眼神,哪意思彷彿在說:弟弟能不能讓姐姐再舒
服一下?
王平看見王玉哪渴望的目光後,知道她剛才還沒有得到滿足,于是挺著堅硬的陽物來到
王玉的面前,王玉也想讓弟弟換一種姿式,就把屁股高高擡起……
「啊,啊……弟……弟,再插……快……些,啊,啊!好……舒服……啊,啊……」
由于用力太大,屁股與大腿的接觸發出一陣陣「啪」、「啪」的聲音……
王玉的兩個大乳房在胸前隨著有力的撞擊有節奏地蕩來蕩去……
「啊,啊……弟弟,姐姐……要……丟……了,啊……啊……」
「玉姐,你的穴真好插,緊緊的,好舒服,弟弟還要插。」
「啊……啊……」
「好了,好了,玉兒,你都兩次了,還不夠嗎,讓你弟弟留點精神,也好讓你二媽快活
快活。平兒,還不快過來安慰你媽媽!」從廚房裏拉著全紅來到客廳沙發上的楊豔對王
玉和王平說。
楊豔是死纏爛纏才把全紅從廚房裏拉了出來,到了客廳後,她也不管叁七二十一,就把
全紅的衣服叁下五除二地全脫了下來。
全紅開始時還阻止一點,可到了後來,她什幺也不顧了,何況自己早就已經與兒子花好
月圓了,隨她吧,自己以後,還有一個是被大嫂拉下水的絕好的借口呢。
王玉再次不情願地讓那使她獲得無比興奮的白槍從自己的肉眼中退了出來,並向媽媽呶
了一個小嘴。
玉姐起過後,王平才發現媽媽已被大媽剝得一絲不挂,正羞答答地軟在沙發上,兩手把
自己的下身蓋住。
楊豔向王平丟去一個眼色,示意他去安慰自己的媽媽。
王平來到媽媽身邊,只見媽媽玉臉早已通紅,眼睛緊閉,由于雙手去護住私處,雙臂從
兩邊環擠著玉乳,自然就産生了一個深深的乳溝。王平被這一造型看呆了,久久地在媽
媽的身前觀賞著這一傑作。
楊豔以爲王平不敢冒進,過來推了他一下說:「平兒,不用怕,大媽我都跟你媽媽說好
了,你媽媽已同意你的小弟弟進入了,還不快點?」
「大媽,你看我媽她……」
「嗨,你這孩子,你媽媽那是表示等著你……你呀,來,大媽給你幫點忙,要不你們母
子倆不知要等到什幺時候才……紅妹,把手拿開。」
當楊豔把全紅的手從陰戶上移開時,王平和王芳兩人都異口同聲地說道:「啊,媽媽,
你的……怎幺一點毛也沒有?」他倆還在唱戲。
「平兒,壓下來……對慢慢挺進……對,別怕,再往裏插……好,就這樣,好,哇,已
完全挺進大別山了。」
「哦……哦……」全紅開始輕呵起來。
「平兒,感覺如何?你媽媽的和我不一樣吧?」
「大媽,我媽媽的真舒服,她那裏面又緊、又熱、又軟、又滑……真的好舒服,我不知
道怎幺來形容。」
「平兒,可以加快抽插的速度了,你一定要讓你媽快活得死去活來才行。」
「啊,啊……平兒,別……這樣……快,媽媽……受不……了……啦,啊,啊……」
「平兒,別聽你媽媽的,還可以再快些,對,還要次次頂到花心,好。」
過了十來分鍾,王平還一直這樣快速地抽插著,可能進出已有一千多次了。
「啊,啊……平兒,你……插得……媽媽……好……舒服,啊……啊……媽媽……
要……升……天……了,啊……啊……」
「啊……啊……媽……媽,平兒……也要……」
「啊……啊……平兒,你可……不要……把……那東……西……往……媽媽……裏……
面……射,啊……啊……」全紅在如此興奮之時,也不忘故意說給楊豔聽的話。
「別聽你媽媽的,平兒,你就射在你媽媽的裏面,等到你媽媽肚子大了,你就有奶吃
了。」楊豔用手死死地抵住王平的屁股,不讓他把陰莖從他媽媽的陰道裏抽出來。
「大嫂,你也太……」
「這有什幺,我兒子,還不是天天把他的精液射在我的洞裏面呀!」
「啊……啊……媽媽,平兒……要……射……了,啊……啊……」
一股強大的激流直向花心噴去……
王平這一次射得真多,射得他媽媽的陰穴都裝不下了,多余的白色液體從那母親和兒子
的下體的結合處中直往外滲,然後又慢慢地流到了沙發上。
……

由于全紅的主臥室睡不下五個人,王芳也知道哥哥的陰棒是要天天都要插在媽媽的陰洞
裏過夜的,而大媽又說有事情與媽媽說,所以沒到十點,她就拉著玉姐到自己的房間休
息去了。
時針已指到了深夜十二點,在主臥室的大床上,淡紅色的大被子下露出叁個人頭來。
這大床也真大,這是全紅特地爲她們叁人而定做的,它比一般的夫妻所用的床要大叁分
之一,而這被子也是爲這大床而做,所以,叁個人睡在上面還較爲寬鬆,但要是多于叁
個人的話,那又略顯擠了一點。
床上睡著的叁人中,從進門的這個方向看去,左邊是全紅,右邊是楊豔,那中間一個就
自然是王平了。
剛才,王平分別又和媽媽、大媽各快活了一次,他讓兩個叁十多歲的美婦都達到了她們
想要達到的地步,得到了她們想要得到的快樂和滿足。
此時,睡在他兩邊的兩個美婦正用她們的四個大肉團從他的兩邊研磨著他,他正在品味
著這使他全身舒松的感覺。
王平往他的右邊吻了吻媽媽,又轉到他的左邊去吻一吻大媽。然後,只見他的頭向被子
的裏面移去,不一會,被子的外面,就只剩下那兩個嬌豔的女人粉臉了。只聽到楊豔對
全紅說:「這小鬼又在吃奶了。」
「大嫂,你不是說有什幺事對我說嗎?」
「紅妹,是這樣的,我們原來的那棟房子就要拆了,這就意味著我們得買新房。」
「這是好事呀,能住上新房還不好嗎?」
「好什幺好呀,那新房得要6萬多呢,再加上簡單的裝修,也得要7、8萬吧。」
「大嫂,這還不好呀,7、8萬就能住上一套新房,這上哪找去呀,在我們這沒有20
萬以上,你想住上新房?你想都不要想!」
「紅妹,我們下面,哪能和你們上面比呀,我們在縣裏,每月工資都還不到1000呢
!」
「那拆你們的房子,不賠償你們嗎?」
「那能賠多少呀,還不到2萬呢」
「這幺少呀,那大伯你們都縣裏工作了這幺多年,也總該有點積蓄吧,7、8萬還會湊
不夠嗎?」
「嗨……本來是有一點積蓄的,可去年我媽媽生病來縣裏住院,得動手術,這樣就花去
了我1萬多元,過不多久,老家遇上了火災,一把火全燒沒有了。這樣我們又花去了一
點。誰知,今年我媽媽舊病又複發,又住院,但還是沒能把她老人家救過來……」說到
這,楊豔的眼睛有點紅紅的,兩滴眼淚從她的眼角滑落到臉上。「你說我們還有什幺積
蓄呀?」
「大嫂,你們這次來,就是……」聽到大嫂的訴說,全紅的心中也擁上一絲悲情。「還
有什幺好事呀,就是向你們借點……那房款馬上就要交了,我的娘家是沒有一點支持的
能力了,只好向你們……」
「大嫂,你們還差多少?」
「現在,我們就只有那補房款,還差6萬多呢!」
「那我拿7萬給你們吧,夠了吧?」
「啊,夠了夠了,紅妹,你真好……但我們不知道何時才能還清你們……」
「大媽,還什幺還呀,這點錢對我媽媽來說,只是她身上的一根毛。」不知何時王平又
把頭從被子裏伸了出來說。
「平兒,這對你媽媽來算不了多少,但對你大媽我來說就是一筆大數目了,怎幺能說不
還呢!」
「大嫂,這幾年你們也不容易,就不要還了,就算你和玉兒你們今天的…」
全紅一下子也不好說是什幺來著,總不能說是賣那個吧。
「……紅妹,那就太謝謝你們了。」
楊豔真想不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來時打算能借上就好了。在家裏商量說,如果借不了
那幺多,也可以少借一點,得一點好一點嘛。
「豔妹,你和玉兒去,如果實在不行,可在平兒身上打主意,他也有十六歲了吧。但要
注意,不要失了尊嚴,若是平兒對你們……你們就半推半就地應允了他。若是他沒有向
你們有任何這方面的表示,你們千萬不要自投滿懷。一切隨機應變,豔妹,就看你們的
了。」這是楊豔來太陽時,丈夫對她說的一番話。
當時兒子在一邊還不願意地對他爸爸說:「爸,你怎幺能把媽媽姐姐讓我平弟他……
呀,媽媽和姐姐只是我們兩個的。」
當時只見丈夫白了兒子一眼說:「你就只知道猛插你媽和你姐,讀書也不見有起色,都
十八了,還有一個學期馬上就高考了,也不知你能不能考上,要考不上,又得花不少的
贊助費。現在又要那幺多的錢買房,你能拿出錢來給你爸爸交購房款嗎?再說你平弟也
不是外人,你能插你媽媽和你姐,也就不能讓你弟弟插一下嗎?」當時還說得楊豔全身
火辣辣的。
啊,這下好了,現在不但借到了,還不用還了呢。
正想著,王平的大陰莖又塞進了她那濕滑滑的下體。
「啊,平兒,你怎幺這幺厲害呀,你今天都來好幾次了吧,和大媽我來了叁次,和你玉
姐來了二次,和你妹妹來了一次,和你媽媽來了二次,都八次了耶,你還能來呀。啊,
平兒,你插得大媽好舒服喲,哦……」
「大媽,現在你們完成了任務,又要急著回去交款,明天可能就要走了,我還想再享受
一下你這緊緊的肉洞嘛」
「平兒,你要是這樣想大媽和你玉姐的陰洞,我們可以在這多留二天,你們對我們這樣
好,我們怎幺能不知恩圖報呢,要不就讓你玉姐永遠給你怎幺樣?」
「大嫂,別聽這小鬼的,你們那邊還急著呢,再則,這是我們送給你的,又不是把玉兒
買下來……」
「啊……平兒,你真會插,真能插,大媽我又快不行了,啊……紅妹,現在離交款的時
間還有一個多星期呢,既然現在款都得齊了,也不慌著回去,我打一個電話給他大伯就
行了。啊……平兒,你插慢些。紅妹,你看平兒這樣喜歡,我們就留下來兩天,我們也
不好意思明天就走呀。啊……平兒,你怎幺又插得這樣快了,慢點,啊……」
「大媽,你和玉姐的怎幺有這幺多毛呀,而我媽媽和我妹妹的即一根也沒有呢?」王平
嘴上說著,可下面的動作卻一點也沒有減速。
「啊……平兒,你插慢點嘛,你插得這樣快,啊,大媽我怎幺和你說話呀,嗯,對嘛,
平兒,你真乖,真聽話,哦……你媽媽她是白虎家族的成員,也就是不長毛的家族,而
你和你妹妹又是從你媽媽的小咪裏生出來的,所以你們就不會長出毛來了。這更好呀,
你看你的肉棒的外形就像是十來歲的陽物一樣,只不過大得多,長得多罷了,能享受到
這樣的陽具,也是我大媽叁生有幸了。啊……平兒,你又快了呀,是不是要來了?
啊……啊……大媽也要升了,啊……啊……」
楊豔只覺得一股熱流不停地向自己的子宮深處湧來。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四。楊豔起得比較早,她是尿急才醒來的。當她回到床上的時
候,看到王平還壓在全紅的身上,而兒子的大棒長槍還插母親光潔的白陰中,她不想打
擾她們母子的連體酣夢,就一個人來到了客廳裏,正好給丈夫和兒子打一個電話。

楊豔來到客廳,拿起電話,快速地撥了幾個號碼。
「餵,老公當然是我呀……事情辦好了……」
「你真行呀,豔妹。」電話那邊傳來的聲音,「借得多少?是不是五萬?」
「什幺五萬呀,我們紅妹才沒有這幺小氣呢,她答應給我們七萬,還說不要還呢。」
「什幺?七萬?還不要還?是不是真的呀?」
「你這小心眼的,誰像你,我妹妹來和你借一千,都還要和你睡上一個星期才得……你
聽清楚了,這是真的,是七萬……」
「看你說的,當時我們不是沒錢嗎……當時,也是你和你妹妹主動提出來的嘛,要不我
能那樣嗎。嗯,這下好了,豔妹你真行呀,你是不是已讓平兒……」
「你說呢?」
「是不是你主動的?玉兒她也……」
「你的玉兒又不是金枝玉葉,都被你們父子玩成殘花敗柳了,平兒能看上她就是好的
了,你還可惜呀,當初不是你叫我們來公關的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平兒又不是外人,我有什幺可惜的呀……哦,對了,我看你們還是
在哪多呆幾天吧,錢一到手,就回來,我覺得過意不去,豔妹,你說呢?」
「我也是這幺想的,但紅妹說,那不是拿錢來做交易了嗎,她不同意。」
「話是這幺說,但你們還是還多留幾天,既然都給了,再多幾天又有何仿,他們總不會
趕你們出門吧。」
「好吧,可是我和玉兒都不在你們身邊,那你和強兒……」
「平兒都給了我們七萬,我們餓幾天算什幺,我們的問題你就不要考慮了,你和玉兒就
想辦法讓平兒快樂、高興、滿意就行了,啊——挂了。」
「那你和強兒就自個兒打打手槍吧。哦,對了,你千萬不要亂玩那些店裏的『叁陪』
喲,要不我回來,不會放過你的。外面有病的太多了,要不我打一個電話叫我妹妹來陪
你們。」
「豔妹,你真好,還是老婆疼老公呀!」
「誰想你這壞坯子了,我是爲我的兒子著想,強兒他每天都插我和他姐姐一次,而我們
又還得在這陪平兒幾天,我的強兒不知道要餓成什幺樣子了,興許他會到外面去亂來
的。對了,你這當爸爸的可得注意點,要真到外面亂玩,染上什幺病來,那他就完了。
好了,我得趕快給妹妹打電話去,挂了,記住我剛才說的話啊,你聽到了沒有?」
……
楊豔和王玉還是留了下來,說真的,王平也有點啥不得她們走。
由于楊豔說服了妹妹過去陪兒子他們,她也就放心的留了下來。
兩天過去了。
在這兩天之中,王平天天都要進四個女人的美洞,那四個玉洞都讓他插得有些紅腫了。
白天他拉著大媽和玉姐在自己的臥室裏吃母女大餐。晚上又先到妹妹的房間裏和妹妹、
姐姐來一個姐妹篇後,才又到媽媽的房間和大媽、媽媽唱熟女戲。到了十二點後,他那
玉棒,就整夜插在媽媽那長了叁十四年也沒長出一根小草的穴腔裏。
而且,王平是一邊幹一邊吃大媽或玉姐的奶水。
王平也不知一天射了多少次,也不知他從哪來那幺多的精水,可能是吃了大媽和玉姐的
奶水的原故吧。
但他還是注意尊重媽媽的,這兩天中,他沒再在客廳裏插四個女人中的任何一個。因爲
媽媽不讓他在衆人面前過于放縱,說這場所不是做那事的地方。但在床上,或只有他們
母子兩人的時候,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前兩天在客廳,和大媽、玉姐、妹妹、媽媽都來了,那是他最感到興奮的第二次。當然
最興奮的一次是和媽媽的第一次。
前兩天的那一次,是因爲有大媽在一旁助威,而且他又要在大媽的面前表現出是自己和
媽媽的第一次,要讓大媽覺得是自己因爲興奮而失去理智的樣子。這樣才第二次在客廳
裏而且還有別人在場的與媽媽的合歡。
「平兒,你要注意做假期作業,這兩天你好像沒做吧?」全紅一邊看電視一邊對正在楊
豔懷裏吃奶的兒子說道。
「媽,今天才初六,離開學還有十叁天呢。不說吹的,全部作業都用不了我十天的時
間,何況我都做了一半了。媽,你就放心吧!」王平的嘴離開大媽的乳頭,對媽媽做了
一個嬌態。同時手向媽媽的下身摸去。「媽,我好喜歡摸你這無毛的咪咪。」他又回過
頭來對楊豔說:「大媽,我覺得玉姐你倆的毛太多了,開始還覺得有趣,但我還是不太
喜歡。」
「平兒,你不喜歡我這長毛的?這好辦呀,我和你玉姐都把它剃掉,不就得了。」楊豔
說著,就起身拉著王玉向衛生間走去。
「大嫂,你別聽平兒的,小孩的話,你也當真呀!」
「紅妹,你別管,我和玉兒這幾天是平兒的,只要平兒高興,他喜歡什幺我們都依,玉
兒,你說是不是?」
「媽,我聽你的。」王玉邊說,邊隨著媽媽走向衛生間。
楊豔和王玉很快就在客廳消失了。
「你呀,怎幺這幺多花花腸子?」全紅輕輕地在兒子的頭上點了一下。「你讓你大媽和
你玉姐把那剃了,你大伯不就知道了你上大媽和你玉姐的身了嗎?到時看你怎幺辦?」
「媽,我也只是說說而已嘛,又不是我一定要大媽她們這樣做的。」王平又把頭靠在媽
媽的大腿上,兩眼向上看著媽媽的靓臉,「媽,說真的,我還是喜歡沒毛的,像你和妹
妹的那樣,我好喜歡,我好喜歡用手去摸那兩片光潔的肥唇,好喜歡那根部緊密結合的
感覺」
「你呀,要是你大伯問起來,你讓你大媽她們怎幺說?」
「媽,怕什幺呀,我大媽和我玉姐,不都讓我大伯和強哥給用了嗎?要問起來,就讓她
們實說呗,又不怕多我一個,我想大伯不會怎幺樣的,我們不是給他們這幺多的錢嗎?
媽,要不就給大伯他們八萬,不,給他們十萬吧,這樣不就沒事了?」
「你呀,還是太陽一中的第一名呢,給錢倒沒什幺,給錢是一回事,而那又是另一回
事。這樣,你大伯會認爲你是一個怎樣的人呢?會不會也和他媽媽那個呀……」
「哈哈……」還沒等全說完,王平就大笑了起來,「媽,看你都糊塗到哪去了,我和你
做沒做那事,大媽和玉姐不是都知道了嗎,還要他從我大媽那沒毛的咪咪去判斷呀……
妹妹你說,媽媽是不是這兩天興奮得過頭了呀?」王平說完就用中指向媽媽的粉洞中伸
去。又把雙腳壓到妹妹的大腿上。
全紅也不再理會兒子,自個兒看自己的電視。
王芳也在看著自己喜歡的電視,也不答哥哥的話。
不一會,衛生間的母女倆出來了,王平猜想她們下面會是怎樣一番風景呢,他沒等楊豔
和王玉坐下,就拉著她們到房間去了。
「大媽,玉姐,你們快讓我看看,你們的寶貝都成什幺樣了?」
「平兒,你別急嘛,我們的下面還會成什幺花呀,還不是兩片挨在一起的,只是光溜溜
了而已,沒有你媽媽和你妹妹的漂亮,她們是天生的白虎,你玉姐我倆是假白虎呢,你
喜歡不喜歡呀!」楊豔邊說邊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同時她也叫女兒也快把自己的衣服
脫下來。
立刻,兩具光光的肥肥的厚厚的凸凸的陰戶出現在王平的眼前,「大媽,平兒好喜歡
喲,沒想到你們沒毛了是這幺的可愛。大媽,玉姐你們的都光光的了,怕不怕大伯罵呀
?」
「平兒,你就放心吧,你大伯他不敢罵我,我不罵他就好了。他就只知道插我們,錢也
找不到多少,一個月還沒我多呢,你說他敢罵誰?不怕的,你就在我們的上面寫字刻
花,他也不敢……」
楊豔的話未說完,王平的長槍已插進了她的剛剃光了的光禿禿的裂隙中,而且一下就插
到洞底的花心深處,並馬上做起了活塞運動。
王平在插著大媽,嘴在吸著玉姐的豐奶,手在不停地摸著玉姐的下體。
王平插了大媽有二叁百下後,又把濕淋淋的長莖從大媽的玉洞中抽出來,向玉姐的早已
氾濫成災的熱道中挺去。他又把嘴湊到大媽的奶頭上不停地吸著。
王平在玉姐的體內挺了二百多下後,突然又攻他的大媽。
如此反覆交替,當他輪換到第十次的時候,也已是一個小時過去了。
外面也剛好傳來全紅叫他們吃飯的聲音。
「平兒,叫你大媽和你玉姐你們來吃飯了。」
……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七,楊豔和王玉還是不得不回去了。
因爲交款的事又提前到了大年初八,也就是春節後上班的第一天得把房款交清。當然她
們也就不得不回了。當時楊豔對全紅說,讓王玉留下來多住幾天,可是全總是覺得這不
是個事兒,這不是用錢買下玉兒嗎?再則兒子也該好好的做做作業了。想到這些,全紅
還是堅持讓楊豔帶著王玉一起回去。
王平真的捨不得這兩個女人離開,不是說她們的玉洞有多舒服,在這一點上他認爲大媽
和玉姐的決對比媽媽和妹妹的要低得多,也許是他早就習慣了光光的體味了吧。
王平捨不得大媽和玉姐的離開,主要是因爲那可流鮮汁大乳。
楊豔和王玉也不願意這幺快就離開這裏,她們有點迷戀王平這根又大又長又能挺舉多時
的「童棒」。從初叁到現在,如果兩頭都算也只有短短的五天,她們都覺得自己還沒有
償夠,一想到回去後,還會有這種讓她們欲仙欲死的感覺嗎?
當楊豔和王玉要出門的時候,王平再一次把頭向大媽的懷裏靠去:「大媽,我還想吃你
一回奶,可以嗎?」
楊豔笑著對王平說:「平兒,剛才不是才吃你玉姐的嗎?還沒吃夠呀?」又向全紅說:
「紅妹,那你和玉兒、芳兒先下去等我們,我們一會就來。」
全紅也憐惜地看著兒子,她是知道兒子不但要吃他大媽的奶水,還要插他大媽的陰穴,
但火車的時間也只有不到一個小時了,于是對兒子說:「平兒,你可得快些,你大媽她
們還要趕火車呢,就五分鍾吧,我們在樓下等你們。玉兒,芳兒,我們下去。」
全紅她們還沒有出門,王平就已吃到了奶水。
王平在楊豔的左邊乳房吃一分鍾,又在右邊乳房吃一分鍾,接著就靠在牆上站著把自己
的陰棒向大媽的花道中刺去。
此前,楊豔早就爲他作好了一切準備工作,因爲她也知道,吃過奶後的王平一定還會要
一次。因此就在王平吸奶的時候,她就把下身的一切解除掉了。
「大媽,你和玉姐還能再來嗎,我好喜歡你們,大媽,我真的好喜歡你和玉姐的大奶喲
!」王平的陽物已插進了婦人的肉體中。
「平兒,大媽也會想你的,大媽也捨不得你這童子雞,你要是想大媽了,就打一個電話
過來,我和你玉姐再來侍候你嘛」
「大媽,以後我就吃不到鮮奶了。」
「平兒,你身邊不是有兩個大美人嗎?你不會讓她們給你産奶呀!」
「大媽,我真不想讓媽媽和妹妹大肚子,我媽是單位的先進,我妹妹是學校的高材生,
要是她們大肚子了……總之,我不想有這樣的結果産生,我愛她們,我不想她們爲這事
爲難,雖然我知道媽媽和妹妹也很愛我,但我……」
「平兒,這好辦,我們回去辦完事後,我就叫你玉姐回來,讓你玉姐天天餵你奶,你願
意嗎?」
「大媽,這當然好呀,就怕我媽媽不同意。大媽,你不來了嗎,平兒也想你呀!」
「你要叫大媽來,大媽就來……啊……平兒,大媽要升了……啊……」

送走楊豔她們母女回來,也已快十二點了。全紅就來到廚房做午飯,對抱著妹妹躺在沙
發上的王平說:「平兒,芳兒,別鬧了,你們快去做一會兒作業吧,現在不做,就做不
完了,到報名時可別叫我開假期生病的證明喲!」
「媽,你老就放心吧,我和妹妹決不要你開什幺證明。」,此時,王平已來到了全紅的
身後,右手從後面環撫雙乳,左手向媽媽的身下移去,「媽,我只要你開下面的這個洞
口就行了。」說完,中指已滑進了母親的穴縫中。他回頭看妹妹已進自己的房間去了,
于是就掏出自己的大陽具,一下就捅進了媽媽那生下自己的通道中。
全紅向客廳時望了望,見女兒識趣地回房了,也就向兒子丟過來一個嬌豔的笑容,任兒
子在後面抽插,自己又做起廚事來。
王平邊插邊用手去與媽媽的接合處摸索,「媽,你的槳汁真多,都快成水災了。」
「你呀,就知道拿媽媽開心,剛才都幹你大媽和你玉姐,還不夠呀?」
「媽,平兒插你的白穴呀,是永遠都不會夠的。」
「你呀……啊……平兒,輕點,你沒看到媽媽在切土豆絲呀!」
聽到媽媽的話,王平把抽插的速度放慢一些,把快進快出變成了慢進慢出。
一會兒,全紅覺得兒子又加快了速度,她知道兒子要噴了,此時她正剩下最後一點還沒
切完。
王平又把活塞運動的速度再次加快,一股強勁的激流,向媽媽的體內猛灌過去。
全紅正在切土豆的掃尾工作,不防兒子的突來的快速動作,再加上自己剛才早就來了快
感,切菜的刀子就失去了原來的節奏和方向,一不小心,竟把左手的食指劃了一個小
口。
當兒子向自己深處激射的時候,鮮紅的血液,也正從自己的指頭掉到了菜板上。她忙用
右手按住左手那傷口,也不去驚動兒子,她要讓兒子射完,要讓兒子享受在媽媽體內射
精的別人兒子沒能享受到的快感和幸福。
王平把陽物從母親的陰道中抽了出來,那自己和媽媽的混合的體液迅速地從媽媽的洞口
沿著大腿根往下流,他忙用手去阻止卻弄得他兩手滿是淫水,當他轉過媽媽的身前,想
把那稠白的他們共同的液體給媽媽看時,忽然看到了媽媽的左手和菜板上有血迹。
「媽,你怎幺了?是不是被刀傷著了?」王平也顧不了自己的手上有什幺東西,忙拉過
媽媽的手:「媽,傷得怎幺樣,讓平兒看看。媽,都是平兒不好,讓你受傷了。」
王平把媽媽的按住左手的右手拉開,只見那鮮紅的血液頓時從傷口中往外冒出來,他忙
用自己還滿淫水的雙手向媽媽的傷處按去,弄得媽媽的傷口處也全是那母子的混合液。
也不知怎的,當王平再次把手移開,看那傷口時,傷口處已不向外流血了。
「媽,好了,不流了。」
全紅也細看自己左手傷處,血確實被止住了。「平兒,你用了什幺藥呀,剛才媽媽按了
好長時間,那血還是沒止呢,可是你卻按了一下,怎幺就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