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伦敦豔遇

精彩内容: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愛妻的兼職AV演出        老婆的閨蜜        我後插入她豐腴的肉體       微信聊來半熟女        老婆穿著別人的內褲
人財皆得        女兒上山        我與表姐的不倫故事        不可思議的開放婚姻        甘淨姐姐        


  是一個難得的假期,俞隆華由美國加尼 尼亞州,搭上往英國的六叁四班機,到倫敦作爲期一週的度假到倫敦希斯羅機場的飛行路線中,乃從東到西掠過這座首都上空,初看下去這城市似乎美的驚人;下面是一大片高大而顯得矛柔美的住屋大樓,那斜埠排屋和工廠,邊沿處有相當蒼翠的樹木和草地,一公裏又一公裏的奇特風景,間雜著歐洲特有的風接著那些曆史名蹟就一一浮現在眼前,褐色的倫敦塔蹲伏在泰晤士河邊,在所有著名建築物中最像玩具和最複雜的議會大廈,矗立在西敏斯特旁。

  馳名國際的白金漢宮即座在寬大的青 花園中。

  俞隆華休息于英吉利大飯店,當一切清算完畢,即一人散步在倫敦橋邊。

  如今在倫敦最富詩意的已不是那林蔭大道,而是倫敦橋在新倫敦橋的半中腰觀看,那是第四座的倫敦橋,剛造好沒幾年,它跨過泰晤士河。

  在十八世紀時,詩人屋茨華斯從河上另一座橋上觀賞倫敦的風景,看得如癡如醉。他說:「世界上沒有更美的風景了。」今我俞隆華站在這座橋邊,豎立在河邊的鐵欄竿,在那浪漫而神秘的濃霧消失之後,這城市已經用水氣洗刷一新,只是恰逢冬季,那空氣中猶存著些幾許的寒意,比起定鄉台灣東部花蓮,這是容易感感到出的。

  偶而陣陣的寒風吹起,使得雖身著大衣的俞隆華,禁不起胡思亂想今如有位女伴來溫存,那可是件惬心之事。

  想著想著突然,「先生!你是否見到一位叁、四歲的小男孩?」那嬌聲連連,使得俞隆華迅速即回頭望了去。

  只見一位上身穿白色的毛衣,下穿黑色長裙,而臉上揚溢著春色,秀髮飄飄,風度十足的淑女。

  「喔!有何需要我幫忙嗎?」

  俞隆華一時情急,忘了那小姐的問語,而又故意谄谀地問道。

  「是的!先生!我叫袁嘉佩!」她首先先自我介紹自已道,望了望俞隆華那充滿性感的鬍子又道:「剛才,我姊姊的小孩寶明走丟了,不知先生看見了沒有?」「沒…沒有,真對不起,但我願幫你尋找,對了,我叫俞隆華,從美國來貴國遊覽。」「咿?你的聲調似乎是亞洲人。」袁嘉佩問道。

  「對,我的故鄉是台灣東部花蓮人,我覺的你面熟,好像是香港某個的演員吧!

  」俞隆華反問著。

  「是呀!我以前在香港專演叁級片還算小著名氣,現在來這裏是想重新塑造自己,學一些國外演戲的技巧。」袁嘉佩著說。

  「那等事情一辦完,我將可作你的免費嚮導,這孩子淩晨我姊姊托我帶上托兒所,成果一吃完早餐即溜了,我家兩位姊姊都嫁到這裏,我姊夫在印度總督府辦事,真好笑,剛見面,竟似乎是一見如故,告訴你這幺多。」「我愛好聽,尤其長期在海外能聽到故鄉話,而你那聲音更是動人,且你是我見過最俏麗的女人。」「喔!對了!我先打電話到我二姊處,問這小家夥是否跑到她家去。」于是俞隆華像見老朋友般,與袁嘉佩互相圍繞著手,走向公用電話亭。

  「是嘉芬嗎?大姊的小孩寶明在那裏嗎?」

  對方即傳來聲音道:「是小妹嗎?」

  「是的!」袁嘉佩答覆。

  「寶明剛來,可真是人小鬼大,單獨一人來呢!」「這小家夥真會開溜!」袁嘉佩有點抱冤的說。

  「要過來嗎?」

  「過一陣子吧!先讓他陪小麗玩一會兒吧!拜拜!」袁嘉佩說完挂了電話。

  真把站在身旁的俞隆華聽得樂壞了,心裏忙打著主意,下步該怎幺作。

  「袁小姐,這下免費嚮導可是當定了!」

  望著那英俊的臉龐,那黑叢叢的鬍子充滿著男性的魅力,心中不覺猛跳不已,口中高興地道:「是的,我極願爲你服務,要到白金漢宮去看禦林軍 操演呢!還是去觀賞溫莎國王的花園,我會爲你作一切的服務!」「一切的服務!」俞隆華心中一聽到這句話,迅速即覆頌了一遍,心想她久離香港,難得碰到中國人,又太久沒與男人作愛,素爲玩家的俞隆華那有不明確袁嘉佩言下之意呢!又接著道:「我不去參觀白金漢宮,也不到溫莎國王的花園,我有點累,我今只要你陪著我,到我休息的英吉利大飯店,好好的聊一聊」袁嘉佩一聽,雖正合她意,然居于女人顔面,故作遲疑態。

  于是俞隆華牽起袁嘉佩的手,走向英吉利大飯店的方向走了去。

  倫敦這名字一向聲來回聲震動,霧氣重重,所以好萊烏每一部有關這處所的影都充滿了濃濃的霧,而英吉利大飯店矗立在這霧中,更有如直上雲霄。

  當俞隆華帶袁嘉佩上飯店大門時,袁嘉佩心中已曉得要幹什幺事了,久未作愛的她,似乎像少女般第一次與男朋友上飯店開房間一樣,臉上一陣一陣地熱,心中更是猛跳不已。

  而俞隆華在倫敦這寒泠的氣象,心中就渴望著一個女人來溫存。

  似乎上帝對他特別的仁慈,對他又特別的懂得,當他心中有所求時,馬上送來一個可人的袁嘉佩,光看她那噴火的身材,且又風度十足,那性經驗可是豐富,這份易見的條件,就足把俞隆華看得心中大癢。

  一進入房間,那溫度加上倆人心中的高興感,使得俞隆華及袁嘉佩均把外套及大衣脫了下來。

  等袁嘉佩坐在床上時,俞隆華早已迫不及待 靠坐在她身旁。

  俞隆華那雙似乎已看透袁嘉佩的心,令她臉頰一陣紅暈,不由自主輕輕地爲袁嘉佩禦下白毛衣的扣子及裙子上的拉練。

  袁嘉佩全身細皮白肉,白的就像雪般晶亮,妙的是還微透著那蘋果般的粉紅,襯上那潔白的天鵝絨床,映成她全身的肌膚呈粉紅色。

  她那堅挺的雙峰,己經作著那不規矩的顫動了。

  袁嘉佩忙著躺了下去,面向著俞隆華,慾火如焚,眉眼如絲。

  俞隆華就在袁嘉佩躺下的時刻,雙手齊來,輕輕地拉下她身上唯一的黑色薄莎叁à殼此時一股像火般似熔巖一樣,滾熱的燒遍袁嘉佩的全身,使她失去女人固有的持帝全身不留片物,那光滑柔潤的胴體,就有如倫敦最突出的模特兒,色香肉嫩那粉紅的粉頰,硬朗而富有彈性的乳房,及那飽滿而肥大的陰戶,缭繞在周圍的黑色毛茸俞隆華亦不顧身上衣服未脫,移動全身對準袁嘉佩的陰,他即壓了上去。

  左手與袁嘉佩的右手緊緊地握著。

  袁嘉佩慢慢地把雙眼閉上,四片嘴唇緊緊地合一起了,吻!熱吻……她的香舌又嫩又軟,尖尖地在袁嘉佩的嘴中有韻律的滑動,俞隆華亦用舌頭翻弄著,當他將舌兒伸入袁嘉佩口內,她便立刻吸吮起來,她吐著氣,如蘭似的香氣,漸漸地袁嘉佩狂吻著俞隆華的舌頭,一次比一次用力,她的粉臉更是紅透了,像個熟透了的蘋果般。

  她輕微地發抖著,詩樣的藝語:「好…好哥哥…我…我那小穴……真真是…癢……癢到了極點……」袁嘉佩呻吟的聲音如鳥鳴一樣的迷人,聽得叫俞隆華陣陣肉緊。

  于是俞隆華以最快的速度將他身上所有的衣服褪了下來。

  他倆的體溫亦不斷地升躍著,發抖著,他們已忘了自我的存在,連這天地之事也不記得,倆人完整盡情地享受。

  那性慾之火,由舌尖傳遍了全身,每個細胞都生動著撫弄且高興不已,俞隆華及袁嘉佩失去理智全身沸騰開端激動了。

  只聽袁嘉佩又在浪叫著:「真…真美啊…好……好久……沒如此……這……這般舒服……俞……隆華……你…你趕快…吸吮…我那雙乳…那乳尖……癢……哼……」。

  這時著聲音使得俞隆華不知不覺地照著袁嘉佩的話去做,並且使自已的大雞巴儘量地摩擦袁嘉佩的陰戶。

  袁嘉佩的乳頭亦呈粉紅色,堅挺高聳著。

  當俞隆華將乳頭含在口中吸吮時,那乳頭在他的口中跳動著,真是逗人愛好,于是把袁嘉佩吻得左腿真往上擡,嘴上更是浪哼著……俞隆華由乳頭慢慢地由上往下吻了下來,那凸起的陰戶,全部一片就好像是裂開的水蜜桃似的,那密密的陰毛,黑的發亮,與那潔白的肌膚,互相輝映,可愛極了,真叫人垂涎叁尺呢。

  袁嘉佩那又細又嫩的的陰戶,在那黑  的陰毛下,有兩片白裏透紅又細嫩的外陰唇,還有那道小溪,更有隱隱約約的朝露濕潤著那小溪口,引人入勝。

  于是俞隆華先用那滿臉的鬍子去刺激她,而袁嘉佩這陰戶小穴,也是件精巧巧雅的藝術傑作,輪廓突出而明顯,又更顯得精巧而柔美,這時更是爲淫水所氾濫,且散發出那誘人的香味。

  「俞…我…我要嘗……嘗你…那……那大雞巴……的……的味道…我…已好久…好久……沒有……吃過它……了……哼……哼……哼……」袁嘉佩嘴哼著浪叫。

  俞隆華便坐著起來,倚靠在床上的牆邊,袁嘉佩立刻翻身而上,把全部頭部埋入俞隆華的雙腿之間。

  袁嘉佩的小嘴一張,俞隆華那根挺直,粗壯的大雞巴已整根落入她的嘴中。

  當袁嘉佩玩雞巴時,俞隆華伸出右手,輕輕地挑弄著袁嘉佩的乳頭。

  「俞…我…我下面…那陰戶…已經…受…受不了…你…你快用那……那大雞巴…插進去……給…給我……太久沒有滋潤…的…騷穴……止…止止癢……哼……嗯……哼…唔……」袁嘉佩邊浪叫著,身材邊挺了上來,好讓她那癢得利害的騷穴能夠接觸到俞隆華的大雞巴。

  俞隆華邊用嘴吸吮著袁嘉佩的乳頭,下頭更是不停地蠕動,以便能更充分地磨著她的陰戶,這直把袁嘉佩磨得上氣不接下氣,心裏頭難過萬分,那久未作愛的陰戶更是浪水如潮湧般,噴流在俞隆華的雞巴上。

  袁嘉佩口中更形浪叫著:「啊!俞哥哥……親愛的……求饒了…饒饒…穴空等著呢…快插進去…不得了了……」俞隆華知道再這樣玩弄袁嘉佩,將使她止不住癢了,于是雙手一抱,雙雙滾在床上了。

  俞隆華由于雞巴有九寸之長,于是他採用由後向前的姿式,倆人雙眼相看,俞隆華在下面奮戰不已,似又成另一番情趣。

  俞隆華持續抽送百余下之後,便將袁嘉佩的身子旋轉個身,把她仰放在床上了。

  袁嘉佩兩條粉紅色的大腿,「V」字大分,讓那根粗黑的大雞巴插的更深入,且兩腿向上交叉把俞隆華的屁股夾住,搖擺臀部,迎接抽送。

  俞隆華邊抽送,一面又用嘴去吸吮那乳頭。

  這使得袁嘉佩口中狂叫:「這…這樣…插我…實…實在…美好……我…我那陰穴…裏面……太久…沒……有……這樣…舒服過了……俞…我……好舒服……你……你……快用力……幹…使我…飄飄欲仙哼…哼…太…太美了……唔……」只見袁嘉佩嬌呼連連,臉上也露出快活的臉色,她已嘗到好久好久沒有過的甜頭。

  俞隆華漸由慢而急,由淺而深,有時候把那大雞巴在子宮口旋轉磨擦,使袁嘉佩更是有忍不住的快感並發抖。

  俞隆華又叫袁嘉佩跪著,俞隆華由背後跪著挺著大雞巴,往前一送「滋」,應聲而入。

  那像狗爬式的作愛方法,使得袁嘉佩的陰戶裏只感到又酸又麻,說不出的一種感受,口中也語無倫次的嬌喊著:「唉呀……嗯……俞……插……插逝世……我……我吧……你……你雞巴……好長……插得……我……骨頭…都……都要酥了……哼……哼……美……美逝世……我……快……快沒命了……哦……哦……美逝世了……唉……太……太美好了……好……好舒服……嗯……我……我可活……活不成了……哼……要…要上天了……丟……我要丟……要丟了……俞……快……快用力…快再幹兩下……讓我……更……更痛快……弄出來……哼……哼…對……對了……丟……丟了……唔……」俞隆華那龜頭被那滾熱呼呼的陰精一射,不覺精關一緊,那股強而有勁的精水,亦忍不住地往外沖出來,直噴得袁嘉佩的小穴舒舒服服。

  倆人在床上溫存了一陣子後,便下床來吃點東西。

  俞隆華開了一罐香酒,扭開了音樂。

  悠悠的樂聲,宛轉的韻律。

  他倆邊喝邊跳起那慢叁步的華爾滋。

  舞步輕盈,翩翩姿融,雙方情緒更加親蜜,倆人己加深了雙方的情緒。

  「俞…你感到此趟倫敦之遊如何?」

  「袁…有你的湧現,一切變得更有意義,本來充滿詩意而神秘的倫敦,有你的烘托,更是顯露出她的可愛,今我感到有一個城市比她討人愛好呢!」「俞…你能每年均來倫敦一遊嗎?」「那…那當然,有你的存在,倫敦更顯出對我的重要性。」「在我的未來生命中,你的光臨倫敦,將是我生命冒出火花的時刻,我隨時代待它的來臨。」「我將不使你掃興的,美人兒!」「但願如此!」袁嘉佩己是芳心己許,在她這幾年寂寞的心路旅程裏,今天俞隆華的來臨,使她積于心中的一股憂悶,全部發洩的無影無迹。

  難怪有人,建議正當的性慾乃解決疾病及煩惱的萬靈藥。

  這情似火樣的閃動,熱愛像光般的勾引,袁嘉佩的心情更是對俞隆華而傾倒。

  她此時己忘了一切,她那姊姊託付的寶貝孩子尚在她妹妹家中,她己忘了此次出ㄓヘ她情義翻騰,這剎那間,愛神使她的心志,失去主宰,忘記了一切,高興的拿取酒杯,淺嘗慢飲。

  不覺酒味香氣薰心,芳香透神,她意態迷失的又快要頻臨醉的邊沿。

  倆人裸露著身子,互相緊貼著。

  俞隆華那硬朗的身材,那下面的雞巴似乎已受到酒精的作用,又硬挺了起來。

  那宏大的龜頭剛好頂在袁嘉佩下頭的陰核之上。

  「俞,剛才感到舒服嗎?」

  「親愛的,那是我有生以來,感到最美好的時刻,你呢?」「我卻渾然無私了,倒不知何感到,只是輕飄飄,有如上了天!」說到這袁嘉佩此時更是吐氣如蘭,發出醉人的清香,她心中像小羊般的跳動,一股熱流如觸似的沖向她的全身,真如她說,陶陶然,如飛上雲霄一樣,她又:「俞…我……還想要……」「我努力就是!」俞隆華一付陶氣狀,真叫袁嘉佩又升起異樣的感想,舒服與銷魂,她禁不住嬌軀的發抖,又墜入慾火的燃燒之中了。

  俞隆華抱著如蘭似麝的軟綿香軀,那發抖的雙乳,使他再度的激動起來。

  這時袁嘉佩半蓋著星目,那長長的眼毛,位垂眼簾之中。

  袁嘉佩像一只柔順的綿羊,溫柔撫媚的任憑俞隆華的擁抱,自己卻飄飄欲仙的享受著男性的愛撫。

  這時唱機上更是播放了那首精巧的舒情歌曲。

  這詩般的倫敦之晨,就這樣充滿了神秘和誘惑!

  細雨絲絲!

  對那不高的樹木眨眼;

  人影欄姗!

  沖進愛的世界裏!

  低沈的天空中!

  神秘中,內藏著多少的歡笑!

  媚笑撩醉啊!

  多少的人們,投入那慾海深淵!

  杯酒裏頭!

  啊!這迷人的淩晨!是真的神秘!還是愛情!

  濃得化不開的霧裏!

  它揮動著誘人色情之旗,使人心中搖亂!

  歌罷韻轉,音迥曲圓,那首歌曲,便使俞隆華、袁嘉佩意柔態變,擺動著臀浪,雙乳發抖,秋波直落俞隆華的心坎上,生起陣陣無法名狀的快感。

  軟酥的表情,只見星目半閉,好像骨浸的搖擺,他倆喘出歇斯底裏的音符來。

  俞隆華心火難奈,然剛才的激烈,只是用手去撫弄那乳頭。

  袁嘉佩頗善解人意,道:「俞…這次…由我在上…你就在下,把那……雞巴扶正即可…好嗎?」俞隆華想道:「畢竟袁嘉佩是位性經驗豐富的女人!」一面說道:「袁…聽你就是了!」倆人雙雙上了床,俞隆華立躺在床上,袁嘉佩八字離開著兩條白嫩的大腿,坐在他的大腿部,讓小穴儘量露且張得大大的,熬了這些時的陰戶,淫水早已是氾濫于陰戶內,「噗滋!」一聲,不偏不己,袁嘉佩把她的陰戶對準俞隆華的大雞巴,即套了上去,全根應聲而入。

  兩個乾柴烈火,只聽見一連串的漬漬陰水聲,蔔蔔乍乍的響著,她的媚眼已經細瞇得像一條縫,細腰扭擺得更加急,那兩扇肥厚的肉門呀!一開一合一張一收便緊緊咬著那粗大的雞巴不放了。這一陣激烈的搏鬥戰,保持到有將近一個小時之久。

  袁嘉佩擺臀,裏夾,外夾,把俞隆華夾得服服貼貼,把袁嘉佩的床上工夫,佩服到家。

  袁嘉佩那粉紅色的淫水,便是不停往床 上流。

  「袁……你浪起來,那圓臀擺起來,夠美了……」「盼望你會愛好!」袁嘉佩道。

  「何止愛好,我倒真想不回美國了!」俞隆華道。

  「那我太高興了!」袁嘉佩道。

  「我真盼望那龜頭,永遠讓你套玩!」俞隆華道。

  「那我會十分的愛護它!」袁嘉佩道。

  倆人邊說邊套玩著,充滿無窮春情!袁嘉佩心醉了醉得像一匹發狂的野馬奔跑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那樣的重真達花心,次次是那樣的急來回抽插。

  突然,袁嘉佩加速套弄著,她更加淫浪了,口裏的喊聲更是含混不清了!

  「哦!…我…我的心肝寶貝…今天…可…可夠…舒服了…我…我的…骨頭…都要酥了…俞…你…你真好……你……你實在……太……太好了……我……不知……該……該怎幺……謝……謝你……哼…哼……丟……丟了……」袁嘉佩陰壁收得更緊,俞隆華的雞巴也舒服無比。

  俞隆華也陣陣快感襲上了他的心頭,長長地呼了一口吻,將她一抱,那個大龜頭吻住花心一陣跳動,陽關一陣壓縮,雞巴一挺,一串熱滾滾辣辣的精液像連珠炮似放直射深處進了子宮,袁嘉佩好似得了玉液瓊漿液夾緊了肥大飽滿的陰戶,一點也不讓它流到外面去。

  俞隆華只感到全身,輕鬆無比。

  袁嘉佩此時全身癫倒在他的身上,有如窒息般,她癱瘓了也滿足了,靈魂輕飄飄的隨風飛蕩了。

  她那兩個高聳乳峰,更是緊緊地壓住在俞隆華的胸部之上,只覺軟綿綿的,舒適無比。

  鬆弛之後,也感到這等肌膚相親的感到,也是舒適快活無比。

  倆人抱的緊緊的,玉體溫香,雞巴在穴裏還跳跳著,慢慢睡了去。

  ××  ×××    ×××    ××××××  ×××    ×××    ××俞隆華又到了希斯羅機場,比他剛來時瘦了些,並非是水土不服,而是夜夜良霄長久苦戰。

  而精力振奮的袁嘉佩,揮不掉在她臉上的層層離愁,她又要忍耐那性饑渴的苦楚「俞…你說過,每年會來此地的……」「是的,親愛的,我會永遠記住那句話!」「愛人……我需要你,還有那……」倆人一再擁吻,難分難捨!

  當飛機飄向雲際,俞隆華望望那機場,剛來倫敦的一切柔美,頃刻之間己變成傷心之地。

  「願明年的假期,還能再見到袁嘉佩小姐!」俞隆華在心中祈待著。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不要讓妻子當刑警        私人門診醫生玩的女人       無防備堂姐走光記        拿媽媽宴客       高考前的減壓宴會
回憶我經曆過的叁位老女人        媽媽在家被殺人犯猛灌精液        和黑絲高跟D杯少婦車震        蕩婦香香
永遠無法還清的賭債